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银行来说,风控是命门,必须时刻警惕。从这个角度出发,银保监会近年来的工作卓有成效。这其实也是确保金融资源真正流向实体经济中最需要的领域和环节的必要措施。

不过,也有部分商业银行顶风而上,不坚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这其中,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存在的问题较为突出,不但相关涉事领导孙德顺违反党纪法律被严肃处理,而且最近三年都收到了来自监管部门的超两千万元级别罚单。由此可见,中信银行的风控问题,不但当事人要警钟长鸣,痛改前非,同行也必须受其警醒,不可蹈其覆辙。令人遗憾的是,针对上述问题,发现网致函中信银行要求解释,但截止发稿,中信银行方面并未能给予回复,记者只能就公开资料进行客观分析。

中信银行连续三年罚单金额达2000万级

2020年上半年,监管对银行业的处罚力度有所缓和,但金融严监管的态势依然持续。发现网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银保监会系统对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开出罚单1151张,罚单金额共计3.17亿元。相比2019年同期,今年上半年开出的罚单金额、罚单数量均有所下降,但这并不能说明监管放松了,主要还是受疫情影响,金融资本活动减少了。此次银保监会深入开展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表明金融监管还是“严”字当头。

从今年开出的罚单来看,同业业务违规、贷款业务违规、机构内部管理、业务违规收费、中介违规等仍是处罚的重点,其中影子银行、涉房贷款、违规搭建的金融集团仍是重点监管的对象。

其中,信贷违规仍然是银行被罚的主要原因,罚单中涉及贷款问题,占比近60%。

按银行类别来看,在股份制银行中,今年上半年,一共收到罚单115张,罚单金额共计6885.33万元。通过数据对比可以看到,股份制银行的罚单数量明显少于2019年同期,被罚金额则与去年同期略少。

以罚单数量来看,收到罚单最多的是光大银行(601818,股吧),为27张,罚单金额为734.33万元。罚单金额最多的是中信银行,共收到罚单16张,罚单金额共计2536万元,不仅在股份制银行中遥遥领先,在所有银行罚单中也位居首位。值得注意的是,股份制银行中,被罚金额在千万级别的仅有中信银行,其余11家均低于一千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2月20日,北京银保监局给中信银行开出合计2020万元罚款,根据披露的信息,中信银行存19项违法违规行为,其中13条涉及房地产。这也是中信银行第三年领到超两千万元的大额罚单。

此前的2019年8月9日,中信银行因为在报送数据、信息系统控制、贷款业务等方面的13项违法违规被银保监会没收违法所得33.6677万元,罚款2190万元,合计2223.6677万元。

再之前的2018年12月7日,中信银行因为理财资金违规缴纳土地款、该行信贷资金为理财产品提供融资等六项违法违规事由,被银保监会罚款2280万元。

孙德顺“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歪风教训惨重

连续独领两千万级罚单的同时,中信银行高管腐败问题也引发关注。4月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行长孙德顺涉嫌受贿罪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5月13日,该案由济南市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0年3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行长孙德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孙德顺丧失理想信念,毫无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严重违背党中央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决策部署,限制、压降制造业贷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向贷款客户借用房产,由他人支付应由其本人承担的费用;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职工录用中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价值观极度扭曲,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违规经商办企业,为本人及亲友攫取巨额利益;贪欲极度膨胀,把贷款审批权力作为谋取个人利益的筹码,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大搞权钱交易,在贷款授信、审批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从通报中看,“不服务实体经济”系首次在金融反腐案中提及。这说明,中央对金融机构反腐倡廉的内涵,已经从传统的商业贿赂、职务侵占和生活作风等领域,延伸到了支持实体经济、对抗中央经济部署方面。

根据中信银行披露的2019年报数据,2019年年底该行对房地产业贷款余额2889.75亿元,占比14.78%。而对制造业贷款余额为2576.75亿元,占比13.18%,比上年末下降了2.50个百分点。

十九大报告指出: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发达的制造业才能挺住中国经济,才能安置就业维护社会稳定。

只有扎扎实实的重视和支持实体经济,才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财富增长的可持续路径,才是金融机构正确的发展战略和商业模式。银行金融机构和领导层,如果在支持实体经济上不作为、少作为,同样也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腐败行为!

个人信息保护不力又成今年罚款最多股份制银行

前行长被查外,中信银行还因泄露客户个人账户信息一事被推至风口浪尖。5月6日,脱口秀演员池子(本名王越池)发布微博怒怼中信银行,在未获得本人授权的情况下,中信银行上海虹口支行将其个人账户流水提供给了银行的“大客户”。

5月9日,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通报称,对于今年3月中信银行在未经客户本人授权的情况下,向第三方提供个人银行账户交易明细,违背为存款人保密的原则,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和银保监会关于个人信息保护的监管规定,严重侵害消费者信息安全权,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启动立案调查程序,严格依法依规进行查处。

值得注意的是,在保护客户信息安全方面,中信银行已不是首次出现问题。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中信银行营业经理金某,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先后将购买该行理财产品的多名客户资金不入账,获取客户密码后,将客户购买的理财产品撤单,将客户银行卡内的资金转入自己的银行卡中,其中1000万元被金某用来投资,赚取了数百万息差。

最终,金某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款10万元,依法上缴国库。同时,法院责令金某向5名客户退赔1075万元。

值得重视的是,据发现网不完全统计,中信银行已经成为2020年以来被罚款最多的股份制银行,加上被央行罚没的金额,中信银行年内累计被罚没金额超过3300万元。中信银行风险案件的高发与内控管理有很大关联,也说明中信银行在内控方面仍旧存在诸多问题,亟需整改。

7月13日,央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出具的行政处罚公示表显示,中信银行宁波分行因七项违法行为,遭人行宁波中心支行警告,并处罚款129万元。

具体来看,此次中信银行宁波分行违法行为包括:未准确报送个人信用信息;违规为存款人多头开立银行结算账户;超过期限或未向中国人民银行报送账户开立、变更、撤销等资料;违反票据法规定进行承兑、贴现;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和可疑交易报告。

同时,该行政处罚公示表显示,时任中信银行宁波分行副行长朱兆良因对中信银行宁波分行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行为负有责任,罚款人民币3万元。

时任中信银行宁波分行副行长的王立民对中信银行宁波分行未按照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和可疑交易报告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罚款1万元。

时任中信银行宁波分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何燕峰对中信银行宁波分行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负有责任;罚款3万元。

此外,今年6月19日,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出具的行政处罚公示表显示,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因10项违法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94.26万元,并处以罚款人民币229.08万元,合计罚没金额323.34万元。时任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助理李显超,因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罚款人民币20万元。

(发现网记者 罗雪峰 实习记者 周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