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父母的账号登录,反复充值数十次,退款审核取证难”……“熊孩子”大量“氪金”、家长退款维权不易的消费乱象今年以来层出不穷。据楚天都市报报道,(武汉)市民童爹爹近日反映,到银行取钱时,却提示卡内余额只剩下22.96元。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银行卡被人盗刷,可将账单流水打出来后,才明白原来是11岁的孙女,偷偷花2.7万元买了游戏道具。

童爹爹介绍,孙女燕燕(化名)今年正上小学六年级,今年3月,他和老伴便把孩子接到了自己家。每天,孙女都会拿着手机上网课。直到8月21日,他到银行准备取钱,系统提示卡内余额不足,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从8月12日到8月21日之间,共有54笔付款记录,孩子共转走了27400元钱,用来购买游戏道具。在8月20日凌晨,孩子在短短十多分钟,就支付了13笔648元。

燕燕的父亲童先生介绍,平日里,他们都不让孩子碰手机,因为疫情期间上网课需要,才将一部旧手机交给孩子使用。在奶奶家时,孩子上课需要登录微信,就用了奶奶的账号,因此在游戏里买道具时,会直接跳转至奶奶微信绑定的银行卡付款,再加之银行卡支付密码就是手机锁屏密码,孩子误打误撞就试了出来。燕燕说,前不久她在网上偶然看到了一款名叫《恋与练习生》的游戏,注册账号和身份认证都用了奶奶的信息。孩子操作进入游戏界面后称,此前她曾两次登上游戏内的“富豪榜”,当时她觉得登上排行榜很好玩。

游戏运营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有专门的的未成年人申诉渠道。随后,记者进入该游戏运营公司喜乐游戏公众号的家长监护渠道反映了此事,客服称由于该账号认证了成年人身份证信息,因此申请退款需提供当初未成年人进行游戏操作的证明,如果没有相应证据,建议对方走法律程序。“如果可以提供孩子玩游戏的视频,我们就直接拦下来了。”童先生对此非常不解。

恋与练习生又名唱舞全明星,为喜扑游戏旗下游戏。喜扑游戏为上海晋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游戏平台。上海晋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4月26日在嘉定区市场监管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李斌,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从事网络技术及计算机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上海裕冉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第一大股东,持股59.85%。李斌持有上海裕冉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95%股份。

5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法发〔2020〕17号)。其第一项关于合同案件的审理中的第9条显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民法典》第二十条规定: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实施民事法律行为。

按照上述规定,八周岁以上的孩子为游戏充值的,需要经家长的同意,追认,充值行为才有效的,所以孩子为游戏充值后,如果家长不追认的,游戏公司就需要退还充值的款项。如果是8周岁以下孩子为游戏充值的,需要由家长实施,孩子自己充值是无效的,游戏公司也要退款。(记者 徐自立 马先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