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特斯拉发布了国产纯电动SUVModel Y,售价大幅下调。同时,蔚来、小鹏等新能源汽车厂商也公布了去年交付数据,总体创新高。似乎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才刚刚开始。

而回顾2020年,新能源汽车无疑是资本市场的一抹亮色。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汽车投融资金额首次突破千亿元;多家新能源汽车公司股价暴涨、销量普升。

而各路资本也早已提前布局,这其中不仅有私募,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也参与其中。各路资本似乎已达成普遍共识,新能源汽车赛道是未来确定增长的市场。不过,新能源汽车估值过高的泡沫、短期无法实现盈利等问题也仍值得警惕。

私募、互联网巨头潜伏布局

新能源汽车无疑是去年热门的投资赛道之一。据《近十年新能源汽车投融资数据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汽车品牌投融资金额首次突破千亿元,达到1292.1亿元,同比大增159.4%。

回顾过往,2014年之前新能源汽车行业处于起步阶段,2015年进入高速发展期,披露的投融资金额持续大幅增长。2019年,新能源汽车行业投融资进入调整期,融资事件数和披露的金额均有所下降。

2020年,不仅是蔚来、小鹏、理想等知名品牌受到较大额度融资,威马汽车、智己汽车等二线汽车品牌披露的融资金额也均达上亿元。例如,9月份 威马汽车完成了百亿元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上海国资投资平台、上汽集团等,为即将登陆科创板做准备。同时,除了汽车研发商,相关的零部件销售商、充电桩生产商、综合服务商也获得了资本的加持。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后发现,早在几年前,新能源汽车就已成为各路资本竞相追逐、不断加码的赛道,这其中不仅有传统私募,也有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参与其中。

以价值投资、长期持有为投资特点的高瓴资本从2015年蔚来的A轮融资开始,就一直对蔚来青睐有加。据CVS投中数据显示,高瓴资本早在2015年就向蔚来投资了8000万美元,此后在2016年、2017年、2019年连续追投数亿元。可以说是一路陪伴着蔚来汽车上市。不过由于2019年第三季度蔚来股价跌至1.19美元,高瓴资本在四季度清仓了蔚来汽车的股票。

而进入2020年,高瓴资本开始转向新能源产业链,涵盖了锂电池、光伏等领域。仅在12月份,高瓴资本就连续两次出手,布局光伏板块,其中以158亿元买下光伏龙头隆基股份6%股权。值得一提的是,据披露在2020年第三季度,高瓴资本新进了蔚来、小鹏、理想的股票,其中持有蔚来股票241万股,引发业内广泛关注。

相较于高瓴资本,红杉中国除了关注知名新能源汽车品牌外,也投资了威马、零跑等多家第二梯队的新能源汽车公司。例如,在零跑汽车pre-A轮和A轮融资时,红杉中国投资了数亿元;2019年在威马汽车C轮融资时同样投资了数亿元。同时,红杉中国还在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汽车交易、车后服务等领域频频出手。

此外,五源资本、纪源资本、华平投资、顺为资本等私募也积极地在新能源车赛道布局。不仅如此,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其他资本也纷纷入场,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更是当仁不让。

具体来看,腾讯投资最多的是蔚来汽车,据CVS投中数据显示,在蔚来汽车上已出手7次,其持股比例已超过创始人李斌成为蔚来第二大股东。此外,腾讯布局了多家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值得一提的是,仅投资蔚来腾讯的账面浮盈就已经超过百亿元,而在2017年投资特斯拉时,后者的股价在50美元上下,如今已经翻了近15倍。可以说,腾讯从新能源汽车的布局上获得了极其丰厚的财务回报。

阿里押注最高的则是小鹏汽车。根据此前披露的文件,阿里巴巴目前持有小鹏汽车14.4%的股份,是其最大的外部股东。另外,除了阿里,马云的云锋基金也参与了小鹏B轮融资。而美团、字节跳动则投资了理想汽车,根据此前理想汽车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已获得3.8亿美元基石投资,认购价为IPO最终发行价。其中,美团点评将再投资3亿美元,字节跳动将投资3000万美元,王兴个人再次投资3000万美元。

“天时地利人和俱全是新能源汽车受到资本青睐的原因。”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事实上,新能源车经过前几年的发展,目前已经进入快速成长期,制约新能源车瓶颈的电池和充电桩问题,一方面在技术上已经获得了长足发展,锂电池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另一方面,其作为新基建的重点建设领域,从2019年开始就进入了快速扩张阶段。”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对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相对传统汽车而言是个增量市场,而且是快速增长的增量市场,传统市场则是存量市场。同时,现在新能源汽车有点偏离传统汽车的“车”的属性,在某种意义上变成了一种科技产品。既然是科技产品,那么未来的盈利方式就可以有很多,可以是卖服务(车联网相关)、也可以是卖软件(自动驾驶),所以想象空间比单纯依赖卖产品的传统汽车要大很多,这也是资本看好新能源车赛道的原因。

股价飙升是否吹大泡沫?

纵观2020年,受到利好政策影响和特斯拉股价飙涨的带动,新能源汽车板块股价持续上扬,其中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股价也都大幅上涨。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蔚来汽车报收48.74美元/股,与2019年1.19美元的历史最低点相比,在一年多时间里竟飙涨40多倍;小鹏汽车自上市以来,累计涨幅达85.41%;理想汽车自上市以来,累计上涨86.00%。值得一提的是,小鹏、理想汽车在去年11月份都曾大幅回调,平均下调35%。

“市场主要是看好汽车行业向新能源方向的转型,而这些新能源汽车公司在技术、设计方面又有标志性的创新,所以市场给予了较高的估值,其中一部分是来自于对其前景的溢价,所以即使在交付量低、技术投入大的情况下2020年这些造车新势力还是出现了持续暴涨。”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进一步分析称,“股价暴涨可以对股东和投资人带来即时的账面回报,高涨的市值一方面可以引发市场关注从而引导资源聚集推动企业成长,另一方面对于企业的市场势能提升亦有好处。但基于企业经营的投资回报压力就会更大了,因为后期进入的投资者投资成本较高,回报需要依赖企业经营和业绩基础之上所推动的股价可持续上涨。未来还要看市场的期待在这些新能源车企身上可否尽快兑现,如果短期之内难以兑现的话,可能就会面临股价回调的压力。不过新能源汽车仍然是未来车企转型的长期方向。”

郑磊提醒,“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热门投资领域出现了估值过高的问题,特别是一些互联网造车企业,为新能源车赋予了更多智能色彩,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泡沫。一些企业提出超越特斯拉的旗号,随着特斯拉在中国大量生产和上市,炒作热度遽然升温,应注意其中蕴藏的概念炒作风险。”

况玉清则对记者表示,泡沫很难界定。“但整体上,我觉得现在还是处于新能源汽车早期发展阶段,未来真正能够存活下来新能源汽车企业不会太多,不论是从汽车行业维度,还是科技产品维度来看,都是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三家造车新势力的主要营收数据与2019年相比均有较大改观。据2020年三季度财报情况来看,营收方面,蔚来三季度实现营收45.26亿元,同比增长146.4%;小鹏三季度实现营收19.90亿元,同比增长342.5%;理想三季度实现营收25.11亿元,同比增长28.9%。毛利率方面,蔚来汽车三季度毛利率为12.90%;小鹏汽车三季度毛利率也首次实现转正至4.60%;理想汽车毛利率高达19.80%。

不过短期难以实现盈利的局面仍难以改善,例如,蔚来2020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为10.47亿元,虽同比、环比均下降,但是离真正盈利还有距离。

2021年伊始,造车新势力“三兄弟”又带来了好消息,蔚来、小鹏、理想公布了去年交付数据。其中,2020年蔚来汽车2020年累计交付43728台,同比上涨121%,总用户数超7.5万;小鹏汽车全年累计交付27041台,同比增长112%;理想ONE则总计交付32624辆。同时,特斯拉也发布了国产纯电动SUVModel Y,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起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较之前进口版大幅下调14.81万元和16.51万元。

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新能源汽车现在处在了重大的历史变革期,而且是处于暴发期的前夜。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才刚刚开始。资本市场对于新能源车企以及相关产业链的未来将持续看好。

本报记者 张志伟

见习记者 张 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