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我国当前金融行业改革的工作重心之一,同时伴随着数字技术加快赋能金融业,新型金融业态蓬勃发展,也使之成为助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浙商银行在金融助力实体发展方面,率先布局、先行先试、快速推进,通过一系列接地气的创新,为众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看得见的金融资源和高效的金融服务。

今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现在疫情防控局势平稳,经济运行基本恢复,基于“中长期”和“持久战”的判断,近期中央会议再度明确“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国内14亿人口的超大规模市场和超齐全的制造产业门类都是强化国内大循环的坚实基础,其中新基建更被誉为新制造皇冠上的明珠,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浙商银行在这方面早就先行先试,进行了一系列接地气的创新,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和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推动完善中小微企业信用体系和强化风险监控手段;也通过“融资、融物、融服务”的创新模式,更好地服务了智能制造全产业链。

“双循环”下的挑战与机遇

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实体的民营企业普遍收缩战线,有效需求不足。同时,市场流动性充裕等都让传统的银行公司业务承受了较大压力。

挑战背后总是伴随着机遇,对于银行来说,机遇在哪里?

“我们创新地将金融服务嵌入到企业的生产经营和资金管理活动中,打造平台化服务银行,帮助企业盘活自身和供应链上下游资产和资源,助力企业降杠杆、降成本、增效益,获得了市场和客户的高度认同,这部分增势比较快。”浙商银行总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李文举说。

以浙商银行应收款链平台为例,2017年就利用区块链技术智能合约和不可篡改的特性,把企业的应收、应付账款转化为区块链应收款,用于对产业链上游支付或向银行融资,盘活企业沉淀资源,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降低实体企业负债率和融资成本。

截至9月末,浙商银行已经为3722个核心企业搭建了应收款链平台,较年初增加1229个,增幅49%;延伸至上下游中小企业等平台用户共计25470户,较年初增加7797个,增幅44%;提供融资余额1746.65亿元,较年初增加785.57亿元,增幅82%。

“股份制银行本身的资金成本就比较高,正面竞争压力很大。这倒逼我们创新,去年底确定平台化服务银行战略,核心就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提高服务效率。”李文举介绍。

具体而言,通过帮助企业直接对接金融市场获得更低成本的资金,通过轻资产运营降低资本成本,打通企业产业链的上下游,让真实的信息流、资金流和物流三流合一来降低风险。运营成本主要在获客,以前线下获客成本很高,现在平台化服务可通过核心企业批量获取上下游海量客户。银行经营有资金成本、资本成本、风险成本和运营成本,通过平台化服务模式这4个维度都降低成本,才有空间去帮企业降成本。

“接地气的”供应链金融

供应链金融是银行比较传统的业务,浙商银行跟其它银行比有什么独特的优势,如何做到接地气?

传统供应链金融业务由商业银行主导,让核心企业承担有关风险、配合确认责任等,核心企业在其中并未获得直接经济利益,导致配合意愿不高。

对此,浙商银行转变理念,一方面输出技术和平台给核心企业,使其获得经济效益、提升盈利水平;另一方面,全面服务于核心企业供应链上下游,提升整个产业链竞争力。

传统线下的供应链金融业务,因为信息不对称,银行需要大量采用线下人工调查、核实、审查和审批,导致业务流程非常复杂,过多人工操作又增加了业务操作风险,更难以解决供应链金融业务中的风控和效率问题。

对此,浙商银行将互联网+、区块链、大数据等新兴金融科技持续运用到传统供应链金融业务当中,不断提高供应链上下游交易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具体来说,一方面通过核心企业构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线上化的“商圈”,引导核心企业与中小企业采用线上化的支付结算方式;另一方面通过历史订单等交易数据全面分析供应链“商圈”交易情况,使供应链“商圈”中的每一个主体的经营成果更明确。在此评价基础上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将更加精准、更加高效,风险也大大降低。

就如正泰电缆副总经理王文状所说,浙商银行供应链金融产品会根据企业供应链金融的需求设计贴切的产品,带动全链条的小企业。

在正泰电缆的销售网络中,下游多为轻资产中小微企业,经常面临淡旺季带来的短期资金紧缺情况,很难获得传统信贷。疫情影响市场行情波动,经销商复工复产复销遇阻,正泰电缆也难以持续扩大销售回笼资金,应收账款积压。

浙商银行上海分行为正泰电缆量身定制了“分销通”平台化创新服务方案。通过搭建分销通系统,为符合条件的正泰经销商提供线上化融资服务,目前已有5户经销商合计获得2000多万元的贷款支持。

王文状感慨,在分销通平台业务支持下,正泰电缆的销售资金迅速回笼,应收账款盘活,对上游供应商的付款压力也大大减轻,也间接促进了正泰电缆产业链上的广大企业复工复产复销的步伐。

前瞻性的智能制造全产业链支持

“双循环”的基础是国内消费,而消费回暖根基则是稳就业。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就业走势前低后稳,就业贡献的主力军——中小微企业也面临着生存的压力。

此外有些产业链关键环节,比方说核心零部件、核心原材料、核心工艺和技术,国外一限供,国内产业链也出现断层。因此中央会议提出:“要提高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和竞争力,更加注重补短板和锻长板。”央行等八部门也出台《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的意见》。

制造业由于产业链长,牵一发而动全身,这种局势下,浙商银行提出的全产业链供应链金融服务就显得尤为重要。

上海诺玛液压是专注于高端液压阀及系统解决方案的高端智能制造企业,是细分领域领军企业。公司下游客户主要为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徐州徐工等国内大型工程机械厂家,账期3-6个月不等。

诺玛液压董事长曹涌介绍,受疫情影响,业务进度迟缓,应收账款回笼速度减缓、资金压力骤增,浙商银行针对诺玛液压厂区内的“高精尖”智能制造生产设备,制定了银租联动服务方案,盘活企业存量固定资产,改善企业现金流状况。

另外,针对下游客户的智能制造系统集成项目,普遍存在项目周期长,垫资压力大难题,浙商银行运用“互联网+产业链”平台化服务理念为诺玛液压提供全流程供应链服务方案。诺玛液压借助应收款链平台将下游的应收账款进行转换,通过平台签发区块链应收款,作为采购对价支付给上游中小供应商,供应商可将区块链应收款提前变现,改善自身现金流。使得全产业链资金占压减少,融资循环通畅。

银行如何把握新制造明珠——“新基建”红利?

新基建主要指以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全国31省市公布的新基建投资总额已超过40万亿元。

新基建主要资金来源为专项债、企业债、财政资金等,银行是各类基建债券或信贷的主要出资人。此外,新基建产业链上企业与银行供应链金融服务契合度很高,新基建需要大量资金投入,银行可聚焦相关细分领域龙头企业和有区域特色的企业,拓展新基建全产业链业务机会。

浙商银行的“应收款链平台”,以及应用场景“分销通”、银租联动服务模式、智能制造金融服务模式等系列“平台化利器”,服务新基建就恰逢其时。不仅可以统筹核心企业及上下游企业资源配置,支持债权流转及融资,促进产业链良性循环,同时能帮助企业解决垫资压力和设备盘活融资需求,还能扩大机器设备销售等。

新基建类企业和传统基建类企业一样都面临着应收、应付款项较大的难题,尤其是应收账款,普遍账期较长,企业流动性压力较大,浙商银行的应收款链平台可以帮助企业盘活应收账款,降低负债率。同时,该类型企业有大量存量设备,可通过银租联动模式帮助企业盘活固定资产,释放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