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高效、便捷、共享为特点的新经济,彰显了我国产业体系的完备度、适应性与创造力。数字技术、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业态,其意义不仅在于自身从无到有的创新,更在于它们对其他领域的渗透性和溢出效应,能够对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发挥牵引作用,促进更多从有到优的升级。这既要看新经济发展是否步入快车道,是否在推进国家高质量发展中起支柱作用,也要看新经济在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促进传统产业升级更新发展上是否取得巨大突破,使传统产业焕然一新,形成新型产业主导经济发展和传统产业的全面“更新升级”的发展格局。

新经济发展势头良好

一是短短10多年时间,我国有一批民营企业迅速崛起为全球领先企业,如华为、阿里、腾讯、大疆等。二是我国新经济发展迅速,新经济占比不断上升。据国家统计局监测的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显示,2015—2019年我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指数年均增速高达27.4%,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加快成长。目前我国新经济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已提高到16%—17%,仍在按每年2个百分点左右在持续上升。三是新的消费业态和就业新业态等发展,既显示我国经济发展出现比以前更大的韧性,又集聚成巨大的社会创新“洪流”。基于互联网与大数据的新经济,其突出特点是形成各式各样的信息交流和使用平台,即平台经济,为广大生产者和消费者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发展机遇,因此,现在的新经济特别有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无人经济、不接触经济、宅经济、线上经济井喷式发展,成为未来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新经济发展仍面临诸多障碍

我们也要看到,我国新经济占比仍然偏低,新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还未发挥出来,特别是新经济在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的结构和质量上仍存在诸多障碍。

首先,我国的税收体制结构有待进一步完善。我国长期实行间接税为主的税收制度,随着我国经济结构升级和加快向创新驱动型经济转型,这一制度对创业创新发展呈现出一定的抑制效应。这在一定程度上使新经济发展面临“最初一公里”障碍过多、门槛过高。一方面,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制,在经济要素成本上升趋势以及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中,将诱致企业承担更多的税负,从而大幅降低企业的盈利能力;另一方面,新经济发展最有活力的部分是中小微企业,税负承担过高不仅不利于创业,更不利于创新活动的开展及创新投入强度的增加。

其次,融资贵、融资渠道窄,以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居绝对主导地位,而对创新发展起关键性作用的直接融资比重过低。在20世纪90年代,经济学家分析为什么高科技革命发生在美国,而不是日本、欧洲,答案是美国的资本市场特别是风险投资的二级市场发挥着关键作用。发达的风险投资市场,为高风险的创新活动提供了充足的廉价资本。同时,更重要的是,创新的成果通过资本市场的溢价而实现,资本投资者和实业投资者都得到了高额的回报。即使这是一个泡沫化的过程,但却是技术型泡沫,而不是纯粹的资产型泡沫。因而,可形成一种良性的发展机制。融资方面存在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引致了我国新旧动能转换的相对滞缓和向创新驱动型经济转型相对缓慢,风险资本发展严重不足,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再次,信用缺失和知识产权保护机制不完善,也对新经济发展产生较大的制约作用。新经济的基础是信用经济,对新经济发展起最有效激励作用的是对知识产权的有效保护。信用的不足将对新经济发展产生较大约束:一方面,降低新经济发展的资金使用效率;另一方面则提高了交易成本和融资成本。信用缺失还损坏了市场经济的声誉,使风险投资的风险明显提高。就创新和新经济发展而言,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收益,这是推进创新发展的重要制度保障。另外,政府“放管服”改革还不到位、新经济发展环境有待优化,对创新和人才使用等激励机制还不完善等问题,也对新经济发展产生明显的机制性障碍。

加快完善推进新经济发展的相关配套制度

更好地推进新经济发展,必须从这些供给端问题入手,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消除新经济发展的制度性障碍,积极为新经济发展营造更加宽松的体制机制环境,创造能够有效促进创新发展和人才利用的政策,探索和创新适合新经济发展的监管方式。

加快设计和实施税收体制改革方案,建立以直接税为主的新税收体制。首先,明确提高直接税比重的时间表和量化指标。切实把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的税制改革任务真正贯彻落实,给市场主体一个明确的预期。其次,在税制结构调整上,既要做减法,也要做加法,实现“加减平衡、结构优化”目标。即企业税负要系统地减,而个人所得税(特别是高收入者的税负)和财产环节的税负要明显增加。同时,改革优化消费税和资源税等税制。

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把资本市场作为促进新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必须高度重视资本市场发展促进新经济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中的关键性作用。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点是:一是尽快完善退市机制,可以先从中小板和创业板推行退市机制;二是加快创业版改革,全面实施注册制,改前置监管为市场过程监管,从源头上加强市场过程监管,而不是事后“被动监管”。另外,还可以考虑在条件成熟时,整合科创板、创业板、中小板和新三板等,建立我国发达的资本市场。

加快完善信用体系和现代产权制度,形成促进新经济快速健康发展的体制机制。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信用法,修改现行有关法律,使其对信用建设更具有针对性,如完善破产制度,维护债权人利益;完善代理制度,预防各种欺诈行为;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增加交易透明度。严格有效的执行民法典,有效地保障各项民事权利,加强产权保护特别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格执法,维护法治的权威和尊严。对失信者予以重罚,让一次失信,处处受限,通过提高违法者和失信者的成本来促进信用经济发展。

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鼓励地方政府在改善新经济发展环境上开展有效竞争,在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上出实招、见实效。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重点支持高校毕业生等群体就业创业。很有针对性地提出包括加大对创业创新主体的支持,鼓励双创示范基地建设大中小企业融通、跨区域融通发展平台,鼓励金融机构开展设备融资租赁和与创业相关的保险业务,实施创业带动就业示范行动等4项重要举措。在税改方案还在设计准备的过程中,不妨从提高创业创新的存活率入手,加大对创业创新的税收政策支持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