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A股市场逾4000只股,剔除银行股后,扣非净利润能达到300亿元规模的企业屈指可数,且依靠主营业务实现净利润增长超1000倍的企业更是寥寥无几。

但在最强猪周期的推动下,上市猪企实现了这看似遥不可及的目标。养猪的致富效应仍在不断刷新投资者的认知。

1月25日晚间,A股生猪养殖龙头牧原股份(002714.SZ)、天邦股份(002124.SZ)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分别预计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超300亿元、30亿元。天邦股份的扣非后净利润同比暴涨超1000倍,牧原股份日均赚近1亿元。

受到业绩大涨利好,1月26日,猪肉股高开高走,天邦股份强势封板,牧原股份大涨逾7%,新希望(000876.SZ)、正邦科技(002157.SZ)等股集体上涨。

2020年,国内生猪产能仍处于恢复阶段,年平均价格远高于历史平均水平。其间,龙头养猪股享尽周期顶点的红利,全年出栏量大幅提升、销售价格同比上年反弹明显是催化业绩大涨的主要因素。

供小于求的局面是生猪价格大涨的根本原因,供给端的恢复程度将对2021年的猪价走势产生直接影响。目前市场对未来猪价存在一定分歧,但整体向下的走势是被一致认可的。

随着A股头部猪企大肆扩产,纷纷定出了未来2~3年的出栏增长目标,未来可预见的猪价下行期间,猪企能否实现以量补价?此前鲜有表现的猪板块会否在2021年“满血复活”?

上市猪企业绩“轻松”翻两番

除了牧原股份与天邦生物,唐人神(002567.SZ)预计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9亿~11亿元,同比增长344.76%~443.60%;大北农(002385.SZ)预计净利润同比增长270.16%~309.12%。净利润翻两番在猪板块显得“稀松平常”。

2020年的生猪价格对比2019年究竟有多贵,从下图中可以一览无余。

近期,国内猪肉价格又一次进入了上涨的通道。猪价系统网显示,11月至1月初,猪价连涨8周,其间每公斤猪肉价格最高点距离2020年内最高点仅相差2元。

“当前,市场各方对未来生猪价格走势仍存在分歧。分歧产生的原因包括疫情反复导致冷链进口猪肉量不及预期、国内生猪出栏恢复的程度等。但短期猪价强势反弹印证了猪肉缺口依旧存在。能繁母猪与生猪存栏的规模恢复存在周期性,2021年实现缺口完全弥补的可能性很小。”一位农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量价齐飞”令头部猪企2020年四季度净利润环比增速进一步扩大,主要体现在传统消费旺季期间,猪价12月表现强势以及上市公司出栏量提升。

以牧原股份为例,公司发布12月销售简报显示,当月销售生猪264.1万头,同比增长2.2倍、环比增长27%。销售均价为30.15元/kg,环比10月、11月分别上涨9.04%、14.55%。同时,牧原股份月销量站上新台阶,刷新了国内养猪企业单月销量从未超过250万头的纪录。

进一步来看全年出栏情况,2020年牧原股份生猪销量达1811.5万头,同比增长76.67%,完成了2019年年报提出的销量目标,即1750万头至2000万头。

按牧原股份预计的归母净利润下限计算,公司2020年平均每头猪盈利约1600元。

扩产后以量补价可期吗?

生猪价格波动是任何养猪企业面对的客观市场环境。眼下,猪周期顶点已过,国内生猪供给持续恢复,上市猪企于2020年频频抛出扩产计划,期望以量补价实现盈利能力穿越周期。

在前述农业分析师看来,实现以量补价的前提是母猪产能稳步增长,且上市猪企的竞争格局已经从单纯的出栏量和成本比拼,进入了养殖效率的比拼。

得母猪者得天下。“以量补价的前提是,量足够多,即能繁母猪存栏与后备母猪存栏的同比增速,前者对出栏量放量规模提升更明显。我们注意到,已有头部猪企的能繁母猪存栏实现同比翻番,这意味着公司下一年的生猪出栏量有望翻番,以量补价或可‘熨平’价格波动。”他分析道。

尽管如此,他指出,能繁母猪由低位开始恢复的周期较长,将导致猪肉在未来2年左右时间仍面临供小于求的局面。“2021年的猪价绝对值或继续保持相对高位,按照当前的养殖效率尚看不到猪肉恢复巨量供应的拐点。根据供需规律预判,2021年平均猪价应进入相应的下行期,约10%~20%降幅,即25元/kg左右。头部养猪企业仍有不少利润空间,无需太过悲观。”

近日,温氏股份亦在网络会议中表示,预计2021年的商品肉猪价格仍处于相对高位,估计全年平均价格约为22~24元/公斤。“分季度来看,春节前的猪价处在高位,二季度末或回调至30元以下。三、四季度则会因消费淡旺季分别出现小幅反弹和回调。”前述分析师补充道。

猪企赚得盆满钵满,热衷猪板块的投资者不禁发问:猪企能否上车?纵观2020年,猪板块表现仅活跃了2个月,板块屡屡出现“猪价走高股价走弱”的现象。个股方面,有10只个股全年录得下跌。天邦股份、正邦科技、新希望分别涨11.96%、3.91%、10.21%。此外,牧原股份亦未能涨至众多机构一直喊出的目标价——100元。

2021年以来,资金对猪企的态度仍趋谨慎。剔除今日盘面表现后,年内无一只股录得7%以上的涨幅。即便如此,机构再次喊出了牧原股份105元~108元的目标价。

在一位公募基金经理看来,相比科技、医药等成长性更强的板块,一般而言,兼具成长性与周期性的猪板块会面临更长更深的调整期。

以牧原股份为例,Wind数据显示,2020年7月15日,股价涨至年内最高点99.01元。此后开启了长达近半年的回调期,一度下探至67.67元,最大回撤达68.34%。

“周期股价与产品价格的联动受几方面因素影响。具体到猪板块,这轮猪周期生猪价格在全国各区域各不相同。各大龙头的生猪养殖布局在不同区域,股价呈现出随当地价格波动而波动的走势。”该基金经理说道。

“当前猪价新高对股价的提升几无空间。本质上,投资猪肉股是一种反向思维。即价高时,市场或趋向于认为下一个高点不会到来或来得极为缓慢,猪企的估值便开始下挫;反之亦然。目前,猪板块已接近完成由‘价格新高’到‘利润兑现’的上涨周期。下一轮上涨驱动要重点关注能繁母猪的存栏规模。”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