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获悉,近日,GoFun出行CEO谭奕在采访中提到,“分时租赁是最难做的”,谭奕直言,“它不是一个能大规模高速扩张的事,它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如果想成功的话必须把大量C2C的私家车全用上。分时租赁的终极模式一定是出行模式。”他还表示,网约车的双边关系不是投入性调节,而是市场调节,存在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