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还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市场竞争很激烈。”在3月1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对于当前国内新能源车的发展情况如此评价道。从我国新能源车产销连续六年第一,到蔚来跃居全球市值第五大汽车制造商,国产新能源车正走向世界舞台。但补贴持续退坡,政策红利逐渐退潮,如何爬坡过坎、逆流而上才是国产新能源车们接下来要攻克的难题。

国产品牌出圈

据肖亚庆介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连续六年位居全球第一,累计推广了超过550万辆。其中国产品牌功不可没。截至2021年2月18日,三大造车新势力之一的理想汽车交付量达4万辆。高交付带来了高利润,第四财季理想净利润达1.075亿元人民。这也是理想首次实现季度净利润为正。而在2020年,蔚来更是迎来了高光时刻,一跃成为全球市值第五大汽车制造商。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我们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之路比较漫长,但现在看,其实对消费者的吸引力非常大。政策的各种鼓励,包括新能源汽车本身的设计,让人们使用新能源汽车的综合价比超出了传统燃油车。”

产销向好,国产新能源汽车的出海计划也日益丰富。蔚来汽车CEO李斌日公开表示,蔚来汽车计划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进军欧洲市场。同时,他也宣布了公司会在2022年进军其他国际市场的计划。小鹏汽车则在2月4日公布,第2批出口挪威的超长续航智能SUV小鹏 G3日已经由广州新沙港启航。

对此,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颜景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专访时分析称:“造车新势力走向海外,是与企业本身的智能特点分不开的,也符合世界汽车科技行业的发展趋势。它们为消费者不仅提供的是产品,更多的是提供了智能化、自动驾驶等科技服务,这更适合中高端客户的需求。所以我们能看到,在几年前的低迷后,现在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势头很不错。在保住国内市场的情况下,扩展国外市场,在我看来是眼光比较长远的。”

竞争白热化

尽管频创佳绩,但正如肖亚庆所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还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市场竞争很激烈”。

以进入中国较早的“鲶鱼”特斯拉为例。2020年,特斯拉全球交付50万辆汽车,是蔚来交付量的11.4倍、小鹏汽车的18.5倍。尽管如此,特斯拉的攻势依旧越来越猛。2021年新年头一天,特斯拉突然宣布国产Model Y以33.99万元起的“低价”上市。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朱晓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甚至表示:“特斯拉价格还是会越来越低。”

新势力之外,传统车企也不甘示弱。据比亚迪公告,2021年1月新能源汽车销量20178辆,同比增长182.88%。上汽通用五菱小型纯电动车累计销量则突破了30万辆。跨界而来的互联网巨头们也对新能源汽车市场虎视眈眈。例如自2021年以来,苹果先后与现代、日产商讨组装汽车。百度也将人工智能、Apollo自动驾驶等车联网核心技术全面赋能汽车公司。

“总体上看,市场竞争肯定是要激烈的。”颜景辉解释称,“实际上,新能源汽车和燃油车的市场竞争结构应该是一样的,也包括高中低端的竞争。各个车企都在发力这个朝阳市场,产品也会推出更多,竞争在各个区间上都会是激烈的。”

与此同时,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也蕴含着巨大的潜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总销售136.7万辆新车,占全部汽车销量的5.4%。《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中将2025年我国新能源新车销量占比定为20%。五年之间,从5.4%到20%,这其中的发展空间不言而喻。

如何“爬坡过坎”

想要在短短五年内将占比从5.4%飞升至20%,并非易事。2020年11月3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便曾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坦言,“为了达到20%的目标,每年的年复合增长率必须达到30%以上,这个难度还是很大的”。

实际上,此前政策红利几乎覆盖了新能源汽车整个发展周期。但政策只能扶持一时,新能源车终将回归市场。从今年开始,新能源汽车补贴力度在2020年的基础上继续下滑了20%。而这也是新能源补贴持续滑坡的第三年。

如何适应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和经营环境,成为新能源车企所面对的问题。“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离不开充换电基础设施的布局,要健全充电、停车等环保各项的措施,同时我们还要提高公共交通电动化的水。”对于新能源车未来的发展重点,肖亚庆指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还要有智慧道路、通信网络、云端技术等的集成,大家的感受才好。”

曹和也表示了赞同:“从宏观调控看,这是明确的压总量规模的信号。因此很多企业首先应该减缓自己的投资,第二个是寻找好自己的定位,第三个是要进行高端研发。但现在成功的主要是给汽车提供动力电池的企业,在汽车整车上成功的还没有出现,主要原因是缺汽车电路和芯片。”

补贴虽退坡,但政策红利并未完全消失。2月9日,商务部办公厅印发商务领域促进汽车消费工作指引和部分地方经验做法的通知。通知提出,鼓励限购地区号牌指标数量配置向新能源汽车倾斜,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新能源家用汽车给予支持,研究不限购的具体措施。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记者 阮航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