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受新冠疫情冲击,各国为提振经济再度采取类似举措。在全球连续放水的背景下,大宗商品价格也再度水涨船高,多个品种接连刷新历史新高。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随着各国经济刺激政策的相继出台,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迎来一波长达数年的涨势。这一次会不会历史重演?至少高盛的回答是“YES”!

//08年商品超级周期 //

上一轮“超级周期”实际上开始于金融危机发生之前,从2002年到2008年中,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在持续上涨。截至2008年6月,以实际价格看,IMF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指数较1990年代的均值高出168%。

随后2008-2009年金融危机打断了这一过程,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挫,但是这种调整并未长时间延续,随着全球经济刺激措施的推出,原材料的需求显著增长,又重新推动商品价格上行。到了2011年中,以实际价格看,大宗商品价格指数较1990年代的平均水平高155%。

在这个过程中,供需结构问题是主导因素,同时全球降息以及量化宽松等刺激措施带来的宽松金融环境,也起着很大作用。

2014年底开始,OPEC开始增产,希望将美国页岩油挤出市场,这标志着商品“超级周期”尾声的开始。到了2016年初,从实际价格来看,商品价格指数已经跌回1990年代的均值,全球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正式宣告结束。

决定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主要分两方面,第一宏观经济,主要是美元指数,第二市场自身的供给和需求。

//美元指数持续走弱//

历史来看,美元与大宗商品价格(CRB现货指数)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即所谓的“跷跷板”效应。由于大多数工业品以美元计价,美元熊市通常会推高大宗商品价格。

今年美联储将名义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水平,同时执行每月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美国实际利率已经跌破零水平,而美联储承诺维持超宽松政策至2021年,美元已经跌至2018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

招商证券在最近的研报中也指出,2020开始将迎来一个长达9年的大宗商品牛市。因为美元指数存在16至18年时长的周期, 并且具有金融周期的属性。在美联储无限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推动下,从2020年开始,美元将进入一个近9年的弱势周期。美元弱,大宗商品走强。

招商认为,这并非“标价效应”这么简单,而是背后有美元周期回落(上升)→全球信用扩张(收缩)→全球总需求扩张(收缩)→对大宗商品需求扩张(收缩)的经济基本面逻辑。

//全球经济持续复苏//

大宗商品是最明显的顺周期品种,球经济下行或衰退肯定会冲击大宗商品价格,而全球经济复苏往往带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2020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逻辑很简单:全球经济从衰退迈入复苏。

全球需求看,亚洲尤其是中国一直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领头羊,但欧洲和美国制造业复苏同样非常强劲。

1月4日,IHS Markit统计的2020年12月美国制造业PMI(采购经理人指数)终值意外升至57.1,创2014年9月以来的六年多新高,远好于初值56.5和11月前值56.7。市场原本预期在新冠疫情复燃的重压下,12月终值会进一步降至56.3。这令该数据连续第八个月改善,此前因疫情导致企业关闭而在2020年4月跌至十多年来最低。

目前最让市场担忧的是欧美国家疫情冬季再次爆发。但是,有效疫苗在全球范围内陆续接种,全球经济复苏有望在2021年演变为小型繁荣,极大提振商品需求。

根据数据统计,截止1月5日全球批准上市疫苗数量达1456万剂,其中接种率最高的是以色列、沙特、巴林、美国和英国,按照现在的接种速度,到年底全球发达国家超70%的人口可以全部接种。

另一方面,从供给来看,过去几年大宗商品产能不断削减。随着油价下跌,2015年以来全球钻井数量急剧下降。澳大利亚的铁矿石采掘投资较2012年的峰值下降了75%,中国铁矿石库存持续下滑。

不同行业的产能约束条件不同,对市场条件变化的反应时间也不同,但总的来说,全球采矿业多年来一直在缩减产能。因此,如果明年全球经济出现复苏热潮,大宗商品市场或出现暂时性的供需错配。市场主流观点认为,经济复苏叠加商品结构性供给不足,是本轮商品上涨的主逻辑。

1月5日,第13届OPEC+部长级会议在维也纳宣告结束,产油国同意在2月将合计产出维持在当前水平,会议结束之后,沙特意外发布声明,宣布自愿进行单方面大幅减产。

沙特表示,其2月与3月原油产量目标将定在812.5万桶/日,较它自身的产量配额911.9万桶/日低约100万桶/日。此举完全是单方面行动,没有任何其他产油国跟随。按照沙特这一计划,OPEC+在2月的产量额度降至3573.4万桶/日,与2018年11月相比,相当于减产812.9万桶/日。

2020年度所有大宗商品中,原油最差,为负收益。沙特此举牺牲自己市场份额,但对稳定油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综合自招商证券、天风证券、金融时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