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以来,已有逾2000亿港元资金南下,点燃了港股的开年行情。作为反映港股估值的重要指标之一,AH股溢价指数尽管自2020年10月以来有所回落,但仍处于历史高位水平。

截至1月20日收盘,恒生沪深港通AH股溢价指数报收于132.88,意味着“A+H”公司的A股股价平均较H股股价溢价约32.88%。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130只“A+H”股中,AH股溢价率目前超过1倍的共有48只,当中不乏中芯国际、中远海发、中船防务、中金公司等热门公司和行业龙头。

随着南下资金的涌入、内地投资者对A+H股基本面更为了解,AH股溢价率有望收窄。

最高溢价逾3.7倍

因两地市场流动性、投资者结构、AH股流通比例不同等原因,AH股之间的估值差异一直是常态。虽然互联互通机制自2014年已开通,但AH股溢价指数未有明显回落。

2020年以来,港股的表现整体落后于A股,当前AH股溢价指数较2016年1月以来的历史均值仍然存在一定的价差。国盛证券认为,本轮AH股溢价扩大很大程度是由于港股市场此前的弱势乃至超跌。

截至1月20日收盘,AH股溢价率最高的个股为国联证券。1月20日,国联证券A股收于18.17元,H股收报4.61港元,A股溢价率高达371.24%,遥遥领先于板块的其他股票。

AH股溢价率前十的公司

AH股溢价率居第二、第三位的是复旦张江和*ST拉夏。截至1月20日,上述两只个股的AH股溢价率分别为345.09%和342.70%。

在130只A+H股中,价差最小的3家公司分别为中国平安、药明康德和招商银行,溢价率均在2%以下。上述3家公司的H股股价均在1月20日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AH股溢价率最低的五家公司

多只热门股溢价逾1倍

虽然梳理2020年下半年以来A股股价表现不错的A+H股公司会发现,其H股亦有相应甚至更高的涨幅,但由于前期A股和H股价差过高,导致仍有不少公司的AH股溢价率在1倍以上。

据统计,溢价率在1倍以上的公司大都集中在金融保险、公用事业、能源业等行业,但也不乏在A股关注度较高的公司。

如2020年7月在科创板上市的芯片龙头股中芯国际,截至1月20日收盘,其AH股溢价率约为140.78%。中芯国际在科创板上市时的发行价为27.46元,较其H股同期股价溢价不到6%,但由于中芯国际在科创板上市首日股价涨逾2倍,由此拉开了其A股和H股之间的价差。

1月以来,中芯国际H股成为南下资金的“宠儿”,1月份累计涨幅逾33%。

AH股溢价较高的公司中,还有中远海发、中船防务等行业龙头公司。其中,中远海发AH股溢价率为157%,中船防务为245%。

又如浙江世宝和一拖股份,分别是新能源车概念、农机概念的热门股,即便其H股分别在2020年下半年飙涨234%、116%,均大幅超越其A股的走势,但AH股溢价率依然不小,分别为250%、198%。

上述4家AH股溢价率较高的公司有一个共性,即港股流通市值均在100亿港元以下。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认为,从AH股溢价率与总市值分布来看,大市值企业的港股估值与A股更为接近,而小市值企业的AH股溢价率偏高。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是,与小市值相比,港股市场对大市值A+H股的关注度更高,基本面研究更加透彻,港股投资者获取信息的成本相对更低,使得大市值港股估值更接近A股。

此外,港股机构投资者主要通过基本面选股,加上港股有沽空机制,多空博弈促使股价回归合理值。相较之下,A股投资人风险偏好较高,相对更热衷于追逐热点,也更倾向于参与小盘股或题材股的博弈。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部分A+H股的A股相对H股有较高的溢价。

不过,多家机构认为,随着南下资金的涌入、内地投资者对A+H股基本面更为了解,港股市场或将经历估值体系向A股靠拢、估值系统性提升的过程,AH股溢价率有望收窄。

国盛证券更是在研报中提到“港股进入‘明明白白’的牛市”:无论是港股通南下资金,还是海外资金,都对港股资讯科技行业和金融业有大规模的持仓,且基本集中在前五大龙头。2021年,伴随南下资金和外资共振流入,港股科技巨头和价值龙头将持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