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前,证监会发布公告表示,海通证券因在保荐四方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四方光电)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在首次提交的保荐工作报告等材料中未披露四方光电实际控制人熊友辉涉嫌行贿的事项,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投研观察》注意到,海通证券在2020年全年被监管点名四次,分别是7月、9月、11月和12月。

在合规性频频被处罚的背景下,作为沪上三巨头之首的海通证券盈利能力也不再强劲,在2020年上半年业绩开始出现“退步”。

再次被监管处罚,两名保荐人同责

经调查,证监会认为海通证券违反《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37号)第四条规定。按照《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海通证券及曾军、周威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具体来看,2010年—2011年期间,四方光电的实际控制人熊友辉向原四川省农村能源办公室主任屈锋提供过资金12万元。

2014年11月,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屈锋后收受多人财物”一案作出《刑事判决书》,认定屈锋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共计收受他人贿赂699.50万元及其他财物,其中包含收受熊友辉提供资金12万元。

而在四方光电2020年4月29日向上交所提交招股书申报稿中并未对这一事件进行披露。《投研观察》翻阅四方光电招股书申报稿发现,在其申报稿“重大诉讼或仲裁事项”一项中,显示为“不存在”。海通证券也在发行保荐书中表示,发行申请文件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上交所在第二轮问询函中就此案件作出询问,要求四方光电说明,实控人熊友辉及四方光电是否存在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是否构成发行人或实际控制人的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是否构成本发行的障碍,并在招股说明书中补充披露上述内容并作重大事项提示。

在四方光电2020年9月23日提交的注册稿中,才添加了公司实控人涉及行贿情况说明。

此次监管除给予海通证券出具警示函处分以外,海通证券的曾军和周威两名保荐人也同时受到了来自证监会的警示函。

永煤债违约,牵连海通证券

2020年11月10日,永煤控股发布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违约本息金额共计10.32亿元。

本以为国企违约已经实属罕见,没想到此次违约还牵扯到发债公司海通证券。

2020年11月18日,交易商协会官网消息称,在对永煤控股开展自律调查时,发现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涉嫌为发行人违规发行债券提供帮助,以及涉嫌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涉及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和交易所市场公司债券。

针对此事,海通证券当晚紧急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积极配合自律调查的相关工作,严格执行交易商协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业务规范有关事项的通知》的有关要求,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日前,海通证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积极配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调查,公司认真检视反思业务运作,立即采取相关整改措施,加强培训学习,对业务流程进一步查缺补漏,完善相关内部控制措施,提升规范化运作水平。

通过自查自纠和内部问责,海通证券对违反行业自律规则和公司相关规定的北京债券融资部总经理夏坤、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厉栋、海通资管副总经理张士军、海通期货副总经理姚弘等相关责任人,公司分别给予警告、通报批评等处分,并给予经济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海通证券在2020年曾被证监会多次点名。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海通证券参与主承销商的债券违约次数共计24次,排名行业第一位。

业绩陷入瓶颈,难以突破

除合规性方面的问题外,2020年以来,海通证券的盈利能力也不再强劲。

据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沪上三巨头之首的海通证券在2020年上半年业绩开始出现“退步”。

2020年上半年,海通证券营业收入为177.87亿元,较去年同比下降1.5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4.83亿元,同比下降0.78%,其中营业收入减少主要源于子公司销售收入减少。

此外,据海通证券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82.54亿元,同比增长10.62%,而同期证券公司整体营收同比增长31.10%。与海通证券同属头部券商的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的前三季度营收分别同比增长28.13%和24.98%,营收增幅均高于海通证券。

从海通证券历史业绩来看,近年来,公司的营收情况呈过山车式波动,不知2020年全年业绩能否延续去年高增长的趋势。

净利润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海通证券实现净利润92.53亿元,同比增长14.59%,而同期同行业净利润同比增长为42.5%。同期,国泰君安和中信证券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36.65%和20.82%,均高于海通证券的净利润增幅。

此外,去年前三季度,国泰君安和中信证券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6.89%和7.17%,也都高于海通证券6.42%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

从海通证券过去八年的净利润可以看出,公司在2015年净利润达到最高值之后,仿佛进入了瓶颈期再也无法突破。

合规性被监管多次诟病,业绩也陷入了瓶颈期,沪上三巨头之首的海通证券何时能回复昔日辉煌?

出品|投研观察

作者|郜融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