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现有业务尚未盈利,押注长视频业务或是把双刃剑。

继阿里巴巴、京东、网易之后,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或将加入赴港二次上市大军。

10月9日,有消息称,B站或于明年在香港二次上市,预期筹资10亿到15亿美元。此前,10月6日路透社旗下媒体IFR就曾爆出,B站已委任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瑞银集团四家银行安排其回港二次上市。

对此,B站方面10月1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暂不予置评。

2018年3月,B站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为11.50美元,上市当天市值为32亿美元。截至10月9日收盘,股价为48.42美元,两年多时间股价翻了4倍多,总市值超过168亿美元。

尽管近年来B站寻求内容破圈,成功甩掉了“小破站”的标签,并不断获得二级市场的认可,然而未能逃脱亏损梦魇,2015年至2019年亏损额分别为3.73亿、9.11亿、1.84亿、5.65亿、13.04亿。

“B站二次赴港上市的首要目标是募资,目前公开市场不缺钱,募资对于亏损扩大的B站来说非常重要,其他都是次要的。”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廖旭华10月1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

对于B站而言,为赴港二次上市谋得更高估值,又准备了什么新故事?

押注长视频

近日,B站凭借与欢喜传媒合作的第一部作品《风犬少年的天空》又火了一把。

该剧9月24日上线,截至时代财经发稿前,播放量已突破1.8亿,站内观众评分9.3,弹幕总数近200万。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十一期间曾透露,除去单剧成绩,《风犬》对于整体站外拉新、会员增长都产生了促进作用。

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和《风犬少年的天空》的热播下,B站App亦成功登上了中国区App Store排行榜第二名。

今年8月,B站以5.13亿港币入股欢喜传媒,占股比例为9.9%,双方达成合作后,B站获得了欢喜传媒旗下既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公开资料显示,欢喜传媒集影视内容投资、制作及新媒体播放平台于一体,由董平、宁浩、徐峥和项绍琨于2015年联合创办,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B站方面此前曾对时代财经表示,十一热播的电影《夺冠》亦将于院线窗口期过后在B站和欢喜同步播放。

在此之前,B站还购入了不少影视剧集的版权,如日剧《深夜食堂》《孤独的美食家》,国产剧《大秦帝国之崛起》《大宋提刑官》以及《警察故事》、《卧虎藏龙》、《功夫》、《百鸟朝凤》等。

此外,据深燃财经报道,根据制片人大华透露,B站成立了自制剧部门,负责人为前优酷土豆集团副总裁、优酷出品总制片人卢梵溪。

一系列动作背后,为寻求内容扩容以及用户增长,B站在长视频领域的发力之势愈加明显。

对于大力布局长视频,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曾表示,本质上B 站选择自制长视频,是为了满足观众对于符合喜好的高质量的内容的需求,接下来会邀请专业团队加入,更多主导自制内容的制作和创作。

在廖旭华看来,截至今年8月长视频行业的移动月活已接近10亿,对于即将碰触成长天花板的B站而言,大力布局长视频内容可以帮助其继续保持成长状态。

据B站财报,截至今年二季度,月活用户达到1.7亿,但环比却下滑了0.5%,平均月付费数同样出现环比下跌,今年一季度B站付费用户为1340万,二季度这一数据则为1290万,环比下滑3.9%,付费率亦从一季度的7.8%下滑至7.5%。

二次上市风险不小

不过,B站现有业务尚未盈利,押注长视频业务或是把双刃剑。

B站大力布局的长视频,杀入的正是“腾爱优”的腹地,后三者已耕耘多年,稳居前三宝座。以今年Q2财报数据为例,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05亿,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量为1.14亿,B站大会员数量为1050万,差距明显。

与此同时,“家大业大”的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布局亦来势汹汹。今年春节期间,以不低于6.3亿元的价格获得了《囧妈》的独家网络转播权,展现的正是其进军长视频领域的野心,此外今年以来,西瓜视频源源不断挖掘B站UP主,其中不乏渔人阿峰、老四赶海等知名UP主。

“B站进入长视频,后续很有可能和四大巨头的直接竞争。竞争成功的收益非常大,但是风险和成本也同样大。”廖旭华表示。

更重要的是,如何盈利始终是摆在长视频平台眼前的终极难题。

以爱奇艺为例,2017年、 2018年、2019年的净亏损分别为37.36亿、91亿、103亿,今年二季度净亏损规模虽然较一季度的29亿降至14亿,但用户规模也在下降,会员数环比一季度减少1400万。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长视频不算是一个好赛道,甚至是个大坑。外购内容模式,受制于版权太贵、用户没有黏性、没有产业链话语权,而自制内容模式太难、产量和质量不稳定,成本同样高。

艾媒咨询CEO张毅10月10日对时代财经表示,长视频内容的运营投入成本非常巨大,对于B站而言,仅靠现有的线上商业模式以及变现能力,恐怕难以承载负重,需要另拓思路。

“阿里、京东、网易等在香港二次上市后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为B站树立了很好的先例。但B站回归香港后能不能取得预期的成绩,还需要打一个问号,毕竟它的体量不如前几家巨头,且多年来盈利模式尚未完全走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因此二次上市的风险并不小。”张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