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关注的南航混改逐步揭开神秘面纱,而这一轮身先士卒的是南航旗下的通航企业。11月26日,南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通航”)正式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国改双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电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南航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三家投资主体,并实施员工持股。据悉,本次混改完成后,南航通航的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至13.4228亿元,南航股份公司依旧保持控股地位。在业内人士看来,近几年,国内通航市场一直“外热内冷”,行业内仍存在较多飞行限制,市场也有待培育,所以南航通航的混改效果还需要较长时间观察。

朋友圈扩围

南航混改再露冰山一角。据介绍,本次南航通航引入的三家投资主体分别为:国改双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南方电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南航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混改后,南航股份公司、国改双百基金、南网产业投资集团、南航资本控股、珠海通航通分别持有57.9%、14.1%、10%、10%、8%的股权,南航股份公司依旧保持控股地位,并实施员工持股。

据悉,本次参与混改的南网产业投资集团为南方电网全资子公司,后者为广东省人民政府、中国人寿保险、国家电网、海南省人民政府持有。目前,南航通航与南方电网已开展电力巡线等合作。而国改双百基金则是去年由央企国新控股牵头发起,央企、地方国企及社会资本共同出资形成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发展基金。

公开信息显示,南航通航隶属于中国南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是国家骨干通用航空企业之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11月南航通航利润总额预计同比增长45%。

实际上,去年,南航就宣布在集团层面引入投资者,正式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也就是在同年,南航通航被列为国家发改委第四批“重点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据介绍,本轮混改实施后,南航通航的企业性质从国有独资公司转变为混合所有制公司。

“从混改方案可以看出,南航通航的本轮改革并没有一次性地完全地放手给市场。三家投资主体背景虽各有不同,但持股还是比较均衡的,代表了多个方面的资本对于项目改革的支持。”资深民航专家綦琦表示。

战略意图显现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混改,南航通航可谓是意图明显,除了多方融资外,它还拉拢了“客户”入局。

“南航通航绝对算是老牌通用航空公司, 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拥有全资质能力的通航企业,其大客户主要以国企为主,所以此次混改的投资主体均是‘国’字头,这样有利于对接业务,获得更多资源。”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教授邹建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进一步分析,此次混改全部选择“国家队”进场,另一大原因应该是为了战略布局,“毕竟南航通航地处粤港澳大湾区核心要冲,业务范围辐射全国各区域,且已开通广州-澳门跨境直升机航线,并筹划开通粤港澳及其他城市的境内、跨境短途运输航线,也就是说,接下来该公司要想进一步搭建区域通勤飞行网络,引入实力强、紧跟政策导向的国资显然在战略协同等更具价值”。

事实上,今年7月印发的《民航局关于支持粤港澳大湾区民航协同发展的实施意见》就提出,要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为民航深化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新时代民航强国建设的先行区。当时不少业内人士预测,作为民航“两翼”之一的通航,将迎来发展机遇。

不过, 针对南航通航提出“混改后,将立足粤港澳大湾区,同时瞄准海南自贸港、长三角经济带和京津冀区域经济建设契机,拓展维修服务、海岛观光、短途空勤、公务飞行等新兴产业和通航产品”的大计划,有行业分析人士指出,此次混改对于南航通航的作业飞行业务的提振效果会比较明显,但如果想挑战新业务和新产品,挖潜大众消费、发力低空旅游,则并非易事。

邹建军也坦言,近几年来,通航产业基本属于外热内冷,在发展过程中仍面临较多限制,所以南航通航的步子能够走多快,还要看粤港澳大湾区、海南等地在低空空域等方面的开放程度而定。“此外,与主要依靠政府、大型国企购买服务的作业飞行不同,低空旅游市场中,有一众强势的民企竞争,要想在此‘抢食’,需要占据优质资源以及灵活的企业运营机制来对接消费者需求,但南航通航的旅游基因本就较弱,在人才、管理等方面也不占优势,‘钱途’不甚明朗。”邹建军说。

下一步猜想

神秘面纱已然揭开,接下来南航通航以及南航系其他板块,又会在混改中显露何种面容呢?

“本轮混改后南航股份仍持有57.9%的股份,这意味着,南航通航的混改只是刚刚开始,该企业还有继续增加新战略投资者的空间,随着南航股份的持股比例慢慢稀释,2.0混改方案也会逐步浮出水面,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类似南网产业投资集团这样的需求方进入,比如:中石油、中海油等,进一步锁定南航通航的飞机需求、实现上下游互补。”綦琦表示。

而放眼整个南航,除了通航,业界还“不约而同”地猜测,下一个混改靴子落地的对象,很可能就是近期动作频频的货运板块。

其实,此前,东航和国航的货运物流资产已经先后完成了混改,路径基本都是引入外部投资者、员工持股,然后上市。

聚焦南航,公开信息显示,今年9月南航的货运物流公司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公开挂牌,明确将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公开征集1-15名战略投资者,释放股权比例不超过49.5%(含员工持股),正式按下混改的启动键。而本月初,中国民航局发布公告称,南方航空将成立独立的货运航空公司中国南方航空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货运”),该筹建申请已获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初审同意。此后,业内就传出消息称,获批成立后,南航货运或进一步剥离出上市公司,注入到正在混改的南航货运物流板块。

在綦琦看来,相较于通航,南航的货运盘子更大。他坦言,由于货运板块混改涉及金额相对更高,因此,南航货运的成立很可能就是为了给混改做准备,通过资产、股份剥离等过程,进一步坐实这个标的。“但总体来看,作为大体量的优质资产,南航的货运混改可能还需分步推进,整体进程应该不会像通航这么迅速。”綦琦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蒋梦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