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着关注的房源要么停售,要么涨价,无比焦虑。”想在上海安家的何芳(化名)向时代财经道出了自己的无奈。

2020年,以一线城市为首的热点城市在疫情得到控制后,楼市逐步复苏,学位房遭“疯抢”,“打新潮”一波接一波,甚至豪宅都卖出了刚需速度。

在这波火热的楼市行情中,掌握主动权的卖方奇货可居,不断跳价,被动的买方则在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下变得愈发焦虑,盼着早日上岸。

“高烧”的楼市刺激了2021年新一轮宏观调控的到来。1月21日上海发布楼市新政,此后广州多家银行收紧房贷、四大行集体上调房贷利率。不仅如此,细微的监管也在或明或暗中展开。

近日,时代财经发现,北京、广州、深圳三大一线城市在贝壳找房中挂牌的二手房源,其房源时间轴上显示的价格变动信息已经消失了。

此前贝壳找房为时刻更新旗下房源的动态,每套二手房源都有一条时间轴,上面详细记录了挂牌时间、上传照片时间、上传VR时间、涨价降价时间等信息。

通过这条房源时间轴,购房者或者业主可以看到每一套二手房源的涨价和降价情况,这可以成为业主报价的参考,亦是购房者掌握房价走势的“法宝”,但业主挂牌价的非理性调整也引发了局部的“恐慌性”购房。

“隐身”的房价变动轴

在四个一线城市中,目前仅上海的二手房源在贝壳找房APP上仍可以完整地看到每套房源的价格变化,如闵行区万科城一套总价540万元的单位,在2020年12月14日先涨价5万元,接着又涨价了15万元。

图片来源:贝壳找房APP上海站

其余三个一线城市则做了不同的调整。北京、广州在房源时间轴上目前只剩下了挂牌时间、上传照片时间、上传VR时间这些信息,降价、涨价的情况不再显示。如此前多次跳价的广州中海花城湾一房源,挂牌价是1125万元,现售价是1298万元,调价过程已经被撤。

数据来源:贝壳找房APP广州站

而深圳则更为彻底,整条“房源时间轴”直接下架,连挂牌时间、上传照片及VR的时间也无法查阅。针对上述调整,时代财经1月29日向贝壳找房方面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前,对方仍未回复。

北京贝壳找房一位中介透露,这主要是为了配合“房住不炒”。深圳贝壳找房的另一位中介则表示,(下架)是由于系统升级,是北京总部那边更改的。而广州贝壳找房的多位中介表示对此并不知情,在他们的客户端上依然能看到详细的“房源时间轴”,购房者看不到的话可以咨询中介。

广州中原地产项目部副总经理黄韬指出,贝壳找房此举主要是为了配合宏观调控,防止哄抬房价,稳定市场,但形式大于作用。

据时代财经了解,在政府监管下,贝壳找房今年已经开始对旗下房源信息进行整改。今年1月初,广州多个小区出现业主抱团涨价的行为。随后的1月5日,广州住建局即发文称,正在深入开展房地产市场秩序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哄抬房价和虚假房源、虚假广告、虚假销售等违法违规行为,进一步整顿和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切实维护购房群众合法权益。

不久后的1月13日,贝壳找房上位于广州中海花城湾、富力天朗明居、中海康城等多个曾出现抱团涨价的高价房源被全部下架。

以中海花城湾为例,在广州住建局发文前,该小区有房源单价高达15.56万元/平,但目前小区内单价超过15万元/平的房源已全部下架。时代财经查阅,该小区现仅剩两套房源(车位除外)在贝壳找房上挂牌出售,单价分别为14.99万元/平、14.01万元/平。

防止哄抬房价还有的北京。今年1月28日,北京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发布文章称,对各中介机构及从业人员提出“四不得”,其中一个就是不得渲染、炒作房屋成交信息。

将房源时间轴上价格变动部分“消灭”某种程度上或许减少可以减少业主们集体跳涨的行为,也可以减轻房价上涨带来的市场恐慌。

不过,有购房者吴明(化名)向时代财经表示,目前自己有设置关注的房源,还是会收到涨价降价的提醒,但没有关注的房源则不会有提醒,“这样的话,购房者就没法客观的评价某个房源价格到底是业主虚报高价还是真的是市场价”。

焦虑的购房者

楼市先抑后扬的2020年,热点城市在疫情之后走出一波火热行情。四大一线城市复苏明显,北京学区房领涨全市,优质房源跳价上百万的戏码频繁上演,上海、深圳打“新狂潮”一波接一波,广州一手房成交创四年新高,二手房均价涨幅超过一手房。

楼市的火爆迫使着政府重拳出击整治楼市乱象,中介机构成为禁止炒作房价的重要对象。而在贝壳找房整改背后,一大批准备“上车”的购房者看着房价的一天天上涨不约而同地陷入焦虑。

何芳从元旦开始把买房计划提上日程,至今已经看过十几套房源,但一直没有找满意的房子,迟迟没有下出手。在何芳看来,目前上海市场上挂出来的好房源并不多,要么楼层不好、要么离地铁远、要么小区环境差。

在密集的看房期间,何芳也曾想过妥协。其透露,之前有考虑过两套房源,一套是508万元(临街),另一套是628万元(顶楼)。“当时想着有个百分之八十满意就差不多了,两个房子任意一个都可以下手,但因为男友对临街和顶楼都不太满意,就没拍板。”

犹豫之际,两套带着硬伤的房源已经“水涨船高”,其中一套不到一月涨幅高达42万元。“508万那套,房东是想卖掉来置换的,由于她要买的房子涨价了,那房子也跟着涨到了550万元。628万那套,房东心态好,觉得年后还能再涨一波,直接停售了。”

在不到一个月的看房时间里,何芳经历了较大的心理转变。何芳称,还没看房前心态其实很好,因为觉得自己要求不多,但是看房的过程发现其实要找到满意的房子真的太难了。“每天看着关注的房源要么停售,要么涨价,就无比焦虑”。

房价的整体上涨也迫使何芳提高自己的预算。原本何芳只关注500万左右的房源,但考虑到以后置换更难,现在准备用足杠杆够一够650万以内的房子。

同样想在上海安家的郑颖(化名)与何芳有着相似的心路历程。郑颖称,她从2020年中开始关注新房,那时看房主要是为了了解市场,没有着急买房。后面考虑到学区等因素,9、10月份开始关注带学区的二手房。但从12月份开始,楼市突然变得火爆起来,之前关注的二手房要么停售、要么涨价。

“如果房价稳定,我们可以用时间去缓冲购房的压力,但是前段时间市场的火爆,让我们感到很紧张,拖延意味着付出更多的成本,一方面是预算不足,另一方面是担心涨价,很焦虑。”

因为担心房价继续上涨,手上的预算有限,郑颖直接放弃了二手房,因为二手房要考虑房东涨价,还要加税费。同时,她也放弃了学区,主要关注新房。

去年12月到今年1月,郑颖到嘉定安亭、奉贤金汇、青浦等很多郊区看过新房。郑颖透露,即便这些地方的新盘没有很满意,但最后都基本售罄了。“2020年中看的两个新盘开盘后起码还要再卖一段时间,现在开的新盘基本不愁卖,这都在加重自己的焦虑情绪。”

好在上海出台了新政,郑颖的焦虑感也有所缓解,“因为新政后首套无房有利好,就等合适机会上车了。”目前,郑颖没有因为房价上涨提高预算,依然是300-35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