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达6100亿元 五方面着手进一步发挥投资关键作用

3月8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确保“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有关情况。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在发布会上表示,去年,我国成为全球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投资功不可没。今年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还需要进一步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加大补短板力度,拓展投资空间,增强投资增长后劲,合理扩大有效投资

从五方面着手

扩大合理投资

就今年在扩大合理投资方面有哪些具体举措,宁吉喆表示,主要从五方面着手。第一,发挥政府投资引导带动作用;第二,加大投资补短板、调结构的力度;第三,加快推进“两新一重”建设;第四,促进民间投资更好发展;第五,加强项目储备和资金要素保障。

具体来看,2021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为6100亿元,比上年增长100亿元,同时,今年将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65万亿元,规模总体稳定,精准用于交通、能源、农林水利、生态环保、社会事业、物流、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领域有一定收益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推动有效投资

在新型基础设施方面,今年将出台“十四五”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拓展5G应用,加快工业互联网、数据中心等建设。在新型城镇化方面,实施城市更新行动,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在重大工程方面,及时推进川藏铁路、西宁至成都铁路、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等交通水利重大项目。

财政部专家库专家、360政企安全集团投资总监唐川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于“十三五”时期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的发展模式来看,首先,“十四五”阶段,各类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信息化升级必然是快速进行,而这一切都需要新基建项目予以支撑。其次,随着信息交互效率的提升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大数据服务、物联网、数据资源共享、网络安全等产业的发展已然具备了较好的数据基础,加上神经网络模型领域在年来取得了诸多突破,使得“行业+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产业发展模式已经进入了“质变”的重要阶段,各地区、各类产业项目的发展迫切需要新基建项目予以协同。故而,在“十四五”首年出台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将能够使各方都更为明晰下一阶段新基建项目的建设任务,令飞速发展的新基建能有更为明确的中心。

值得关注的是,3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出炉,其中提出要拓展投资空间。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效率,保持投资合理增长。

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汪惠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基建领域涵盖了第六次技术革命浪潮中的主要新兴产业,并且具有产业链涉及范围广、产业间的协同效应强、对传统产业有渗透效应等特征,对投资和消费的拉动作用巨大,是“十四五”时期实现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从目前北上广深等地公布的新基建建设行动方案来看,各地结合当地的产业发展基础、产业支撑能力、区域承接能力和创新发展能力,积极发掘新基建各个领域的发展潜力,围绕5G、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建设,积极打造“智慧城市”“智能交通”“智造名城”。随着“十四五”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规划的出台以及各个项目建设的落地,新基建势能爆发,将为经济发展、工业转型、民生建设等方方面面带来新动能。

三个“进一步”

促进民间投资

在促进民间投资方面,宁吉喆同时指出,今年要采取三个“进一步”的措施:一是进一步调动民间投资积极,继续放开民营企业市场准入,支持民营企业创新发展,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两新一重”及补短板项目建设。二是进一步增强民间投资能力,引导银行加大对民营企业信贷支持,落实中小微企业降成本政策。三是进一步创新民间投资方式,规范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稳妥开展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盘活基础设施存量资产。

根据全国PPP项目信息监测服务台数据,截至目前,各地已录入全国PPP项目信息监测服务台项目7512个。从民营企业参与情况来看,已签约项目中,民营企业单独中标项目846个,联合体中民营企业控股项目880个。

汪惠青则表示,通过政策“组合拳”,进一步放开民间投资领域,能够使投资主体和融资方式更为多元化,充分发挥市场这只无形之手的调节作用,在激发民间投资活力的同时,有效降低地方政府的债务压力和风险。PPP作为政府与社会资本深入合作的特有模式,具有衡各投资方的风险和收益的优势,在吸引优质社会资源参与“两重一新”领域建设方面具有显著优势。

唐川表示,民间投资的合理释放对于“十四五”时期而言,意义重大。民营企业是我国现阶段市场经济的有力参与者,民营企业的投资方向往往代表着全球价值链最先进的理念,故而鼓励民间投资,并给予民企更为自由的市场空间,将更有助于我国市场经济结构的优化和方向探索。同时,从高效、高质量提供公共服务的角度来看,新型城镇化过程需要更多有项目运作经验、技术的民营企业共同参与。但从民营资本的角度来看,因为自有资金相对匮乏,本身受国家直接的资金支持又比较少,故而需要有更为全面的政策支持和更为安全的模式来保障自身的投资收益。目前,国家已对民营企业在市场准入、资质放宽、金融支持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政策的倾斜,这为下一阶段扩大民间投资规模做好了一定的准备。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投资方面,建议管理层还可进一步强化PPP模式的应用。(证券日报)本报记者 苏诗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