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违约坐实 已超270亿元 泰禾债务违约触发连锁反应

来源:南方日报 2020-07-13 17:19:24

距离泰禾年报发布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但种种现象都表明,这家房企仍处在身陷囹圄的境地。

7月7日晚,泰禾在延迟近两周后,终于对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并透露出到期未还款金额270.65亿元、战略投资人引入仍在筹划的消息。而就在一天前,一份公告披露了泰禾债务违约的事实,并引发多家机构下调评级。

新冠肺炎疫情对房企形成了普遍冲击,但随着防控形势的好转,多数房企已逐步恢复元气,泰禾的境遇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债务违约坐实

泰禾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显示逾期未还债务格外醒目。截至7月7日,其已到期尚未还款金额为270.65亿元,相较6月12日时的235.58亿元又增了30多亿元。

去年底到现在,泰禾逾期未还金额从48.62亿元猛增了222亿元,平均下来每天都会新增1.2亿元左右。从泰禾公布的到期未付债务明细来看,从6月12日到7月6日新增了三笔逾期,合计52.83亿元。

新增逾期中有一笔值得重点关注。在回复深交所的前一天,泰禾公告宣布2017年度第一期中票未能按期兑付本期。

这意味着泰禾首次发生债券违约。泰禾称系受地产整体环境下行、新冠肺炎疫情等叠加因素的影响,公司现有项目去化率短期内有所下降,销售预期存在波动,同时由于公司自身债务规模庞大、融资成本高企、债务集中到付等问题使得公司短期流动性出现困难。

天风证券在一份研报中指出,泰禾住宅产品偏高端、商业地产占比高,两者周转速度慢,对资金占用较多。同时泰禾追求快速规模扩张,必然会对现金流产生极大的压力,极容易造成公司资金链断裂。此外,泰禾近年来频繁多元化扩张,也是造成公司现金流承压的部分原因。

由于这份中票违约会触发交叉保护条款,因此泰禾接下来要面对的,是2017第二期中票需要提前兑付,两项债券本息合计超过37亿元。

泰禾在公告中也提示,未能按期兑付可能带来泰禾及子公司签署的相关融资合同及相关文件项下的债务交叉违约,如在协议约定的补救期内未消除,可能引发债权人要求提前偿还债务的可能。

连锁反应已现

公开信息显示,泰禾2020年内到期债务为555.11亿元,今年前两季度到期债务合计312.98亿元。截至7月7日,泰禾短期债务还款48.10亿元,已完成贷款置换和展期续贷61.80亿元。

泰禾在回复深交所时表示,偿债资金主要来源于公司所开发地产项目的销售回款和自持物业项目变现。但仍有超过200亿元的到期债务仍在沟通中。

在想方设法筹措资金应对债务问题的同时,泰禾如今还要面对股价异常波动和因债务违约带来的连锁反应。

进入7月,前五个交易日泰禾股价均有上涨,并出现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的异常情况,这令泰禾不得不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进行风险提示。不过在回复深交所之后,7月8日泰禾股价掉头转跌,截至当天收盘时为6.73元,跌6.66%。

2017年度第一期中票未到违约期但已有“爆雷”先兆时,东方金诚与联合资信均对泰禾集团主体和相关债项评级进行下调。到了中票违约坐实后,两家评级机构再度对评级作出调整。

其中,东方金诚对泰禾集团主体和“16泰禾02”“16泰禾03”两项债券信用等级从AA-下调到BB,再下调到C。而联合资信则将泰禾主体及2017年度的两期中票评级从AA-一路下调为C。

而另一家评级机构惠誉则在7月8日宣布将泰禾评级下调为有限违约,并将其高级无抵押评级和美元债券评级从CC下调至C,回收率评级为RR4。

仍要等“白骑士”

天风证券认为,泰禾债务违约根本原因是公司战略与行业现金流规律之间背离,直接原因则离不开疫情对销售和回款的冲击。另外民企天然的扩张冲动,实控人个人激进的风格,均可能加重公司现金流困境。

作为泰禾实控人,黄其森早年曾在建行福建分行长期工作,泰禾亦是从福建起家。今年5月14日,泰禾通过公告对外宣称正在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这被业界解读为黄其森可能会放弃泰禾控制权。

或许是因为自身“闽系”基因,泰禾宣布引入战略投资人后,与建发集团、厦门国贸和厦门象屿等多家福建国企传出“绯闻”。

只不过,家乡企业似乎并未给泰禾太多面子。厦门国贸早在5月28日便在上证e互动平台回应投资者提问时,表态称没有接盘泰禾的计划。一个星期后,建发股份同样通过上证e互动平台进行辟谣。到了7月2日,厦门象屿也否认了接盘泰禾的传闻。

泰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透露了最新进展。称截至目前,本次引入战略投资者尚处于筹划阶段,各方尚未签署相关股权转让协议或合作框架协议,能否签署尚存在不确定性,不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泰禾还指出,公司控股股东泰禾投资筹划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相关交易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更,将密切关注上述股权转让事宜的进展并及时履行披露义务。

标签:泰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