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天齐锂业发布《重大风险事项进展公告》称,公司因流动性持续紧张存在面临重大风险的可能。原因是公司于年中从中信银行取得的1亿美元贷款虽以偿还完毕,但对应的资产及股权质押尚未解除。

而公司流动性紧张,现金流水平未得到实质性提高的同时,公司此前与中信银行牵头的并购银团签署的并购贷款协议中的18.84亿美元将于本月底到期,这笔款项占公司目前净资产的近180%。

自爆债务危机的天齐锂业今天开盘跌停,后迅速拉升,截至发稿跌幅逾4.4%。另外,在债务即将到期的下半年,天齐锂业大股东天齐集团在4个月的时间内,分14次减持了共计6400万股,套现约18亿元。

激进并购引发的惨剧

10年起,国家大力扶持新能源汽车行业,政策利好助推了锂企业的发展。2010年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后,天齐锂业也受到了资本青睐,并开始了向锂产业链上游扩张的模式。

虽然国内锂资源蕴藏丰富,但主要集中在青藏高原地区,开发难度较大,因此国内锂原料70%以上依赖进口。国内锂企业纷纷组成了出海买矿的大军。

天齐锂业一共进行过两次“蛇吞象”式的海外矿产收购,一次是2014年亿37亿元的对价收购了全球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锂辉石矿-澳大利亚泰利森。这次收购成功使得天齐锂业跻身国际锂业巨头行业,掌握了产业链上游的话语权。

同时,碳酸锂价格在15年四季度起开始飙涨。

2013年至2017年,天齐锂业的营收规模从4亿元增长到了54亿元,净利润从负1.3亿元增长到了26亿元。上市起至2017年9月的高点,股价也暴涨了超过370%。掌握了锂产业上游话语权的天齐锂业与赣锋锂业并称为国内“锂业双雄”。在17-19年的3年中,天齐锂业的平均毛利率甚至达到了赣锋锂业的2倍。

但在锂价格巅峰时刻的另外一次收购则是导致天齐锂业此次债务危机的“罪魁祸首”。2018年年中,或许是想在红海时代开打价格战占领市场,天齐锂业宣布将以40.6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球最大的锂盐湖、同时也是全球提锂成本最低的智利SQM公司23.77%的股权。

但是,40.66亿元的对价约合人民币259亿元,而当时天齐锂业的总资产也不到200亿元,收购对价是公司全部资产的近150%。

面对深交所的问询函,天齐锂业称所需资金中的35亿美元将来自于境外筹集资金和并购银团贷款,也就是此次公告中即将到期的贷款来源。其余7亿美元左右的差额将来自公司自有资金。

遗憾的是,2018年下半年开始,受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锂产品市场进入调整期,锂产品价格持续下滑。

受累于SQM股权收购,天齐锂业的业绩和股价都持续下行。2020年三季度,天齐锂业录得营收24.27亿元,同比下降36.09%;归母净亏损超过11亿元,同比下降了890%。而股价自2017年高点至今已累跌逾50%。

锂钴迎来第二春

就在昔日锂业巨头因在锂价高点盲目扩张陷入债务危机之时,由于国内新能源车补贴新政的出台,2020年下半年,新能源车产量创下历史新高。在锂钴需求显著回暖的带动下,工业级碳酸锂和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均有不同幅度的上调。

据华创有色的研究报告,短期内,锂原料供给偏紧格局不会所有改变,原料端价格小幅上涨。而新能源汽车等对钴锂的高需求延续,乐观预计需求有望持续到年底。中长期,2021年新能源汽车及手机等需求共振,锂钴需求有望大幅改善,锂钴价底部持续回升可期。

遗憾的是,留给天齐锂业偿还大额到期债务本息的时间只有半个月,这个经历了锂行业大起大落、曾经市值超过八百亿的白马,在锂行业即将焕发第二春之时,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