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银行业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各行处置不良的手段也愈加丰富。根据银登中心3月24日披露的消息,光大银行依据《银行业信贷资产流转中心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规则(试行)》,拟于2021年3月30日,与建信信托通过银登中心开展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总金额15.743亿元,本次转让涵盖的资产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可疑、损失,涉及51980户债务人,债务人主要分布在广州、杭州等地区。

此前,3月18日,广发银行也刚与华润深国投信托在银登中心完成了一笔不良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贷款种类为个人信用卡贷款,出让方为广发银行,受让方为华润深国投信托,不良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总金额9.306亿元,转让涵盖的资产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可疑、损失,涉及50526户债务人,债务人主要分布在广东、河南等地区,涉及国内贸易、批发/零售/百货业等行业。实际转让金额为1.03亿元。

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监管要求以所持不良资产对应的本金、利息和其他约定款项的权利作为流转标的,经银登中心备案登记后进行转让,并由受让方继受的业务。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银行如果直接做不良信贷债权转让,需要重新变更债权债务关系,中间还涉及到诸多法律和技术问题,流程非常复杂,特别是对单个资产包涉及众多债权人的情况,需要对每一笔的详细情况都做报告,实际操作效率过低,可行不强。而目前的收益权转让实质可以起到转让的效果,又可以极大地提升操作效率。

就不良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定价来看,廖鹤凯指出,定价是根据实际资产情况来定,上述转让涵盖的资产贷款五级分类为次级、可疑、损失,都是潜在回收时间较长、处置难度较大、可回收比例较低的资产,且按照现在的规范定价公开透明,交易双方定价一般情况都符合市场化原则。

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工作酝酿已久,但目前银行业机构参与情况并不普遍。回顾2016年原银监会“82号文”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通知下发后,银行业金融机构需按照信托公司设立信托计划,受让商业银行信贷资产收益权模式进行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此后2019年银登中心发布了《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业务规则》,对交易规则做了更详细的规范和指引。

“此前细则并不是很明晰,操作范围也有限,加上之前各家公司业务重点不在这,所以导致关注度不够高,现在信托公司面临转型压力,随着相关配套细则和操作指引模式的出台,有信托公司开始重视关注这块业务,既符合政策导向,也符合转型方向。”廖鹤凯如是说。

事实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银行资产质量面临考验,不良资产处置力度空前。今年初,银保监会下发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批准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和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瞬间引爆了不良资产行业。业内认为,在政策支持下,银行业处理不良的手段和渠道也在逐渐创新和拓宽,有利于缓解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压力。(记者 孟凡霞 马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