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浙江金华市教育部门发布的教师收入超公务员的消息,引发了舆论关注。

金华市教育局称,2019年浦江、武义等地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已高于公务员。金华市教育局同时表示,金华所辖的各县(市、区)都做到了及时补发义务教育阶段教师与公务员工资收入差额,持续提升教师年终考核奖,其中义乌市教师年终奖从2018年的每人84800元提高到了2019年的91800元。

教师工资待遇问题一直都是一个备受关注的焦点,金华官宣多地教师收入已超公务员的消息甫一传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各方热议:有人认为尊师重教就应该提高待遇吸引更多优秀人才投身教育;有人实名羡慕,表示自己是一位“假老师”;有人提出既然待遇工资提高了,希望师德和能力素质也能随之提高……

尊师重教,待遇是基础和保障。2018年初党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之后就又连续发布了5份文件,都提到教师涨工资的要求,并承诺3年之内解决。今年更是出台多项政策,释放出加大力度确保上述要求落到实处的信号。

在这样的大形势下,作为东部发达地区的浙江,带头实现教师收入超公务员,并不令人稀奇。事实上,2020年初,杭州就提出了要让教师平均工资收入高于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

金华官宣多地教师收入已超公务员,尤其是义乌教师年终奖能达到九万多,当然是一个值得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但与之同时,我们必须看到教师工资待遇还存在显著的地区差异。有教师就明确表示,一年到头还不到义乌老师年终奖的一半。特别是一些欠发达地区,别说给教师发大额年终奖,就是正常工资收入有时都会难以确保。

就在金华教师收入超公务员的新闻引发如潮点赞之时,辽宁、河南、安徽等地教师却在为“讨工资”发愁。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教育局针对“拖欠教师工资”问题,回复称,“由于财力不足等原因,全县公教人员第13个月工资均未发放。”河南濮阳、安徽淮南等地则表示正在积极筹措资金,待资金筹集完毕就予以落实。

办法总比困难多。各地经济发展程度和财力存在差异固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这些并不能成为拖欠教师工资的理由。尤其是河南省濮阳市台前县的特岗教师工资出现“靠大家要才发放”,这究竟是态度问题还是财力问题?不少地方经济实力固然有所欠缺,但落实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的法定要求真有那么难?这些问题都很耐人寻味。

我们不能只让部分地区的老师拥有良好的福利待遇,而应该让所有地方的老师都能有良好的福利待遇,让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不再成为新闻。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