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不少基金公司在规模上超过千亿,但是其2020年的成长力却表现弱势。

3.98万亿!

这是公募基金2020年前11个月交出的规模成绩单。

相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公募基金在2020年的规模增长都是跨越性的。

按照基金业协会新近披露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11月底,我国公募基金管理规模达到18.75万亿元。而2019年12月末,这个数据是14.77万亿。

行业的巅峰,并不是所有人的风口。

在年内实现规模的迅速增长,谁是2020年最具成长力的基金公司?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梳理数据发现,按照截至12月24日的最新数据,今年已有20家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增长超过500亿元,其中有10家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增长甚至超过千亿;相比之下,还有43家基金公司的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增长在50亿以下,其中还有15家基金公司表现为规模缩水。

“公募基金发展到今年实现爆发性增长,最主要的就是整个行业投研能力的提升带来的市场爆发。今年的市场情况也充分说明,公募行业未来发展潜力是巨大的,整个行业都迎来机会。”华南一家公募基金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公募成长力排行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数据显示,可统计的140家公募管理人今年以来截至12月24日的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达到4.02万亿。

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超过千亿的公司有10家,包括易方达基金、汇添富基金、广发基金、鹏华基金、富国基金、南方基金、中欧基金、华夏基金、招商基金以及交银施罗德基金。

其中,易方达基金目前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已经超过了3000亿元,为3028.56亿元,相比排名第二的汇添富基金还多出423亿,是排名第十的交银施罗德基金的2.54倍。

除了易方达基金之外,排名第二、三位的汇添富基金、广发基金的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超过了2000亿,分别为2605.2亿元以及2183.71亿元。

排在第四到十位的鹏华基金、富国基金、南方基金、中欧基金、华夏基金、招商基金以及交银施罗德基金,今年以来截至12月24日的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则分别为1611.57亿元、1578.21亿元、1568.74亿元、1516.66亿元、1387.93亿元、1226.42亿元以及1191.81亿元。

可以发现,几家基金公司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排名密集阶段的最小差距只有10亿元。

行业反馈信息显示,临近年末,各大基金公司的竞争亦在加速。

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在500亿至1000亿之间的基金公司共有10家,包括华安基金、银华基金、工银瑞信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嘉实基金、国泰基金、兴证全球基金、天弘基金、博时基金以及泓德基金。

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在100亿到500亿之间的基金公司共有59家,其中200亿到500亿之间的有32家基金公司。

平均来说,140家可统计的公募管理人今年以来的平均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为287.35亿元。超过平均值的公司共有37家;规模增长在50亿以下的还有28家,规模缩水的有15家。

这15家规模缩水的基金公司中共有三家基金公司缩水规模超过10亿元,其中长安基金规模缩减最多,缩减了89.45亿元;其次则是人保资产和南华基金,缩减规模分别为63.32亿元以及14.58亿元。

谁在推动规模增长

前述公募基金人士认为,投研能力,为规模爆发提供了一个最为基础的支持。

“那些业绩好的明星基金经理,成为2020年最强大的市场招牌。”北京一家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发行份额超过百亿的公募基金共有40只,其中汇添富基金、易方达基金两家公司旗下的百亿基金最多,分别有10只和6只。

而这两家基金公司,也是今年以来非货币基金规模增长排在前2位的两家公司。

从管理这些百亿基金的基金经理来看,包括易方达基金旗下的张清华、萧楠,汇添富基金旗下的胡昕炜、劳杰男等,都是近年来业绩表现突出的基金经理。

除了新发基金之外,来自绩优老基金的规模增量亦十分明显。

以普通股票型基金为例,今年以来有嘉实新兴产业、广发医疗保健、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工银瑞信文体产业、广发高端制造共5只基金截至三季度末的规模增长超过70亿元。

譬如广发高端制造,该基金今年以来截至12月23日的回报已经超过125%,在今年年初,这只基金的规模仅有0.5亿元,到了三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已增长至71.22亿元。

事实上,广发基金作为2019年主动权益基金“三冠王”得主,业绩突出带来的规模效应在2020年已经得到充分反馈。这意味着今年已经出现众多翻倍基金,规模奇迹或在2021年度继续上演。

从今年的行业规律来看,有了业绩之后,基金经理无论是新发基金还是老基金都会实现规模增长。比如嘉实基金今年主推的成长基金经理归凯,其管理的嘉实新兴产业今年以来截至三季度规模增长了约117亿元,而其今年新发行的嘉实核心成长,发行总份额也达到了148.37亿份。

以今年以来非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超过3000亿元的易方达基金为例,21世纪资本研究院数据显示,易方达基金今年以来新发基金的规模在1844亿元,其余部分则来自于老基金的规模变化。

如果不考虑新基金后续规模变动、以此简单计算,来自新基金的规模增量约占61%。

成长力与规模仍存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不少基金公司在规模上超过千亿,但是其2020年的成长力却表现弱势。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梳理数据发现,2019年非货币基金规模超过千亿的公募基金中,目前还有东证资管、中银基金、农银汇理基金等多家基金公司规模增长未超过500亿元,被一些此前规模不足千亿的基金公司反超。

数据显示,中银基金在2019年年末的非货币基金规模为2528.5亿元,而今年以来截至12月24日的非货币基金增长规模为305.28亿元,落后于第一梯队中其他规模在2000亿范围的公司。

相比之下,天弘基金、泓德基金两家公司在2019年末的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均不足千亿,但其2020年的非货币基金规模已经增长超过500亿。

数据显示,天弘基金今年以来截至12月24日新发行了30只产品,目前可统计的合并发行份额为297.58亿。

而规模与增长力排名同步占据第一位的则是易方达基金,易方达基金在2019年年末的非货币基金规模为3856.36亿元,今年以来截至目前的规模增长则为3028.56亿元。

一些成长力较弱的公司今年新发基金不多。

譬如农银汇理基金,今年以来截至12月24日,该公司共发行了7只基金,可统计的合并发行份额为62.05亿。

不过从目前数据来看,今年公募主动权益基金中收益排名前三的基金均被农银汇理基金旗下的基金包揽,分别是农银汇理工业3.0、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以及农银汇理研究精选,基金经理均为赵诣。

三只基金今年以来截至12月23日的回报分别为156.98%、155.2%、146.17%。

参考去年广发基金刘格菘夺冠时的“盛况”,农银汇理能否在未来一年上演规模奇迹亦可拭目以待。

就一些在公募“大年”却规模缩水的基金公司来说,业绩表现差、甚至基金踩雷,都是阻碍公司发展的重要原因。

譬如人保资产,债券基金出现踩雷,进而基金经理调整,基金也走向清盘。

(作者:姜诗蔷 编辑: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