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股份(601028.SH)正式易主济高控股。

10月8日晚间,玉龙股份发布公告,厚皑科技将其持有的3915万股玉龙股份转让给济高控股,本次股份过户登记完成后,济高控股合计持有玉龙股份2.2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00%,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同日,玉龙股份还披露了另一则公告。为延伸公司产业链布局,进一步优化业务结构,增强可持续经营能力,公司全资子公司玉润黄金与CQT控股签署收购意向协议,玉润黄金拟以现金收购CQT控股持有的NQMGold2PtyLtd全部股权,以取得位于澳大利亚东部昆士兰州的帕金戈金矿的控制权。根据交易双方初步协商,确认标的公司100%股权的价格区间约为人民8亿元-10亿元。

玉龙股份表示,本次关联交易是公司延伸产业链布局、实现外延式扩张、优化业务结构的积极举措。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可以间接取得位于澳大利亚东部昆士兰州的帕金戈金矿的控制权,并以此为契机切入黄金勘探、开采、选矿等业务领域,有利于增强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提高上市公司市场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济高控股持股29%跃居大股东

2011年上市的玉龙股份六年来可谓几经动荡。

最早,玉龙股份原名江苏玉龙钢管股份有限公司,此前位于江苏无锡,从事焊接钢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上市之后,公司业绩,2016年一度亏损6.4亿元。

也是在2016年,知合科技入住玉龙股份,以公开拍卖的方式整体转让持有的无锡玉龙精密钢管、四川玉龙钢管、伊犁玉龙钢管、玉龙科技、嘉仁实业等子公司股权,逐步处置钢管业务相关资产,并在2018年宣布进军新能源领域。

然而,新能源业务并未为玉龙股份带来转机,2017年、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7967.79万元和2188.02万元,2018年甚至有所下滑。迫不得已,2019年,玉龙股份处理掉了手里的新能源业务。

同年,厚皑科技接过玉龙股份的控制权,并彻底剥离了钢管业务。9月份,玉龙股份公告变更经营范围,添加了供应链管理服务及国内贸易。

2020年1月,玉龙股份迎来了济高控股。济高控股从知合科技手中受让了玉龙股份24%股权,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资料显示,济高控股由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持有100%股权。

2021年5月7日,济高控股与厚皑科技签署《股份转让意向书》,玉龙控股开始启动自“民营控股”向“国有控股”的身份转变。2021年7月23日,济高控股与厚皑科技正式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且已取得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的依法批准。

10月8日晚间,厚皑科技与济高控股协议转让上市公司股份事宜已完成过户登记手续。根据协议,厚皑科技将其持有的3915万股玉龙股份转让给济高控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本次股份过户登记完成后,济高控股合计持有玉龙股份2.2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00%,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厚皑科技仍持有公司1.6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00%,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也就是说,玉龙股份控股股东由厚皑科技变更为济高控股,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成为玉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拟收购帕金戈金矿

玉龙股份似乎有一个“淘金梦”。

10月8日,玉龙股份披露,公司全资子公司玉润黄金与CQT控股签署收购意向协议,玉润黄金拟以现金收购CQT控股持有的NQMGold2PtyLtd全部股权,以取得位于澳大利亚东部昆士兰州的帕金戈金矿的控制权。根据交易双方初步协商,确认标的公司100%股权的价格区间约为人民8亿元-1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交易对方CQT控股是济南高新的全资子公司,济南高新的控股股东是济南高新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及包括济高控股在内的11家一致行动人。由于济高控股已经成为玉龙股份的控股股东,也就是说,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为什么是“再次”?

事实上,就在今年3月,也就是济高控股成其第二股东的不久后,玉龙股份便拟通过全资子公司蓝景矿业,向交易对方天业集团以12.25亿元囫囵吞下巴拓实业100%股权,而这项交易的评估增值率达到惊人的1566.99%,并且,蓝景矿业交易对价支付方式为承担天业集团尚欠其债权人济高控股的债务,因此,此次交易同样构成关联交易。玉龙股份还表示,公司将以此为契机,转型聚焦黄金主业,切入黄金的开采和加工业务领域。

然而,在公告发布后,上交所便发来问询函,最后,玉龙股份终止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

不过,这并未打消玉龙股份“挖金矿”的梦想。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中的CQT控股通过全资子公司NQMGold2PtyLtd间接控制位于澳大利亚东部昆士兰州的帕金戈金矿,从事黄金勘探、开采业务。

财务数据显示,NQMGold2PtyLtd在2020年实现营收6.71亿元,净利润3153.28万元;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80亿元,净利润5968.44万元。截至2021年6月末,NQMGold2PtyLtd的资产净额为5.51亿元。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汪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