1月26日,学霸君旗下优学小班的官方微信号发生账号迁移,账号主体从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平行线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平行线”)。这意味着,深圳平行线将接盘学霸君旗下的优学小班。

学霸君自去年年底倒闭后,近一个月来不断有家长和教师维权。1月2日,学霸君创始人、CEO张凯磊在朋友圈发布长信,承认公司已经陷入困境,会逐步解决善后问题。

《证券日报》记者联系到的一位学霸君前工作人员表示:“事发突然,我们也很震惊。”

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迅速,在资本热捧下涌现了不少新兴企业。但经过一年的营销大战后,在线教育行业开始逐步分化,头部企业优势愈发明显,中小型机构在同质化竞争下愈发艰难。

“在疫情催化下,此前在线教育的发展有很大泡沫,估计未来还会有一些企业要倒闭。”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竞争激烈下,头部企业能够脱颖而出,获得的资本和流量也会更多。

伴鱼市场部负责人翟磊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能够活下来的企业一定是因为自身商业模型足够健康。对在线教育企业来说,当前最大的挑战依然是健康的规模化发展。企业既要具备学习效果基础上的低成本获客能力和高留存转化能力,又要兼顾发展的健康度和规模化,规模不能停,健康也不能丢。

学霸君倒闭留下一地鸡毛

张凯磊发布公开信称,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

公开信显示,此事涉及学霸君3000名员工、1万多名老师,以及5万多名学员和100多个线下代理商。张凯磊在信中否认转移资产,并承诺“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但从2020年12月26日之后,学霸君各地机构都出现停课情况。近日,西安等多地的家长发现,以前对应的业务人员和工作人员全都联系不上了。此外,学霸君还拖欠了很多老师的工资,导致不少老师也不得不加入维权的阵营。

尽管2020年以来,在线教育企业融资火热,但仍旧有不少企业死于资金困境。

天眼查显示,学霸君从2013年8月份至2017年1月份,先后历经6轮融资。最后一轮是2017年1月20日获得的1亿美元C轮融资,此后便未获得融资。

张凯磊将学霸君倒闭的原因归结为融资失败。“过去三年,我们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5次我们都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最危险的一次,我们甚至晚发了老师4天工资……”

问题不断积累,总有爆发的一天。实际上,《证券日报》此前就曾报道过学霸君的问题。此前的文章提到:截至去年7月17日,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涉及学霸君App的投诉就多达1471次,其中仅去年7月份,几乎每天都有三四个以上的投诉,主要投诉内容为“退费难”。如今,学霸君已经倒闭一个多月了,工作人员和学员还在维权。

“接盘侠”深圳平行线在业内知名度不高。据了解,深圳平行线成立于2009年,专注K12教育,是一家传统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平行线教育的网校品牌,最早在郑州起步,随后布局河南全省,并进入深圳、杭州、西安、合肥、石家庄等城市。

“我们此前主要是做线下课程,现在线上线下业务都有。”深圳平行线客服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并不清楚接盘一事,暂时没有接到相关业务部门的通知。

有企业接盘是好事,但能否将此前遗留问题处理好还是个未知数。对此,盘和林认为,在线教育并不是简单视频上网,背后的课程质量等核心竞争力更为重要,企业在泡沫过程中很容易获得资本青睐,但泡沫过后还是要回归在线教育本身。

泡沫破裂加速行业洗牌

自疫情发生以来,在线教育颇为火热,涌现了不少新的企业。天眼查App显示,截至2021年1月20日,我国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教育相关企业数量已超过300万,其中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数量超过52万家。

疫情期间,教育领域获得的融资也较多,其中在线教育最受资本青睐。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行业累计融资1164亿元,其中在线教育融资金额1034亿元,占比89%。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线教育企业同质化严重,而且不少需求是在疫情催化下产生的,实际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近日就有一家校外培训平台“柚子练琴”跑路的新闻被央视新闻报道。

据官网介绍,柚子练琴是一款真人在线视频一对一乐器陪练平台,专业老师通过线上视频陪练的方式,旨在帮助琴童解决一系列练琴问题。

报名线上陪练的杜女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孩子正处于学钢琴的关键时期,疫情后线下机构停摆,不得不选择线上,但在线上学习乐器,效果确实一般。

去年11月,优胜教育宣布倒闭后,其创始人陈昊在公开道歉信中表示,“由于资金链断裂,优胜的处境非常不好。在长达8个月的疫情期间,我们的收入只有原来的1/3,最差的时候连以往单月的1/5都不到。”

曾被资本热捧的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正在不断暴露出来。对此,艾瑞咨询表示,风口上的在线教育因其“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现状,追捧与争议并存。一面是高融资、高估值、高收入,一面是高投放、高获客成本、高亏损;一面是商业模式看似跑通,一面是行业普遍亏损,主要依靠资本输血,距规模化盈利尚有一段距离;一面是行业热火朝天,一面是资源向头部集中趋势明显,中小型机构生存更加困难。困境会加速行业洗牌,资源会向好的企业集中。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线教育企业同质化竞争严重,内功扎实的平台会是最终玩家,包括师资、教研体系、业务形态、管理模式等。

“疫情带来的流量红利加速在线教育企业的两极分化程度,资本在关注企业的营收、增速等指标时,更关注企业发展的健康化和规模化潜力。”伴鱼市场部负责人翟磊总结称。本报记者 李春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