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什么年终冲刺,应该说,我们一整年都在冲刺,从年初到年末。”一位头部基金公司市场部相关人士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

截至12月7日,据Wind数据估算,全行业142家公募基金公司管理规模已达18.35万亿元,年内接连突破16万亿、17万亿、18万亿三道大关,其中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已超过11万亿元。从基金管理人的规模排名来看,头部公司正在与其他公司拉开差距。数据显示,排名前十的基金公司非货币管理规模合计达4.36万亿元,前二十的基金公司规模合计达6.69万亿元,分别占全行业的40%和60%左右。

传统意义上基金行业的“年终规模战”,如今已演变成局部战争:头部公司相互紧盯,贴身肉搏;中型基金公司按部就班,细数一年来的收获;而小基金公司则伺机而动,为来年打基础。发行市场上,除了明星基金经理吸金以外,“固收+”产品以较低风险偏好和承接理财资金的优势,成为年末最热门的“扩容利器”。

头部基金公司鏖战正酣

“年终规模战”早已在头部基金公司中打响。刚刚过去的11月,有5只规模在百亿元以上的基金诞生。其中易方达和汇添富各有两只,华夏的华夏鼎清债券基金首发规模也达到106亿元。

“其他基金公司一出喜报,领导就往我们群里发,压力特别大。”一家头部基金公司市场人士表示,刚刚完成一只新产品的发行,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扑向了下一只产品,而这只产品的发行工作也要赶在年前完成。“其实也没有什么年终冲刺,一整年都是这样。头部基金公司之间都互相盯着,听说其他基金公司领导还放出了‘非货规模不进前十就取消年终奖’的狠话。”该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即将过去的2020年对公募来说是难得的大年,不少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都上了一个台阶,只要股东要求不太苛刻,考核不以规模增长为主,细数一年来的收获也是美滋滋的。以部分发展较快的中型基金公司为例,据第三方机构统计显示,截至12月7日,泓德基金年内公募管理规模已突破1000亿元,其中主动权益管理规模超过700亿元,较年初增长了近3倍。鹏扬基金年内整体管理规模也超过1100亿元,管理费收入较上年有大幅度增长。

“固收+”产品悄然站上风口

虽然明星基金经理依然走红基金发行市场。但从三季度以来,“固收+”产品开始悄然站上风口。临近年末,风险偏好降低再加上承接理财资金的优势,更使得该类产品成为大中小基金公司规模扩张的利器。

Wind统计数据显示,三季度以来,共有14只基金产品发行规模在百亿元以上,其中5只是“固收+”产品。11月发行规模排名第一的汇添富稳健汇盈就是一只“固收+”产品,首发规模170亿元,排名其后的易方达悦兴和华夏鼎清首发规模均在百亿元以上。

“有趣的是,近期不少以权益投资见长的基金公司纷纷化身‘固收大厂’,密集发行‘固收+’产品。”一位市场观察人士告诉记者,除了大型基金公司之外,中小型基金公司也在通过新发并持营“固收+”产品冲规模。“受益于权益市场的表现,今年‘固收+’产品的业绩还不错,短债基金本来也适合冲量,但最近半年业绩不行,渠道没有动力销售。”该人士表示。

业内人士普遍表示,“固收+”产品能够成为行业风口,除了其自身优势,也跟年底市场风险偏好降低有关。工银瑞信固收基金经理张洋表示,未来一段时间,风险资产的波动率可能会持续提升,上涨幅度也不如过去两年这么乐观。而债市方面,当前中短端收益率水平票息在前期调整后已具有一定的配置价值。

对于部分中小基金公司来说,除了“固收+”产品以外,定开债基也是规模扩张的好工具。Wind统计数据显示,11月有近10只发行规模在80亿元左右、持有期较长的定开债基,包括长盛稳鑫63个月定开债、上银聚远鑫87个月定开债、中信保诚嘉润66个月定开债等。

行业生态趋向长期

“所谓的冲规模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一位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告诉记者。

他解释说,一方面,长达两年的牛市让一批以权益投资见长的基金公司脱颖而出,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这并不是靠短期刺激就能获得的;另一方面,在监管持续淡化短期排名、强化长期指标的倡导下,基金公司的经营思路也各归本位,进一步趋向长期,行业生态正在发生改变。

“没有根基的规模增长没有意义。事实证明,冲规模并不能帮助基金公司盈利,虚增的规模不但要花费成本,而且年后就会快速流失,还不如沉下心来做好自己的事,市场的层次这么丰富,还是有很多机会可以把握的。”该副总经理表示,“我们要做更长期的事情,时间会证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