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资者仍苦苦等待破产重整进展时,众泰汽车又迎来了一封警示函。

11月10日,*ST众泰(下称“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浙江证监局发现众泰汽车存在总共16.8亿元资金使用未按照规定执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由于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金浙勇、董事会秘书杨海峰、财务总监张志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浙江证监局决定对上述人员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计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11月10日,众泰汽车股价报收1.35元,下跌2.17%,总市值仅剩27.37亿元。事实上,众泰汽车实现重组上市后不久,股价便整体处于下滑状态。仅今年以来,其总市值便已相较2019年底跌去超一半。

16.8亿资金何去何从

此次未按照规定执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的16.8亿元资金分别涉及两笔资金。

浙江证监局表示,经查,发现众泰汽车截至2020年10月末,控股股东铁牛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余额逾3亿元,众泰汽车未按规定履行该事项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11月10日晚间,浙江证监会又对铁牛集团发布了警示函,称其非经营性占用众泰汽车资金逾3亿元,要求铁牛集团应认真吸取教训,积极化解违规问题,全面提高合规意识,杜绝此类违规行为再次发生,并于2020年11月20日前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除此之外,2020年6月23日,众泰汽车2019年年报披露收购捷孚传动资产事项,累计支付资金13.8亿元。捷孚传动系铁牛集团关联方,该收购事项构成关联交易,众泰汽车未披露与捷孚传动的关联关系,且未按规定对关联交易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且上述13.8亿元收购款中,13亿元系从第三方拆入资金并多次循环支付累计产生,公司未真实披露资金支付情况。

此前,证监会曾对众泰汽车收购捷孚传动的相关事项已经提起问询。10月24日,众泰汽车对当初收购捷孚传动的资金来源进行了回复,但当时由于审计范围受到限制,会计师事务所已经无法就收付款资金事项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无法对上述事项发表审计意见。

众泰汽车的“信任危机”早已出现。今年7月份,众泰汽车及相关人员就曾因业绩预告修正数据与前次业绩预测存在较大差异收到过浙江证监局警示函。

1月20日,众泰汽车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归母净利润为亏损60亿元至90亿元。6月18日,众泰汽车将上述预计修正为亏损108亿元至115亿元,最终,实际业绩为亏损111.9亿元,与2020年1月业绩预告中披露金额差异较大,而众泰汽车并未及时对2019年业绩预告进行修正。

事实上,今年6月,会计师事务所就已对众泰汽车2019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对于此后发布的众泰汽车2020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众泰汽车董事也公告称无法保证这些财报的真实、准确和完整。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一位券商从业者处了解到,若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上市公司股票上市。

破产重整进度缓慢

据悉,众泰汽车深陷“信任危机”与其经营困难脱不开干系。

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与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相关,其认为,众泰汽车去年巨额亏损,经营资金短缺导致车型停产、工资逾期未支付、供应商货款逾期起诉、银行账户冻结,这些都表示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疑惑的重大不确定性。其次,截至审计报告日,众泰汽车尚未收到铁牛集团对其2018年未完成业绩承诺的补偿,更遑论2019年。另外,众泰汽车还有近20亿元的预付款能否收回、递延所得税资产、或有事项也具有不确定性。

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看来,众泰汽车的经营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想要拯救异常艰难。他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众泰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一方面受目标市场(中低端市场)行业不景气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受自身研发能力薄弱以及新车推出缓慢等因素的影响。

2018年,众泰汽车仅有众泰T800和几款新能源微型车上市。在国六排放标准正式实施的2019年,众泰汽车更是连一款符合国六排放标准的车型都未推出,当年又遇商誉“爆雷”,净利润亏损近112亿元,一年就亏掉了近3倍的公司市值。

今年初,受疫情影响,众泰汽车更是被加速“洗牌”出局。2020年,众泰汽车预计仍将亏损22亿至33亿元。

今年7月,众泰汽车控股股东铁牛集团被法院受理登记预重整申请。目前众泰汽车6万多股民也正在期待此次重整能让其迎来新生,多位投资者在公开渠道上留言称,“现在只要是重整有进展,就是大利好。”

然而,相比晚一步宣布进行司法重整、却早一步确定重整意向人的力帆汽车来说,众泰汽车的重整之路显得难免有点缓慢。

目前,不管是铁牛集团还是众泰汽车的预重整仍处于债权登记中的阶段,且众泰汽车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是否能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不确定性。

记者 肖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