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于剥离资产 *ST夏利重组蒙阴影

来源:证券日报网 2020-06-05 14:42:38

5月27日,*ST夏利一纸公告揭开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博郡汽车”)合作破裂的一角。公告称,因为博郡汽车融资困难,不排除合资失败的可能,届时公司将通过诉讼的方式来保全股东和员工的权益。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6月2日,*ST夏利发布再发公告称,与拜腾汽车签署《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下称“补充协议”)。不仅明确了拜腾汽车4.7亿元欠款的还款事项,同时强调如逾期偿还,将按照约定承担违约责任。自此,*ST夏利与两家造车新势力的合作大概率宣告“烂尾”。而超过20亿元或难入袋的债款,更令*ST夏利接下来的重组事项蒙上阴影。

急于剥离资产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补充协议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将《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第4条“交割和交割时应交付的文件”第4.02款约定整体删除;二是南京知行同意并明确了剩余欠款(人民币4.7亿元)还款计划: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2.35亿元;在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亿元。如逾期则承担违约责任。

资料显示,南京知行是新造车品牌拜腾汽车的主体公司。2018年9月27日,*ST夏利发布公告,将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转让价格为1元,股权转让完成后,拜腾汽车正式接手一汽华利,并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作为交换条件,南京知行需要承担一汽华利8亿元的债务。

然而,在债务方面,截至目前,南京知行仅代一汽华利向*ST夏利支付了3.3亿元债务,尚有高达4.7亿元债务未按期偿还。而让*ST夏利坚定签署补充协议“催债”的是拜腾汽车中国区频频传出公司迟发工资的传闻。

事实上,图谋借助*ST夏利获得造车资质,以求谋取更顺畅融资渠道的不仅只有拜腾一家。作为*ST夏利另一位造车新势力伙伴,博郡汽车也于2019年9月份与*ST夏利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并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获得合资公司80.1%的持股比例,同时获得汽车生产资质。

根据双方的约定,博郡需要在合资公司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注入10亿元,6个月内取得整车生产资质后,再注入10.34亿元。然而,*ST夏利再遭爽约。截至目前,博郡汽车仅向天津博郡注资了1410万元,甚至连20.34亿元的零头都不到。

有接近博郡汽车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博郡汽车早已资不抵债,已与30%员工签署待岗协议,待岗期限为2020年6月1日到2020年12月31日,在此期间,公司每月将向员工发放2480元的生活费。

6月4日,博郡汽车董事长黄希鸣接受了《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他表示,博郡汽车没有坐以待毙,仍然在引资过程中,有消息会及时向外公告。

“博郡去年中旬发布了25亿元融资消息,应该是打算带着资金入主夏利的。但显然实缴资金没有到位。”新浪汽车财经专栏作家林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ST夏利优质资产早就剥离殆尽了,仅剩的生产资质、老旧厂房,不料被急需融资渠道和资质量产的博郡汽车看中。“一个要卖,一个想买,都以为占了便宜,结果就是弱弱联合没有出路。”

*ST夏利重组蒙阴影

事实上,随着*ST夏利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的披露,相当于已经宣告曾经的“国民轿车”品牌告别历史舞台。2019年12月22日,*ST夏利接连发布13份公告,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方案显示,一汽股份将持有的全部*ST夏利股权无偿划转至铁物股份,同时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中铁物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控股权,铁物股份将成为*ST夏利的控股方。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资产重组相关约定,*ST夏利还需将现有全部资产和负债置出至一汽股份指定下属子公司。为此,今年4月份*ST夏利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夏利运营”,负责承接*ST夏利的债权债务。此次与南京知行签署的四方协议中夏利运营即承继了一汽华利的相关债务债权,未来夏利运营将承继*ST夏利在前述《产权交易合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未履行完毕的债权债务。

然而,即便是退台这几步,*ST夏利也走出了纰漏。与两家造车新势力合计逾20亿元的债务逾期,为其即将到来的资产重组蒙上阴影。

根据公告显示,2013年-2019年,*ST夏利累计亏损超过94亿元。产销方面,2019年*ST夏利累计产销量为4023辆和1186辆,同比下滑81.4%和93.69%。去年销售的大多数为库存车,截至2019年末还剩下95辆库存车。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有关债权债务转移工作的整体安排补充协议已经过*ST夏利第七届董事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将提交公司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该会议将于6月22日举行。

标签:夏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