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洛奇·贝尔德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在1925年,用一些废旧材料拼凑起来的世界第一台电视机雏形,此后100年彻底改变了全球人的生活和消费方式。70多年后的1999年,中国第一支职业电竞战队——A.G战队成立,发起人胡海滨也不会想到,在20年后,电竞行业会成为一个千亿级别的产业,仅英雄体育VSPN一家的B轮融资就达一亿美元。

不管是电视机,还是电竞,还有摇滚、互联网、数字货币,基本上都是呈现着相同的发展路径:在经济高速发展一个阶段之后,新的技术得到应用,年轻人开始探索一种新的生活和娱乐方式,从萌芽到流行,慢慢的进化成了全民的生活方式,成为了一种主流文化,最后形成一个巨大的产业。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经济红利下的新生活方式

在经济学里,有一个大致的规律:一个国家人均GDP,每增加5000美金,人们的生活方式就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1950年,美国人均GDP是1979美元,按现在的购买力换算是9561美元,接近1万美金关口。

经济的发展,诞生了新的生活方式,从而改变人们的娱乐方式和消费习惯。而这些改变,又反过来再次拉动经济的发展,甚至改变整个社会的走向。1950年,电视机开始在美国普及。电视机成为了年轻人时髦的象征,逐渐成了大众家庭的核心电视普及,直接拉动了广告业的发展,刺激了大众消费的增长。它成了消费和经济的催化剂:各种新技术的诞生、新工种不断涌出、五花八门的信贷金融服务。1950到1960年间,美国的GDP实现了翻倍。

高度发达的物质生活,科技创新、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让人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因此诞生了诸多新的娱乐和产业。新的生活方式,因为群体共鸣,从而得以萌芽、发展并壮大。

一切新的生活方式,早期大多是以娱乐的方式,在年轻人族群里出现。这样被接受的程度最高,也能最快普及。如电视机、互联网、短视频、直播、电竞等,都是被年轻人带火的。年轻人们竭力证明生活中的存在感,如何与老一辈的生活方式区分与隔离。所有生活方式,在刚开始的时候,都会扮演一个发明者、探路者甚至反叛者的角色。但是很快,它就会变成一种全民的生活方式,并开始朝着各个行业和领域蔓延,最后自我进化出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新模式,并影响着生活、经济、乃至政治的各个层面。在这之后,新的一批年轻人,在新技术的驱使下,会继续探索新的一波生活方式。

1950年代的电视机,1990年代的互联网,2010年代的电竞,皆是如此。这个规律在中国同样适用。

中国电竞的三个里程碑

生活方式更高阶的体现,就是文化。每一次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大力发展之后,都会诞生一种甚至多种亚文化。新旧文化的碰撞中,新文化不断拓展话语空间,成为族群相互认同的重要纽带,从而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随着亚文化的普世价值被认可,逐渐扩展成了主流文化。历史上每一次流行的亚主流文化,在此前都是不被待见的亚文化。

美国的“burning man”(火人节),原本是一个源于1986年的不到10个人的小众活动,但随着逐渐破圈,包括硅谷大佬马克·扎克伯格、伊隆·马斯科等都成了拥趸。这个很小众的聚会,逐渐演化成了世界性年轻人的狂欢文化。包括比特币、自发社群等当下众人皆知的流行概念,都是从这个节日走向大众的。

从1999年到2019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425%。中国年轻人的消费方式、娱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直接导致了诸多新兴产业的诞生和发展,其中代表性的行业之一就是电竞。这个之前被年轻人们追捧,但被家长和主流阶层质疑的生活方式,已经造就了一个千亿级别的产业,而且正在高速增长。

2020 PE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 S3

梳理中国电竞的发展脉络,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1999年开始萌芽并野蛮生长,以A.G成立为代表;

2011年的资本加持,快速发展,以VG等成立为代表;

2020年市场千亿,产业爆发,以VSPN等为代表。

仔细分析这每一个节点的爆发,都和经济发展,年轻人群体,还有新技术的应用有密切关系。

1999年代萌芽期:

在这一年,中国人均GDP达到780美元,超过当年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所定的中等收入国家最低门槛的756美元,成功脱掉了低收入国家的帽子。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国80后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已经逐渐成年,开始独立并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为电竞奠定了用户基础。也就是在1999年前后,中国互联网开始发力,当下主要的腾讯、阿里等公司,都是在这前后成立的。

1999年,通俗的被称为中国电竞元年。这一年,中国第一支职业电竞战队A.G成立。电脑游戏刚开始是小范围年轻人中间流行的,但是被家长和主流文化质疑甚至曲解。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竞行业在中国开始发展。但此后10年间,由于政策管制,商业不成熟等问题,整个电竞产业并没有大的爆发,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

2011年代资本加持期:

在这一年,中国宣布经济总量超过日本,首次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中国人均GDP突破5000美金,各种热钱涌动。也就是在这一年前后,中国第一批90后,批量成年,开始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从2011年开始,我国宽带人口渗透率超过10%,进入快速增长期;2012年,中国的手机网民第一次超过了PC网民。这都为电竞的爆发奠定了必要的基础。

这一年,资本入局,IG战队成立。这是国内电竞产业资本的开始,进入职业化阶段。2012年,IG将所属的IG.Z与IG.Y两支战队整合,拿下了当年TI2国际邀请赛的世界冠军。这引发一批投资人入局。2012年9月,丁俊成立了VG俱乐部,朱一航投资组建了EDG战队。这些人的背后,都带着家族资本和上市公司的资金,但整体上都属于单打独斗,规模有限。

2020年代产业爆发期:

2016年,中国的手机移动支付,全球第一。2017年,中国成为最大的游戏市场。2020年3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到7.73亿人,短视频成为最主要的流量大户。中国的第一批00后年轻群体,开始批量成年。

从2016年开始,中国的电竞行业开始快速增长。这个阶段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手游产业爆发,主流媒体开始报道认可,政策开始支持,包括官方支持的各种赛事,相关高校开始设置电竞专业。而视频、直播的发展,让更多人开始关注、参与电竞。电竞不仅是一种年轻人流行的生活方式,已经成为一种主流文化,开始朝着产业化发展。

在这个期间,电竞行业头部的企业开始成立并快速发展,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规模化、产业化、覆盖电竞的上下游。2016年,国内头部综合电竞运营商NiceTV 、 PLU 、英雄体育三家公司联合成立了VSPN(现英雄体育VSPN),目的是通过资源整合打造专业的综合电竞运营公司。VSPN扮演的是电竞行业深度连接者的角色,包括游戏厂商、直播平台、战队、赞助商等,同时内容、赛事、经纪、版权、广告等业务多栖发展,实现了电竞商业的大闭环。这是整个电竞产业化的一个重要节点。

10月26日,量子体育VSPN,正式更名为英雄体育VSPN,宣布完成B轮融资,总金额一亿美元,由腾讯领投,天图资本、SIG、快手跟投。英雄体育VSPN创始人兼CEO应书岭说,“中国的电竞,和欧美的体育赛事比起来,会重复手机支付的竞争盛况,这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腾讯电竞发布的《2020年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称,“2020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突破4亿,成为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

千亿电竞,只是黄金时代的开始

在一个成熟的产业里,文化与商业其实是一块硬币的两面。文化是商业的基础,商业是文化的核心,密不可分。文化的繁荣发展,必定离不开好的商业模式来喂养和催化,与此同时商业也促进了文化的发展。而良性有序的商业活动,产生的相关产业和成绩,本身就是属于文化的一部分。电竞行业也是如此。

艾瑞咨询发布报告称,2019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1000亿元,预计在2021年将达到1651亿元。过去的五年,是电竞的黄金成长期。据英雄体育VSPN创始人兼CEO应书岭的分析,仅王者荣耀电竞广告相关的收入,在过去五年,就增长了100多倍。在当下,游戏和电竞的作用,对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影响越来越大。整个直播市场打赏规模占直播总收入的80%以上,电竞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中国主播数量预估在1000万,20%~30%与游戏和电竞有关。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腾讯报告也显示,“中国现有电竞从业人数5万人,人才缺口高达50万。”

而资本在电竞行业里,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重要。庞大的电竞产业链条上,既有英雄体育VSPN这样的电竞中坚公司,也缺少不了腾讯这样的游戏巨头。在英雄体育VSPN创始人兼CEO应书岭看来:“和战略伙伴一起,用电竞内容壁垒强力发展MCN业务和商业化深度变现。全面助力腾讯及全球优秀的游戏企业实现电竞产业升级,助推全球电竞生态可持续发展。”

在资本和巨头的撮合下,电竞行业已经有一些小巨头逐渐浮出水面。本月,国内头部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和斗鱼两家合并终于尘埃落定,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合并后将诞生一家市值超100亿美元的巨型游戏直播平台。不过,这只是电竞行业百亿美金俱乐部的开始。

新兴的生活方式没有终点,包括电竞在内的每一个行业,都会一直在进化和发展,每一种生活方式,最终会被大规模普及,创造新的价值,这需要时间和更多的参与者。经历20年发展,如今中国电竞已经取得了千亿级别的规模,但这并不是高潮,也不是终点。

据预测,2030年亚洲电竞产业规模将超过1.4万亿元,而这一年正是在电竞环境下成长的10后批量成年的时期。电竞行业的黄金时代,其实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