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登陆美股的蛋壳公寓,可谓进入了“多事之秋”。

在经历CEO被查、APP下架、被传“跑路”等事件后,蛋壳公寓首席运营官(COO)顾国栋也被曝出已于近期离职。

与此同时,蛋壳公寓股价再度受挫,截至美东时间10月20日收盘,其股价在前一交易日跌4.76%的基础上,再度大跌13.33%,盘中一度创下2.19美元的历史新低。

首席运营官刚离职

据澎湃新闻报道,10月20日,蛋壳公寓首席运营官(COO)顾国栋被曝于近期离职。对此,蛋壳公寓方面表示,COO因个人原因离职,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不会对公司运营产生影响。但目前蛋壳方面并未对外宣布具体接替人选,“具体人选以公司对外发布的消息为准”。

公开资料显示,顾国栋有着丰富的从业履历,曾先后在宝洁、壳牌、百事可乐、等公司担任市场及销售高级管理岗位,在入职蛋壳公寓前还曾担任过百度副总裁,全面负责搜索公司销售体系管理工作。

从入职到离职,顾国栋此番在蛋壳公寓的任职时长为16个月。2019年6月,顾国栋全面负责和管理蛋壳公寓的线下团队,直接向该公司创始人兼CEO高靖汇报。

股价连创历史新低

内部人事大变动,在股票市场蛋壳公寓的表现也非常低迷。

蛋壳公寓于2015年1月成立,主打O2O租房市场,并于今年1月17日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 “DNK”。IPO每股13.5美元,自上市以来,新冠疫情冲击加上CEO被调查等诸多事件,导致蛋壳公寓股价一路走低。

就在美东时间10月20日,蛋壳公寓股价一度创出2.19美元的历史新低。截至收盘,股价下跌13.33%,收于2.6美元。

在此前一个交易日,蛋壳公寓盘中就创下2.85美元的历史低位,当天下跌4.76%,收于3美元。

今年6月26日,蛋壳公寓盘中一度达到13.35美元的高点,照此计算,不到四个月,股价已下跌超8成。

回应“跑路”传闻:已报警处理

就在上周,蛋壳公寓还针对“财务跑路、破产倒闭”的传闻,作出了公开回应。

10月14日下午,蛋壳公寓在官方微博回应表示:“近期部分合作方因与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请大家放心!同时,我们也正在积极处理纠纷,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此前,有多家媒体报道,蛋壳公寓运营问题频出,多名租户在微博反映租屋已断网多日,联系不到管家,反映问题也没有回应,并且撤销了国庆假期的保洁服务,并退给租户15元服务费,而每月保洁费高达200多元。

对于这些负面消息,除了微博辟谣,9月16日,蛋壳公寓还发起名为“稳住!我们没有跑路”的主题直播,对蛋壳公寓出现的问题进行了官方的回应。对于断网的问题,蛋壳公寓也公开表示:“网络正在升级,技术人员正在加班加点的进行维护。此外,对于APP下架原因,我们技术人员正在努力整改,并告知安卓用户可以使用蛋壳公寓小程序,苹果用户暂时不要卸载程序。我们正在配合相关部门,积极进行技术整改,争取app尽快恢复上架。”

CEO被查、APP下架

蛋壳公寓负面缠身

登陆资本市场的蛋壳公寓,今年以来负面缠身。

今年6月18日晚,蛋壳公寓公告表示,公司CEO高靖涉及有关部门的调查,暂时无法行使其在蛋壳公寓董事会以及公司的管理职责。

蛋壳此前曾发布公告,CEO所涉调查因个人问题,与之前参与的个人商业投资有关,与蛋壳公寓无关。

经历此次人事巨震,蛋壳公寓紧急换帅。董事会宣布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担任临时CEO,该任命即刻生效。

此后,在美股上市的蛋壳公寓股票在开盘后迅速触发熔断,恢复交易后一度跌逾9%,随后再度多次触发熔断。

9月14日,工信部官网称,因未按照规定完成整改,对包括蛋壳公寓等在内的23款APP进行下架处理。据了解,工业和信息化部向社会通报了101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企业的名单。截至目前,经第三方检测机构核查复检,尚有23款APP未按要求完成整改。因此,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对上述APP进行下架,并要求相关应用商店应在本通报发布后,立即组织对名单中应用软件进行下架处理。

事实上,蛋壳公寓app并非今年首次遭遇下架,2020年4月,蛋壳公寓因侵犯图片知识产权在苹果商店下架,一个月后重新上架。

除了人事巨震、APP被下架,今年以来,蛋壳公寓的运营也并不安宁。

今年年初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单方面以疫情为由,要求全国多地区业主减免一个月的租金,与此同时,对租客却没有相对应的减免租金或补贴措施,因而引发舆论质疑。在蛋壳公寓和房东因是否免租起争议之时,不少租客也因此受到牵连,曝出被强行清退。也由此在各地引发不少房东、租客维权。

2月18日,深圳市委政法委向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深圳银保监局等部门下发了《关于开展相关排查工作的通知》,指出深圳蛋壳公寓房东因讨要租金聚众维权,在处置该事件过程中,发现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现象。

今年8月,蛋壳公寓因为在全国多处无故断网,遭到了租户的投诉。有许多租户称,蛋壳公寓从8月中旬开始断网超半月,联系客服无回应,或者答复不清晰。联系管家回复不及时,完全没有解决问题。

三年业绩亏损超60亿元

尽管在国内长租房市场上,蛋壳公寓的市占率已经达到第二位的水平,但实际上,成立5年来,蛋壳一直在入不敷出。

财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分别实现营收6.57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而亏损则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47亿元,随着营收的不断增高,亏损也在不断扩大。

而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冲击,公司亏损更是达到12.3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8.162亿元同比扩大约50%的同时,亏损也超过去年全年总亏损的1/3,若今年公司无法改善经营状况,2020年全年亏损将大概率超过2019年。

对此,蛋壳方面给出尚未盈利的解释是,虽然牺牲了利润,但蛋壳完成了规模的高速增长。数据显示,2015年底,蛋壳公寓仅有2434间公寓,而截至2019年末,公司拥有公寓数量达到43.83万间,增长约180倍,增速居行业第一。

然而,蛋壳这种不计成本扩张地盘的经营模式,却一直饱受诟病。事实上,长租公寓本身就不是赚钱的行业。高价争夺房源和低价吸引用户的商业模式本身就缺乏造血能力,再加上不得不花费的装修和运营成本,使得长租公寓行业对融资依赖度极高,倘若资金无法到位,一不小心就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的悲剧。

而蛋壳公寓的烧钱运营,更加重了资金链方面的压力,关于公司深陷资金链困境的传言从未停歇。虽然蛋壳公寓曾回应表示,公司刚刚在纽交所上市,资金充裕,经营情况正常,但借此次ipo机会,蛋壳公寓再次募得超1亿美元资金,也是事实。

此外,根据蛋壳公寓招股书所示,2017年至2019年第三季度,蛋壳公寓直接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元,但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却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

部分综合自澎湃新闻等

中国基金报记者 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