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苹果,安卓将开始对应用内购买抽成30%强制执行。

本周谷歌公司表示,从明年开始执行新的应用商店规则,在Google Play商店购买安卓应用将强制抽成30%,此前苹果的Apple Stroe强制抽成引起诸多开发商不满,现在仅剩的安卓也加入这一队伍。

谷歌为应用开发商留出了一年的时间来调整,最后截止日期为2021年9月30日。届时,应用开发商将必须使用谷歌的支付系统,不能再使用其独立支付系统,在其应用内购买收入将被谷歌抽取30%的分成。谷歌认为这种改变不会对目前开发者有太大的影响,根据谷歌的统计,有97%的开发者在软件中是通过Google Play的计费系统让用户付费,只有3%的开发人员没有这样做。

早在2011年2月,苹果就宣布App Store将针对杂志、影音内容推出订阅功能,并收取30%抽成费用。2017年,苹果要求在App Store内购买虚拟物品和服务的交易也要缴纳30%的税费。

这样一来,几乎垄断整个移动设备的两大系统——安卓和苹果,就在内购分成这个事儿上达成了一致。以后所有在苹果和安卓系统上开发软件的厂商和从业人员,都免不掉被这两家剥削,这样不仅会让软件开发者不满,同时消费者氪金费用应该也会提高。

多年来“苹果税”一直遭到开发商和用户的吐槽。对此,苹果CEO库克在参加听证会时回应称,30%的苹果税并不高。他表示,苹果收取的佣金与其大多数竞争对手收取的佣金相当或更低,且远低于苹果推出应用商店之前软件开发商为分发他们的作品而支付的50%到70%的佣金。

9月24日,《堡垒之夜》开发商 Epic Games 在游戏被App Store下架后,与 Spotify、Tinder母公司Match Group 等13家公司,成立了“应用公平联盟”(The Coalition For App Fairness)。

不论是《堡垒之夜》还是Spotify和Tinder,都是iOS和安卓系统上收入最高的游戏和应用,他们结成联盟的目的很简单:拒绝向苹果缴纳30%的抽成。

长久以来,游戏和应用的开发者寄生于大平台,面对渠道高额的要价只能妥协。Epic Games 创始人 Tim Sweeney 表示,成立“应用公平联盟”,就是要制衡苹果和谷歌等旗下的应用商店,反对他们在应用商店中的垄断权力,希望能够重塑应用商店的游戏规则。

Netflix 也曾抱怨,其内容的版权成本、制作成本、营销成本都要自己承担,而苹果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做什么,却要分走他们利润的30%。

在“应用公平联盟”成立的第二天,9月25日苹果宣布因为疫情影响,将对部分企业暂免三个月30%抽成,直到12月31日,但游戏公司被排除在外,因游戏企业并没有受到疫情的伤害。

内容方刚刚联合起来,平台方也成立了联合阵营。有人认为,平台方提供了渠道,理应获得抽成,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平台的抽成过于高昂并不合理。与内容方实力不断增强相对应的,平台方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商业模式。据 Sanford Bernstein 的调研数据,App Store 和授权业务占据了苹果公司大约50%的收入和63%左右的毛利润。

所以不论是对苹果和谷歌,他们显然不会轻易放弃“抽成”这块大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