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一手托起的“神州系”进入垂暮之时。瑞幸爆雷、租车易主,这次轮到优车。3月22日,作为“神州系”在资本市场上仅剩的独苗,神州优车在新三板终止挂牌。当初挂牌新三板时,神州优车三年利润由亏转盈,市值大涨。然而,接过“烫手山芋”宝沃汽车后,神州优车业绩开始加速倒退。销量低迷、工厂停工……宝沃拖垮了神州优车。

随着神州优车退市,“神州系”也走入末路。从去年瑞幸咖啡财务造假风波后,“神州系”资产接连爆雷,“神州系”正逐渐谢幕。

直到退市未见财报

3月22日,由于未能按期披露年报,神州优车在新三板终止挂牌。从3月12日收到通知到最终摘牌,仅用10天。

3月15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3月12日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股转公司”)出具的《关于终止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挂牌的决定》,如公司未在规定期限内提交复核申请或复核申请未被受理,股转公司将自今年3月22日起终止公司股票挂牌。4天后,神州优车再发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披露之日,公司未向股转公司提交复核申请,公司股票自今年3月22日起终止挂牌。

年报未按期披露成为神州优车退市的直接原因。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8月披露半年报后,神州优车便再未定期披露财报。去年5-8月,神州优车曾将无法按预期披露的原因归咎于疫情影响。同年7月28日,神州优车承诺2019年年报将在8月31日前披露。

但是,延期到期年报未现,神州优车再次“推诿”。7月31日,神州优车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神州优车应从2019年1月17日起将北京宝沃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对此,神州优车方面认为,该结论与实际情况不符,还宣称此举会增加公司2019年度财报的审计难度及编制工作量,以此作为再度拖延年报发布的理由。此前,神州优车通过“壳”公司长盛兴业以39.7亿元从福田汽车收购宝沃汽车67%股权,成为控股股东。按照惯例,神州优车应合并宝沃汽车财务报表。

事实上,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未加快神州优车的年报披露速度,反而最终以“一纸罚单”收尾。去年11月23日,神州优车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年财报中,神州优车未将北京宝沃纳入一季报及半年报合并范围,导致少计资产比例分别超过58.32%和64.05%,构成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因此,证监会对神州优车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同时,还对包括神州优车董事长、总经理陆正耀在内的4位高层领导分别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20万元罚款。

不过,即便受到处罚,神州优车也不愿公开业绩,并继续“雪藏”宝沃汽车财务状况,直至摘牌。

针对退市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神州优车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拖油瓶”宝沃

神州优车拖延财报并“雪藏”宝沃财务状况的背后,是神州优车在隐藏低迷业绩以及“神州系”汽车版图崩塌的现状。

据了解,2016年7月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上市三年后利润由盈转亏。2019年底,神州优车市值达389.43亿元,成为新三板第一大市值公司。然而,从收购宝沃汽车开始神州优车进入下行区间。神州优车最后披露的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营收19.2亿元,同比下降48.98%,净亏损6.52亿元。对于业绩大跌,神州优车方面解释称,神州专车及车闪贷业务收入有所减少以及宝沃汽车“新零售”模式投入,为导致业绩下跌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2019年神州优车被宝沃汽车拖累出现亏损,但受益于旗下神州租车的采购,当年宝沃汽车销量达5.45万辆。不过,去年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波及,神州优车自顾不暇,让没有技术支持、产品支持的宝沃汽车销量断崖式下滑,去年累计销量仅为8740辆。按照宝沃汽车年产能计算,去年宝沃汽车销量仅为工厂年产能的4.83%。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没有技术加持,宝沃产品的竞争力并不强。如今,失去神州优车的支持,宝沃汽车正加速边缘化。

销量不振,宝沃汽车已进入停摆状态。此前,北京商报记者探访宝沃汽车密云工厂发现,在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行业早已100%复工复产的情况下,由于订单不足,宝沃汽车工厂停工停产长达一年时间。记者在工厂看到,厂区内停放着大量宝沃车型,其中包括BX5和BX7。一位宝沃汽车员工表示:“该场地停放的车辆都是待发往经销商的库存车。”

工厂停工的同时,宝沃线下经销商的日子也越发难过。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由于销量低迷,北京博瑞九龙宝沃4S店已经悄然撤店。此外,北京各宝沃线下门店均积压了大量库存车,库存时间超一年,经销商只能靠高优惠赔本清库存。值得关注的是,除库存难销,宝沃新零售模式下渠道商也将宝沃品牌车型当成摆设。宝沃汽车官网显示,除目前关停的北京博瑞九龙宝沃4S店,目前宝沃汽车在京还拥有4家门店,其中,盛豫街店为渠道店面,店内均主营Jeep品牌车型。在盛豫街店内,记者看到,宝沃品牌展车被移至角落里,车身落满灰尘。

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收购宝沃汽车后,神州优车的业绩表现已经出现问题。同时,去年受瑞幸爆雷影响,神州优车也被波及,叠加宝沃汽车的低迷现状,如果合并宝沃汽车财务报表并公布,神州优车的业绩将更加难看,这也让神州优车对财报的披露讳莫如深。

告别资本市场

随着神州优车退市,陆正耀的“神州系”也彻底告别资本市场。作为陆正耀“神州系”最引以为傲的三大板块,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瑞幸咖啡分别登陆新三板、港股及美股“吸金”,这也让“神州系”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高光时刻在去年戛然而止。去年4月,瑞幸咖啡承认财务造假后,神州租车盘中暴跌70%,导致神州租车采取紧急停牌措施,而神州优车也同样大跌21%,一天之内市值缩水75亿元。不过,瑞幸咖啡带来的信任危机并未停止。受该事件影响,同为“神州系”的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不仅股价受到冲击,还不得不出售资产筹措资金,以偿还债务。

去年4-11月,8个月时间神州租车脱离“神州系”。财报显示,去年神州租车净亏损高达41.6亿元。股权转让后,神州租车宣布,将在私有化后根据上市规则向联交所申请撤销股份在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地位,目前预计为今年7月前后。神州租车被剥离后,去年6月瑞幸咖啡也已宣布从纳斯达克退市。今年2月“瑞幸咖啡”正式申请破产。

从瑞幸咖啡到神州租车再到神州优车,“神州系”三大上市公司均告别资本市场,陆正耀努力打造的“神州系”溃不成军。2019年,陆正耀在收购宝沃汽车时曾规划,神州优车将一部分聚焦出行市场等业务,另一部分则聚焦租车业务。收购宝沃汽车后,神州优车将成功覆盖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完成全产业链闭环,从汽车制造、租售、二手车再到金融的完整产业闭环。

在业内人士看来,宝沃汽车不仅没能稳固“神州系”汽车版图,更成为神州优车甩不掉的包袱,“神州系”已失去翻身的可能。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