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新三板“头牌”光环的成大生物即将冲刺科创板

来源:时代财经 2020-03-06 15:56:51

头顶新三板“头牌”光环的成大生物即将冲刺科创板。

时代财经了解到,目前成大生物已经停牌,辽宁成大需要对成大生物能否分拆上市的议案进行表决。如果表决通过,成大生物就要从新三板摘牌并申报科创板上市。

3月5日,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时代财经时表示,目前看来,“走流程应该比较快。”

成大生物在2月25日官宣拟筹划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消息。这也是公司在2019年7月宣布终止发行H股股票之后,新的资本运作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成大生物有望成为分拆上市标的中首家新三板企业。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3月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成大生物目前在狂犬病疫苗领域一家独大,辽宁成大计划将其分拆部分考虑也是希望剥离市场风险。”

有望成A拆A第一股

资本市场对成大生物并不陌生。

2014年12月31日,成大生物在新三板挂牌,2016年7月20日,成大生物开始做市转让,颇受资本欢迎。

根据数据,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成大生物股东户数为1540户,在新三板创新层中处于前列;成大生物近三年股价涨跌幅(前复权)高达189.39%。

不过,成大生物在今年 2 月 25 日开市起暂停转让,预计恢复转让日期不晚于 2020 年 4 月 30 日。在这份公告中,成大生物只是说“正在筹划重大事项”。但是,在成大生物母公司同日公告中,则“真相大白”。

辽宁成大今年2月25日发布的关于成大生物暂停转让的情况。图片来源:辽宁成大公告

实际上,2018年5月,成大生物曾经提出要冲击“新三板+H股”,这也让它成为首家申请发行H股的新三板公司。到了2018年底,科创板“横空出世”,加之首个“三+H”上市的君实生物在港股市场上遇冷,让很多科技类新三板公司将目光转向了A股。

“成大生物是辽宁成大子公司,此前A股分拆上市的监管规范尚未完成,公司没办法走上A股,所以先后进入新三板和尝试‘三+H’。但现在市场已经有了这个条件。” 华拓资本总经理朱为绎3月5日对时代财经分析称。这里提到的条件,是证监会去年12月发布的《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

称得上资本市场“老人”的成大生物,与分拆子公司的新规定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3月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科创板面向的行业类型有明确规定,且试行注册制,不适合直接由新三板公司转板上市。成大生物要赴科创板上市,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母体上市公司辽宁成大要符合分拆上市的要求。”

朱为绎也对时代财经补充道,“无论是否曾在新三板挂牌,只要是上市公司子公司想要分拆上市,都要遵循这个规定。”

辽宁成大在公告中称,要对成大生物进行包括但不限于“相关财务数据进行审计”的工作。时代财经了解到,成大生物在新三板挂牌多年,财务数据需要审计并且接受全国股转公司的监督。根据财政部要求,自2018年起,新三板创新层公司财报审计执行上市公司标准,成大生物在此“要求”之列。

何南野还称,“上市公司接下来要走一次流程。这属于重大事项,对上市公司股东利益重大。”

目前成大生物已经停牌,辽宁成大需要召开董事会与股东大会,对成大生物能否分拆上市的议案进行表决。如果通过,成大生物就需要准备从新三板摘牌,并申报科创板上市。

“走流程很快,但具体时间要看其上市时间表。”何南野说。

在何南野看来,对于辽宁成大而言,分拆子公司赴科创板上市可以更好的提升子公司的估值,并实现自身股权价值的最大化。“科创板鼓励生物医药类公司上市,并且估值优势明显,再加上试行注册制,上市时间更快,确定性更强。”

这一消息对辽宁成大的股价也有提振。3月6日早盘,辽宁成大创出自2017年以来的新高21.10元。如果以此价格为基准,与2月24日(公告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17.21元)相比,其股价涨幅超22%。

核心品类触及“天花板”

事实上,因经营业绩亮眼,成大生物一直是辽宁成大生物制药业务板块的核心担当。

资料显示,成大生物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和营销工作。目前主要产品为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 细胞)、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 细胞)、人用乙脑灭活疫苗(Vero 细胞)、冻干乙型脑炎灭活疫苗(Vero 细胞)等。其中,成大生物的“成大速达”人用狂犬病疫苗按批签发数量计,自2008 以来国内销量稳居第一。

从财报数据来看,狂犬病疫苗也为成大生物贡献了超过9成的营收。

2016-2018年,成大生物分别实现营收10.29亿元、12.76亿元以及13.91亿元。其中,狂犬疫苗产品的营收分别为9.79亿元、11.74亿元以及12.86亿元,占比高达95.15%、92.04%以及92.51%。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3月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表示,狂犬疫苗生产企业较为集中,在2018年“疫苗事件”前,成大生物与长春长生的狂犬疫苗产品各自占据了较大市场份额。随着长春长生的“退出”,成大生物的占有率逐步提升,从30%上升至70%以上。

史立臣还称,“由于成大生物狂犬疫苗的市场占有率高,能够与之相抗衡的产品又少,形成了强势的卖方市场。”

此外,成大生物2019年批签发的狂犬疫苗数量也出现大幅增长。从中检院数据统计来看,2019年成大生物获狂犬疫苗批签发4033.78万支,而2018年成大生物获狂犬疫苗批签发1830.45万支,同比增长120.37%,计算单位换算后,约合983万人份。

对于2019年的快速增长,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成大生物除吞噬了长生生物空出的部分市场分额以外,自身在生产、销售、库存各个方面也迅速提升,支撑了产量扩张,进而占据了大半的市场份额。

尽管成大生物的狂犬疫苗销量保持领先,甚至呈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但产品结构单一且过分倚重个别产品,也让它的整体业绩表现容易受到狂犬疫苗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

在史立臣看来,“此次成大生物被母公司拆分上市也很大可能是为了剥离市场风险。”

他进一步表示,目前成大生物狂犬疫苗品类的增长已触及“天花板”。为了分流市场风险,获得更多的融资渠道,进而将成大生物这个最优质的板块拆分出去。同时,主体公司也可借势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实现企业战略改造。

时代财经注意到,为进一步丰富产品线,成大生物已率先展开新疫苗产品的研发。目前,成大生物已获得流脑、流感、甲肝等5种常规疫苗临床批件。预计在2021年底、2022年初,5款新疫苗会陆续上市。

除上述在研疫苗外,成大生物曾于2月12日发布公告称,目前正与清华大学药学院合作开发新型冠状病毒多肽疫苗。在疫情“催化”之下,成大生物是否能够加速“梦圆”科创板,成为A拆A第一股,也值得期待。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