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海阔而愈显天高。

六七月间,汇丰银行两次到访海南调研,就在海南设立分支机构的相关事宜与省金融监管局交流探讨并作前期准备。接踵而至的还有安永、韩亚等国内外金融机构。

安永华南区金融服务部主管合伙人张秉贤在琼考察洽谈时称,“希望与海南省金融监管局加强合作,利用国际视野、全球网络协助海南落地金融业态、推动离岸新型国际贸易取得更大突破和创新。”

环岛的大海此刻虽是风平浪静的季节,却更显资本市场的潮流涌动。

从金融而始的自贸港建设

欲成其事,先利其器。

2020年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标志着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这一重大举措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此前的2019年3月,《海南国际经济发展局设立和运行规定》经海南省政府第23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希望这一机构能承接招商引资和国际商务服务工作。

《总体方案》发布,为加快建设高水平的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提供了纲领性文件。作为金融开放的前沿阵地,《方案》在制度设计上对金融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提出了具体要求,如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等,将为金融创新提供广阔发展空间。

《方案》提出了一系列促进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与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措施,要求率先在海南自由贸易港落实金融业扩大开放政策;要求加快发展资金结算中心,依托海南自由贸易港这一平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亦有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海南全省仅有南洋商业银行1家外资银行机构,其他的中外合资财务公司、外资券商、外资保险机构、外资产业投资基金基本是空白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薄弱,FT账户是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的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然而从2019年1月1日全省上线以来,使用并不活跃;外资吸引能力弱,跨境人民币业务量小。2018年海南全省直投流入15.71亿美元,仅占全国的1.2%……

然而,促进服务贸易发展,高效的通达全球的金融服务是最为基础的配置;从整体的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来看,也需要金融服务有质的提升。金融开放与资源配置的效率,是一个正向促进的作用,只有金融开放,才能为实体经济注入强劲动力,提供丰富的风险管理工具。因此,金融活,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自贸港的活跃。

故此,海南极其需要外资金融的阔步入场,以加速账户体系建设以及造离岸金融中心,实现海南金融业双向开放、高层次开放发展。所以,就有了海南与外资金融的频频握手。

与自贸港共舞的外资金融

春江水暖鸭先知。自贸港政策红利,疫情亦是挡不住资本的热情。

据海南日报报道称,今年1-4月海南新设外资企业110家,同比增长0.92%,实际使用外资约3.16亿美元,同比增长252.33%。尤其是4月,海南新设外资企业和实际使用外资均实现大幅增长,新设外资企业同比增长59.26%,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752.11%。

有消息称,海南今年还将着力发展外贸新业态,探索实施外汇收支便利化措施,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离岸贸易税收制度,发展离岸贸易。

自贸港是外资金融机构发展的新机遇。2020年4月20日,南洋商业银行重回南洋大厦;除了汇丰,韩亚、日本新生银行以及更多的金融机构纷纷踏浪过海寻求合作,洽谈落地发展。众多外资金融见证改革开放,助力海南发展的大幕已经拉开。

不过,资金的自由流通,只是自贸港最基本的配置。

古语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推动海南金融的改革开放,则着力打造国际离岸人民币中心,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以长远来看,人民币加快国际化,加快中外金融互联互通,都必然会要求我们打造离岸金融中心。外资金融机构要在深耕海南中获得新的发展空间,而海南亦需要外资金融的全力参与。

渡过风浪即是风景

海南本地报刊曾对海南有一番深刻的剖析,认为海南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市场主体少、规模小、实力弱,龙头企业缺乏,要补齐这一短板,招商引资是关键。

这也意味着海南自贸港前景虽是无限,但起步最为艰难。海南有其积弱的一面。从现实的经济数据来看,海南三大产业结构不是非常合理,支柱产业主要是农业和旅游业及相关产业,而工业所占比例较小。如果没有更好的策略解决这种产业错配问题,必会在一定程度限制外资银行的成长空间。这当然属于海南经济结构深层次的问题。而由此带来经济发展软硬件的不完善,也必会给金融行业的发展带来过低的天花板。

外资会在多大程度上进入海南,取决于其对自贸港经济前景是否看好,中国的宏观政策和制度环境是否有利于外资运营,海南是否做好了软性制度准备及硬性的营商环境建设。

要做好这一准备,殊非易事。应按照“非禁即入”的原则,进一步健全完善海南自由贸易港各类正面和负面清单;简化审批流程,不断提升效率,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营造好的竞争环境;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更加注重引进外资,不断扩大外贸规模;降低运营成本;增强对人才的吸引力,引进自贸港所需的国际人才;打造法治化营商环境……

要以中国香港、新加坡为师。回顾中国香港的发展史,其离岸贸易业务总额占其外贸总额的比重,有一个直线上升的历史,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19%上升至如今的65%。而伴随这一过程,中国香港离岸金融中心地位不断巩固;再比如新加坡,其公募REITs市场受到全球投资机构追捧,成为新加坡吸引全球资金发展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方案》中,对扩大金融业开放有明确的要求,提出率先在海南自由贸易港落实金融业扩大开放政策,支持建设国际能源、航运、产权、股权等交易场所;以及加快金融改革创新,支持发展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金融举措意味着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金融配套措施正对标国际最高标准的自由港金融开放政策。能够学习中国香港、新加坡,将足以吸引大量全球资本前来海南。

理想虽然高远,但路仍要一步步走。

目前海南整体金融业发展水平与自由贸易港发展要求还存差距。对外资银行来说,如何迅速适应海南的软硬件基础,并抢抓海南建设自贸港的窗口期与机遇期,丰富金融产品,拓宽服务渠道,仍面临极大挑战。关键在于,营商环境的建设,能否帮助外资银行迅速适应当地的经济社会形势。

海南自贸港起步,首在要加大多元化金融体系建设力度,构建起深层次的立体的互补型的金融组织机构。要加速引进外资银行,促进证券公司、信托、基金、保险等金融机构在海南落地,让各金融机构形成优势互补,促进岛内普惠金融发展。

稳健的金融,需要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加强相应的法规建设,以保障金融体系稳健运行。也就是说,要构建起与自由贸易港相匹配的金融服务体系。如何进一步释放海南的改革红利,是管理者之责。

但问题是,这个层次的金融改革,是没有经验可以遵循的,切近的也只有香港与新加坡可资借鉴一二。在这个当口,发挥跨国银行的优势,利用其沉淀百多年的全球资本运作经验,助力海南完成制度的顶层建设与框架设计的落地,这或是汇丰之类外资金融机构的发力点所在。

因此,海南与金融机构需要合力攻坚。

渡过万顷风浪,即是万顷风光。(本报记者 杨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