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明确,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国内经济大循环因此逐渐成为资本市场热词,与之相关的概念股亦受到资金追捧。受访公募人士普遍认为,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内循环”或将带来多个方向的投资线索。

“自上而下”推动

产业结构大调整

前海联合国民健康基金经理林材直言,“‘内循环’就是扩大内需,让国内的供给和需求形成自我循环。老百姓花钱买产品,企业花钱去购买原材料,上游企业给工人发工资,工人又去消费,这就形成了内循环。”

在金信价值精选混合基金经理吴清宇看来,内循环包含了若干方面,其中“劳动力内循环”平衡公平与效率,“土地内循环”释放消费市场活力,“资本内循环”调优产业投资结构。“技术内循环”构建新型发展增长极,“数据内循环”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等。

“也就是国内的自产自销,不仅做强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也要做大内需市场,让国人有钱花也敢花钱。内循环短期内要靠财富再分配,长期要靠科技做大做强。另外,由于美国大选临近,一些政客不惜挑战中美关系来为自己赢得选票,在这样一个大的外部背景下,我们推动内循环经济就显得尤为重要,既拉动了自身经济的增长,又增强了我国经济体抗外部冲击的能力。”吴清宇表示。

富荣基金研究部总监郎骋成则认为,内循环概念是相对于“外循环”而言的,而“外循环”指的是国际贸易。除生产要素禀赋理论所说的劳动、资本和土地外,技术、人力资本、研究与开发、信息以及管理等无形的软生产要素也对国际贸易存在较大的影响。“我们认为,2008年中国财政挤出带来的结构调整或是‘内循环’的开端,今年面对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财政再次被迫发力,此时确认这一战略可能意味着‘自上而下’推动产业结构的大调整。”

多主线挖掘投资机会

受访基金经理表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战略的明确以及后续的政策导向有望推动相关行业的发展,也为投资提供了线索。

吴清宇认为,“内循环”指出以下六大方向的相关投资机会,一是消费内循环,即在扩大内需的战略基点下,实现消费的品质与升级,包括免税、国潮、电商、游戏等板块;二是科技内循环,科技补短板中包括半导体、生物医药、云计算等在内的自主安可具备更强的爆发力;三是制造内循环,聚焦产业升级和高端制造带来制造业ROE的抬升,比如新能源、军工、机器人;四是投资内循环,“两新一重”扩大有效内需,包括新基建中的IDC、工业互联网和老基建中的建材、机械等;五是服务内循环,要求加强现代服务业发展,提升第三产业规模和利润率,设计板块包括医疗服务、社会服务、物业、快递;六是金融内循环,即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落实到投资实践中,可以结合行业的景气以及估值的匹配度进行挑选。

郎骋成称,当前提到的“内循环”为主的国家战略,不但可以缓解我国对外围环境的依赖,也能维护国内经济的稳定,更重要的是有望推动国内产业升级从而在国际分工中获取更强的话语权。

“基于这样的判断,‘内循环’或将带来巨大的投资机会,有几个方向值得关注。其一,科技补短板。对于自主可控需求的快速增加将给半导体、计算机等行业带来增量的机会。其二,消费内循环。全球政治和疫情的不确定性,有望带来高端消费的回流,升级国内消费甚至创新出新的消费模式,由此带来免税、电商、医疗服务等行业ARPU值提升。其三,制造业升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的推进,有望推升高端制造业的投资回报率,军工、新能源以及5G相关的IDC、工业互联网等方向都会出现较好的投资机会。”郎骋成表示。

在林材看来,随着“内循环”成为国家战略,资本将主要流入以下几个方向:消费、制造、科技、基建、现代服务业、金融等。其中制造板块而言,可关注对外依存度高的制造领域。针对科技板块,预计科技补短板与自主可控进口代替领域的半导体、生物医药等将具有较强的爆发力。

“总的来说,目前内循环还没有非常明确的概念,但消费和投资是内循环的两个主要方向,科技领域的国产替代又是内循环的重中之重。”林材强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