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卫东执掌茅台将满百日 频繁实地调研 反腐延续

来源:时代周报 2020-06-09 14:31:07

空降兵”高卫东执掌茅台将满百日。

3月3日,茅台突然换帅,掌舵这艘千亿巨轮4年多的李保芳挂印而去。同样来自政府内部的前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高卫东由此接棒,茅台正式进入“高卫东时代”。

如今,这位被称为茅台集团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履新已满3月,并将在6月10日迎来其执掌茅台后的首个股东大会,而股东大会次日,恰好是高卫东履新茅台的第一百天。

高卫东上任之际,正是茅台面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和经济下行双重影响的艰难时刻。用他的原话来形容,茅台“一度在原料采购、物流配送、市场营销等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和挑战”。

重压之下,高卫东甫一走马上任就立刻开启频繁调研模式,曾在3天内到11个茅台基层单位调研,并频频会见金融机构及各类公司高管,与华为、拼多多等公司达成合作;更在3月底开展整改落实省委巡视反馈意见动员部署会暨“找问题、找措施、找目标”大讨论活动,立下了“确保三个月内所有整改项目取得实质性进展,在整改期限内达到100%的整改率”的“军令状”。

“千亿不是终极目标,而是新的起点。在千亿光环下,如果看不到茅台的问题,看不到茅台发展中的风险,看不到茅台前进中的危机,这才是最大的问题、风险和危机。”高卫东如是表示,晴天不修房、雨天愁断肠。越是当前这个大好“晴天”,茅台越要居安思危。

刀刃向内,刮骨疗毒。继李保芳之后,高卫东在茅台基础建设年开启了新一轮改革。

“为人低调,办事高效,为茅台经济发展鞠躬尽瘁。”6月8日,一位茅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是评价高卫东。

短短3个多月,飞天茅台酒和贵州茅台(600519.SH)股价也经历了低谷和高峰。

飞天茅台一批价曾跌至1900元/瓶左右,再逐渐回升至2400元左右。

贵州茅台股价也一度跌破千元大关,6月2日,盘中创下1427.9元历史新高,盘中总市值达17936亿元,一度超越工商银行,成为A股市值冠军。8日,茅台股价盘中再创1435.0元年度新高,当日收报1406.1元。

频繁实地调研

作为茅台史上最年轻的非酒类专业出生的董事长,高卫东1972年出生,为河南邓州人。

从履历来看,高卫东长期在政府职能部门担任“一把手”,也是第二位来自政府的茅台掌舵者。

与李保芳不同的是,高卫东没有任何过渡期,空降之后即出任一把手。他也没有像季克良等前任董事长那样的茅台基层工作经验。

在这样的背景下,前往茅台基层单位调研成为高卫东执掌茅台后的第一步,生产质量和产能提升则是其最先关注的内容。

3月4日,上任伊始,高卫东来到茅台酒扩建技改项目现场。

“茅台酒扩建技改项目事关茅台的未来发展,要把任务下得更精准,重点抓疫情防控、抓项目质量、抓安全生产,抓施工进度,保障项目按计划建成投产,为茅台‘十四五’发展提供强大动能。”高卫东在茅台调研第一站如是表示。

当天下午,高卫东主持召开党委(扩大)会强调,茅台的发展是一个不能停摆的系统,整体工作不能因为人员的更替出现影响和波动,前期已经确定的所有工作,要继续往前推动。在当前特殊时期,要少开会、多担当,一切以保证生产、促进发展为衡量标准,保持各项工作高效运转。

接下来的3月10日和3月12日,高卫东又先后前往制曲一车间、包装车间、茅台职工医院、习酒公司、201厂、301厂、中国酒文化城、质量部、勾贮车间、制酒十八车间等地调研。

在3月30日的三轮次产酒和5月9日的四轮次产酒,高卫东等集团高层都在这两轮次产酒首日的清晨5时30分,准时走进车间班组尝新酒、问生产、慰员工。这是茅台传统,疫情之下并未中断。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茅台将始终坚持质量为本,一丝不苟地做好这瓶酒,矢志努力为消费者提供最放心的产品。”高卫东表示。

5月11日,高卫东在线出席“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演讲时表示,过去两个月来,我们最重要的责任是尽快地复工达产,稳就业、稳增长、贡献新的更多税收。

疫情之下,贵州茅台实现开门红。2020年一季报显示,贵州茅台实现营收253.0亿元,同比增长12.5%,归母净利润131.0亿元,同比增长16.7%。

“这次疫情对茅台也是一次全方位的试压—不仅进一步强化了企业的认同感,更提升了面对危机的快速反应能力和高效的组织能力。”高卫东如是说。

反腐延续

为了“一丝不苟地做好这瓶酒”,在密集调研茅台基层单位之后,高卫东开始了新一轮茅台大整改,主要体现在对茅台反腐的延续上。

2019年10月,贵州省委第一巡视组对茅台集团党委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巡视,并于今年3月28日反馈了巡视意见。

2020年3月最后一天,茅台举办整改落实省委巡视反馈意见动员部署会暨“找问题、找措施、找目标”大讨论活动启动会,这也是自疫情发生后,茅台规模最大的一次启动动员会。

对于“巡视整改”与“三找”的关系,高卫东表示,一个是从上而下的政治检视,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持续稳定健康发展的迫切需要;一个是通过自下而上查找解决阻碍集团高质量发展的沉疴顽疾,从基层、最前沿的终端末端,找到最真实的体现,推动茅台更好地发展。

虽然茅台没有公布具体的巡视意见,但从近期贵州省委副书记、省长谌贻琴在考察茅台集团时的评价则可窥见一斑。

谌贻琴指出,茅台“发展方式还比较粗放、发展质量还不够高”。茅台高层也承认,“茅台管理水平与茅台一流的品质、一流的品牌相比,还有不少差距”。

“是不是实现了千亿,就可以任性了没有问题了?是不是‘一瓶难求’,就高枕无忧了?是不是‘一骑绝尘’,就可以睡安稳觉了?”高卫东说。

高卫东要求,严格按照“新官理旧账”的要求,切实做到牵头领导“不甩手”,责任部门“攥紧手”,坚定不移一改到底、改出实效。公司纪委监察专员办要将巡视整改纳入日常监督重点,坚持既看形式又看内容,抓好监督;注重实效,推动建立“长久立”机制;挖根源、补短板、堵漏洞,健全内部治理体系;扎紧制度笼子,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持续营造“酒香风正人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6月4日,茅台集团党委召开省委巡视反馈问题整改工作第二次推进会暨督查情况反馈会。此次会议强调,要紧盯目标、集中力量,倒排半个月,加快推进省委巡视反馈问题整改。

针对“巡视整改”与“三找”具体进展等相关事宜,近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茅台方面采访,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茅台是国酒代表,又是行业领袖,从某种意义上说甚至是贵州名片,属于国家形象的一部分。集团结构庞大,并且都依托于大品牌发展,因此高卫东开展大讨论是了解实际市场反馈,并且梳理与相关利益方关系,从而扭转茅台因过高价格可能存在的社会舆论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茅台千亿之后的稳定发展具有积极意义。”6月8日,资深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同日,酒业分析师欧阳千里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李保芳时代,茅台虽高却有着“清晰的目标”,股价过千、营收过千、市值过万。到了高卫东时代,茅台已然“高处不胜寒”,稍不留神就容易“跌落神坛”,所以需要“找问题、找措施、找目标”,并进行大整顿。高卫东的举措,稳字当头,能在茅台后千亿时代继续领跑酒业,且领跑食品行业。

整合“一盘棋”

与反腐举措并行的,是茅台改革的另一条主线—茅台营销体系调整。

3月26日,高卫东和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李静仁率队调研公司营销系统。这是高卫东首次通过官方渠道评价的茅台营销体系。

高卫东在调研时称,营销系统是茅台集团的“尖刀连”“攻坚队”,事关企业战略和发展大计。这也是茅台第一次以军事术语形容营销系统的地位。

“当前,茅台集团营销体系主要存在不平衡和多层级两种情况。”对营销系统的下一步工作,高卫东提出五方面的要求,分别是优方式、聚客户、调结构、解难题和守底线。

其中,在“优方式”方面,高卫东表示,关键在于思维创新,避免思想僵硬、固步自封,要常树忧患意识。尤其要在市场好的时候补齐销售环节的短板,不能“跟着感觉走”,要精准把控市场,把“茅台销售”打造成行业领军模式。

4月25日,高卫东和李静仁在深圳同广东经销商交流座谈,再次传递了茅台营销改革的信号。

高卫东在会上强调,茅台集团营销系统员工和经销商要进一步以“找问题、找措施、找目标”为方法和抓手,优化市场营销工作,调整营销策略与模式,开拓工作思路和方法,形成团队合力。

“坚持‘大茅台观念、大集团意识、一盘棋思想’统筹抓好集团品牌阵营、茅台家族产品的市场营销工作,努力形成抱团取暖、互通有无、相互学习的工作格局,不断推动‘茅台营销’聚合发展、升级优化。”在此次交流会上,高卫东首次提出茅台家族产品聚合营销。

5月7日,茅台集团携4家酒类子公司与渠道商、平台商在茅台会议中心举行系列产品签约仪式,共同推动茅台系列产品高质量发展。目前,茅台技术开发公司已经与新华都实业、厦门夏商、成都百伦三家渠道商签订了合作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股东大会售酒也首次改为礼盒装,1瓶飞天搭售7瓶系列酒,这也被视为茅台家族产品聚合营销的又一次尝试,引发争议。

“一方面,聚合营销是做大酱香品类的重要措施;另一方面,聚合营销可能展示出茅台除了飞天茅台酒之外,重点发力系列酒等产品的决心。”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聚合营销是在茅台工序失衡情况下对渠道的一种强化管控措施,最终都是茅台防止飞天茅台酒因为舆论与价格出现反噬而分散风险,提高企业长期竞争力的举措。

6月8日,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经过“李保芳时代”的铺垫,茅台顶层设计已经规划得非常好,扫清了内部不良现象,“高卫东时代”主要是战略的一种延续,两者承前启后,步入后千亿时代也是“大茅台战略时代”,应该是多品牌、多品类、多场景、多渠道和多消费人群的五多战略合一。

“光靠一个飞天茅台酒大品牌是‘飞不了天’的,未来一定要靠多品牌、多品类来支撑。”朱丹蓬指出。

标签:高卫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