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23 日,在新冠疫情还未彻底消弭的时候,大鹏学社开始对外招生,当日便迎来了 1 号学员。大家对此感到欣喜鼓舞 —— 五年来,在举办了数千场活动后,信任结出了硕果。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虽然迎来了快速拉长的学员名单,却也解答了数不清的困惑和疑虑。此刻我们才回过神来,即便各色商学院多如牛毛,我们仍然是一枚缺少旧有标签的“新物种”。

有人说,19.8 万学费,这个价格太贵了;也有人说,我是程序员出身,你这个人文理论,能有啥用?20 年来,活跃在商业世界中的人从未减轻焦虑,但对相关付费课程的认知却依然模糊,有时干脆将其定义为“骗钱”。毕竟在商业和管理技巧方面,一些经典理论被证明水土不服,另一些实践方法论则被玩成了刻舟求剑。

进而,所有发起高阶商学课程的人都必须回答一个问题:为何我们要在当下,创办一门价格如此昂贵的商学课?

如何解答?我们相信“极度透明”的经营理念本身就是一种答案。于是,2020 年 7 月 22 日,在 TGO 鲲鹏会月度直播上,积梦智能创始人 & CEO 、TGO 鲲鹏会全球理事会理事长谢孟军在近 300 位观众面前,对极客邦科技创始人 & CEO、大鹏学社发起人霍泰稳展开了“句句锥心”的提问。

以下为直播对话实录

谢孟军:作为一名创业者,你应该是对技术管理者很熟悉的:先是 InfoQ,然后是 QCon、TGO 鲲鹏会……那么在疫情影响仍然严重的当下,你为什么要创办大鹏学社呢?

霍泰稳:部分原因在于我自己就是商学课的受益者。大概一年前,我去上了长江商学院,自我感觉还是开阔了很多眼界,坦白来讲,是学到了东西的。虽然原来公司业务做得还算不错,但我并不清楚,原来商业还有这样的玩法;原来还要关注人文、财务、投融资等各个方面的一些事情。

我本人是编辑出身,和程序员一样,也属于专业工种。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其实遇到了非常多的挑战。虽然也一路摸索着趟过来了,但如果早点去接受一些专业指导的话,我觉得结果一定是不一样的,会少踩很多的坑。

所以年初的时候,我就在想,如何让 TGO 内技术较强的会员能补足自身短板,系统地接触商业思维?同时,如何让一些传统企业家朋友,对新的科技趋势和互联网思维也增进了解?

那么有没有可能,我们提供一个机会,让商业思维较强的传统企业家和科技思维较强的技术管理者,共同组成一个混领班(多行业混合领导人的班级)?当不同的人跨界结识在一起,可能会有非常多的碰撞。于是我找到长江商学院,大家一拍即合,都想在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里,做些事情,这就有了大鹏学社。

谢孟军:嗯,那为什么要引入长江商学院呢?因为我们知道,长江商学院在国内做得还是不错的。

霍泰稳:因为在我眼中, TGO 鲲鹏会还是很有价值和高度的,做了五年,在国内技术高管圈子里还是很有影响力的。那么如果我们完全从零开始自研课程,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很多,如果做得不好,还不能服众,大家觉得你在凑合事儿。

那为什么不和一家我自己也很认可的商学院去合作呢?他们有很多非常好的老师,都是来自于哈佛、哥伦比亚大学的。所以我在合作上投入重金,就想创造“一步到位”的入学体验。

谢孟军:说到这个“重金”。大鹏学社还是价格不菲,学费接近 20 万,应该是 19.8 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认为这个价格和收益,是成正比的吗?

霍泰稳:你问的特别好,我得想想怎么回答(笑)。

谢孟军:也不都是出于我自己的想法(笑),而是你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霍泰稳:是的,我们当初定价格的时候,和长江商学院的合作老师们,还是做了很多讨论的。其实按照市面上一般 MBA 课程的设计,价格比这要高出好几倍,至少是三倍。

考虑到 TGO 会员及其他管理者的经济承受能力,我们定了一个不高不低的价格。说它不高,是因为在和市面上的同类商学课做对比;说它不低,是在和我们的会费做对比。同时,TGO 鲲鹏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长江商学院也是非常好的品牌,导师也都是全球顶尖的教授。这样的课程,很多人可能愿意花上万元去听一节课。我们请了学术界、产业界的十几位导师,肯定是值得参加的。

而且 19.8 万只是门市价,是我们对大鹏学社价值的理解,实际上大家还可以申请奖学金。作为 TGO 多年来的贡献者,TGO 会员、组长、理事会成员,还能得到大幅度的优惠。我们在价格上还是有阶梯定位的。

谢孟军:那你觉得这个课程内容有实践价值吗?因为我看有一些是人文理论,是不是有点纸上谈兵了?大家还是技术出身比较多,行不行,看疗效嘛。

霍泰稳:我觉得如果是五年前,这个思维是没问题的。但这几年,很多机构都在组建自己的商学院,非常强调实践,对传统商学院的冲击也是非常大的 —— 很多学生资源都被抢走了。这倒逼传统商学院去创新创造,而一旦他们反应过来,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比如这次我们在和长江商学院沟通的时候,发现课程设计已经非常实际了。

当然了,课程还是要教授去讲,因为这类知识是非常系统的。我们同时邀请了小米集团副总裁 崔宝秋、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 朱啸虎、红帽全球副总裁 & 中国区总裁 曹衡康、华为副总裁 张顺茂等几位老师给大家上课,带着大家研讨。这几位老师都是在一线摸爬滚打很多年的,他们的实践经验能让大家更好吸收。

谢孟军:在你心目中,大鹏学社成功时的样子应该是怎样的?

霍泰稳:第一,我觉得大鹏学社不能成为一款昙花一现的产品,比如明年可能因为种种原因就不做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虽然其中有很多坑,需要我们去踩,去咬着牙踏平,但我仍然希望,不但明年还要做,甚至还要分春季班、秋季班。未来不仅仅是和长江商学院合作,中欧商学院、清华 EMBA,这些全球顶级的商学院,我都想去合作。只要是有助于 TGO 会员成为优秀科技领导者的,我都愿意去尝试。

第二,我希望大家在大鹏学社内能够感到物超所值。一名 CTO 学员可能会从一名 CEO 学员身上学到些东西,使 CTO 学员能回到公司,和自己的 CEO 交流收获,一同切实改变公司的经营和商业状况,这是我希望看到的。

第三,我希望 3-5 年,甚至更久以后,我能收到越来越多的正面反馈,大鹏学社对于社会发展、对于整个中国技术社区,都有重要的意义,我们又做了一件很有价值的事儿。

谢孟军:你说的让我想起了阿里巴巴,要做 102 年。

霍泰稳:那我们就做 103 年呗,反正那个时候我还在(笑)。

谢孟军:我也在(笑)。

霍泰稳和谢孟军,他们是谁?

霍泰稳,极客邦科技创始人兼 CEO、TGO 鲲鹏会校长 、大鹏学社发起人

2007 年创立 InfoQ 中国,2014 年创立极客邦科技,2016 年收购 InfoQ 大中华地区所有业务;现在极客邦科技是集资讯、会议、电商、培训、咨询、图书出版、社交、整合营销、创新孵化等全方位服务于一体的 IT 知识综合服务平台。旗下有 InfoQ、TGO 鲲鹏会、极客时间 App 三大品牌,运营 QCon 全球软件开发大会、ArchSummit 全球架构师峰会、ChinaTech Day 中国技术开放日等众多全球知名会议产品。

谢孟军 ,积梦智能创始人兼 CEO、 TGO 鲲鹏会全球理事会理事长

Gopher China 社区创始人,曾就职于 Apple,负责工业自动化制造系统,服务于 Apple 所有的工业制造,主要研究工业智能制造和大数据分析;著名开源框架 beego 开发者,知名 Go 语言家,畅销图书《Go Web 编程》作者,同时有 bat、bee 等各类开源软件;国内 Go 主要推动者之一,参与了各种 Go 开源项目的开发,文档等工作,积极维护社区的活跃度和 Go 推广。

大鹏学社导师名单(已公开部分)

刘劲,哥伦比亚大学博士、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教授、长江商学院企业家学者项目学术主任、企业家学者项目和创创社区副院长;

范剑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 & 研究员、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商务部市场运行专家顾问、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委员;

张维宁,德克萨斯大学会计学博士、长江商学院会计学副教授、长江创创社区学术主任;

周宏桥,美国Syracuse 大学计算机硕士、华盛顿大学EMBA;

薛云奎,西南大学博士、长江商学院会计学教授;

张晓萌,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博士、长江商学院组织行为学副教授、领导力与激励研究中心主任、高层管理教育项目副院长;

张国刚,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历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许成钢,哈佛大学博士、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吴国盛,《科学的历程》作者、清华大学科学史系主任;

项兵,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博士、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

张顺茂,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高级副总裁、Cloud & AI产品与服务 CTO;

崔宝秋,小米集团副总裁、技术委员会主席;

曹衡康,红帽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