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上市的兴奋点。”北京时间8月13日晚,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贝壳找房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感觉是被周围人给烘托起来了,天天很多人在那儿祝贺你,就好像觉得这是一个挺好挺大的事。”

当被问及“复盘从创立链家到成长为如今的贝壳找房(以下简称贝壳),19年发展中最关键的节点”时,左晖向《证券日报》记者坦言,“我们的(最关键)节点不是以上市前后来论的,这就是一个事而已。”

同一时间,在大洋彼岸,整体募资规模超过21.2亿美元的贝壳在纽交所敲钟上市,股票代码为“BEKE”。上市首日,开盘价为34.71美元,较发行价大涨75%,盘中最高价至37.49美元,最高市值423亿美元。以当日收盘价计算,贝壳市值422亿美元。这一夜,在北京,贝壳人通宵未眠,跟他们同样未眠的,是投资人。

投资者

坚信创造长期价值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贝壳在国内采用视频连线的方式进行“云敲钟”。在被邀请上台敲钟的人里,有一位投资人是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包凡。华兴资本旗下华兴新经济基金在B轮后连续3轮投资贝壳找房。此前,包凡曾表示,“我们相信贝壳一定能创造出更多新商业奇迹”。

2016年和2017年,链家先后完成B轮和C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规模为60亿元。2019年3月份,原投资方在链家的股份通过协议镜像平移至贝壳找房,同时,贝壳找房启动D轮融资。此轮融资过后,贝壳的估值超过百亿美元。随后,软银、高瓴、腾讯、红杉等资本大佬再次加持。

IPO后,左晖持股26.2%,部分股东将其持有的A类普通股投票权授予左晖代理,因此左晖投票股权占比为42.4%,有82.8%投票权;腾讯持股11.1%,为第二大股东,有3.3%的投票权;软银旗下SVF II Shell Subco(Singapore)Pte.Ltd.持股9.3%,有2.8%的投票权,高瓴资本持股4.8%,有1.4%的投票权。

“资本是聪明的,很多投资人与我们都保持了长时间的沟通了解,坚信可以创造长期价值。”贝壳找房联合创始人、CEO彭永东向《证券日报》等媒体表示,做难而正确的事,一年两年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五年后就会有很大变化,好消息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投资人要在这方面看懂贝壳,跟我们坚定地站在一块儿。

“贝壳的模式比较复杂,很多人不一定看得懂。在此次IPO的几百场路演中,起初,投资者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你能跟我说一下,如果让贝壳类比一个企业,大概是谁?’后来,很多人有兴趣了解贝壳,就开始谈ACN(经纪人合作网络)、对行业的判断、平台化的路径。”彭永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时候就突然有了变化,大家现在会说,谁谁谁是中国的贝壳找房,我相信未来很多人会拿贝壳作为一个符号,这就是定义一种可能的商业类型。”

上市后

仍有很多方面需要提升

在“云敲钟”现场6分钟的发言里,左晖回顾了贝壳的“昨天”,有辛苦有坚持;谈论着贝壳的“今天”,有成绩有不足;展望贝壳的“明天”,有目标重价值。

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贝壳找房平台进驻了全国103个城市,连接了265个新经纪品牌的超过45.6万经纪人和4.2万家经纪门店,为3亿家庭提供居住服务;三大主营业务为存量房交易、新房交易和其他新兴业务。“二手房是基本盘,是整个模式的基础。”彭永东表示,新房是贝壳看重的一个赛道,未来10年,新房与二手房占整个收入的比例大概各一半。

数据显示,2019年贝壳集团房产及租赁交易总额(GTV)达到2.13万亿元(人民币),营收460亿元,同比增长60.6%。在业内看来,真房源是整个组织乃至整个行业的正向价值驱动,线上线下“双网”是护城河,ACN重新定义服务者之间的关系,多服务类目构建起平台效应,当“双网双核”汇聚到一起,就注定了贝壳模式的领先。

至于被问及贝壳模式现在是否已经跑通,左晖表示,“目前贝壳完成了从0到1,还不算完全跑通。”基于此,左晖在“云敲钟”现场提出了三个新期待。其一,期待ACN完全跑通,实现门店“温饱线”(单店年成交金额达5000万元)、“中产线”(单店年成交金额达1亿元);其二,期待产业互联网为产业链带来非常大的进步和增值;其三,贝壳能否在居住领域里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能成为一个商业组织,能给社会创造点价值,是对整个团队的最大激励。”左晖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而“消费者的反馈是对贝壳最大的激励,也是我们最主要的财富。”

当被问及上市之后最优先、最需要补强哪些方面时,彭永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一直不认为贝壳今天做得很好,产品、技术、业务、平台化运营等很多方面都需要提升;对自身能力的成长,我们永远不会满足。”

如此看来,上市并非终点,而是新起点。短暂的敲钟仪式过后,人员零零散散离场。彭永东鼓励员工们保持一颗平常心:“我们更知道哪些错误不能犯,贝壳的员工能够创造更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