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全球光伏市场的规模将加速扩大,预计会达到150GW至170GW。其中,海外光伏装机规模预计在100吉瓦左右,有望恢复增长并创历史新高。中国国内新增装机规模预计在55GW至65GW,“十四五”期间年新增装机量将落至70GW至90GW的范围内。

2月3日,在光伏行业2020年发展回顾与2021年形势展望研讨会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勃华作出上述判断。在此预期下,企业正在加强供应链的构建,而大基地的开发以及大尺寸高功率产品的放量将成为今年行业的发展趋势。

“2020年的光伏行业,除硅料外,基本每个环节的融资都全面扩大,包括辅材辅料、逆变器、设备等。”王勃华介绍说。据国金证券、CPIA统计,2020年光伏各环节共融资682亿元,同比增长279%;融资数量共33项,同比增加2.3倍。

2020年,光伏企业掀起上市潮,主要包括从美股回A的光伏中概股,以及光伏辅材辅料企业。与此同时,多家龙头股股价涨幅超过100%,已诞生出四家千亿光伏股。

受技术进步影响,2020年国内光伏电站投资成本继续下降。其中,光伏系统价格同比下降12.3%,组件价格同比下降10.3%,非技术成本同比下降0.3%。

不过,受疫情和其他因素的影响,产业链上的供需矛盾去年仍比较突出,如硅料价格去年上涨了50%,光伏玻璃价格上涨了100%,EVA胶膜价格上涨了50%。

这一挑战在2021年仍在持续。“各大企业开始纷纷签订长单,保障产品供应。”王勃华认为,供应链的把控能力将成为光伏企业竞争制胜的关键。

就在2月2日晚间,隆基股份刚刚公告称与协鑫签订了一份巨额多晶硅料采购协议。公告显示,此次合同约定的采购量不少于9.14万吨,具体订单价格月议。按当前市场价格预估,此次合同的总金额高达73.28亿元。

光伏行业还面临着新能源配储能、外部环境错综复杂、用地少用地难、税费高企等问题。王勃华表示,管各地政府开始纷纷要求新能源配置储能,但储能盈利模式仍然单一,市场身份仍不明确,经济有待改善。而外部环境仍错综复杂,各国宽松货政策下汇率存在波动风险,全球疫情管控也存在不确定

此外,部分地区生态红线有扩大趋势,给光伏项目的选址增加了难度。耕地占用税、土地使用税等税费负担成为价上网后降本的主要压力之一,也是我国与海外低价项目之间的主要差异点。

王勃华认为,我国能源转型加速的驱动下,基地的开发或将会成为一种趋势,其优点在于能够迅速扩大清洁能源的资产规模,有效提升发电质量和经济效益,是推动提前实现碳达峰的有效途径。以央企投资为主,多个电力央企集团正在三北规划千万千瓦级新能源基地,这些基地一般结合风、光、水、火、储综合开发。同时,2021年大尺寸、高功率产品将会进入快速放量阶段,210、182等大尺寸硅片占比将加速提升至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