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0日,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一心堂”,002727.SZ)股价盘中一度封涨停,这是在公司发布2020年年报后,公司股价第二度触及涨停板。

虽然一心堂股价在午后随大盘回落,涨停板被打开,但收是在盘时仍大涨8.98%,收报48.08元,复权收盘价创历史新高。

此前,一心堂在3月16日公布年报,当日,一心堂涨幅为9.99%,收盘价为43.15元;公布年报后,公司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上涨,四日累计涨幅为18.66%。

作为少数几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连锁经营业务的零售药店,就4年年均超700家门店的增速而言,一心堂已经“走得很快”,但从财务数据上看,毛利率下滑颇大已经显露。而且,面对医药行业O2O巨头们的强大渗透,一心堂能走得更远吗?

净利润逐年增高vs毛利率持续下降

一心堂于3月16日披露的2020年财报显示:全年营收人民126.56亿元,同比增长20.78%;期内门店新增939家,同比增长15%;归母净利润为7.9亿元,同比增长30.81%。

投资者网》梳理其最9年门店开设情况后发现,虽然一心堂几年开店的增速相对放缓,但每年仍然继续大规模布局新店。截至2020年,在A股公司中,一心堂成为拥有连锁门店最多的零售医药公司,门店多达7205家。

资料显示,一心堂成立于2000年云南,以零售药店连锁经营为核心产业主营药材加工与销售、中西成药批发。截至2020年12月,一心堂的业务辐射范围覆盖了云、桂、黔、琼、川、渝。

在2020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董事长兼总裁阮鸿献称,“未来三年,川渝地区是公司第一重要拓展区域,山西、广西、海南、贵州是第二拓展区域。”这似乎显示出一心堂的“志向”早已不止西南一隅。

随着门店数量不断增多,公司业绩也同步大涨,净利润率逐年增高。2020年一心堂的净利润率为6.2%,同比增长6.9%。

然而,《投资者网》统计之后发现,虽然五年一心堂的管理费用率与销售费用率都在下降,而且净利润率稳中有升,但公司的毛利润率自2017年后却逐年下降:2020年,公司的毛利润率为35.8%,同比下降2.9%;而且,在“占公司营业收入或营利10%以上的行业、产品或地区情况”一表中,每个分类的毛利润率也出现同比下降。

(数据来源:公告)

3月22日,在一心堂网上业绩说明会中,面对“毛利润率连年下降”的质疑,董事长阮鸿献只表示:“‘两票制’主要影响处于药品流通中间环节的批发企业,对头部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影响较小”。

那么,一心堂毛利率下滑的原因何在?

针对这一问题,多位证券分析师向《投资者网》分享了两个主要观点:一是“由于期内开店较多且在开业初期导致毛利率下降”;二是“存在打折与赠品计算口径的情况”。

此外,《投资者网》还注意到,一心堂2020年的应收账款为8.12亿元,同比增长55.26%。一心堂表示,这“主要是医保销售增加及业务板块增加了第三方保险等结算方式导致”。

O2O业务受益疫情 竞争压力大

2021年1月11日,国家医保局公布了《医疗机构医疗保障定点管理暂行办法》和《零售药店医疗保障定点管理暂行办法》(简称“两定办法 ”),明确指出医保主体为实体药店,线上业务应依托线下门店的O2O模式为主。

纵观当下国内零售药店业,有着“西南药王”之称的一心堂确实是纵横行业的强者,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其线上O2O产品“一心到家”大放异彩。

一心堂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电商业务总销售人民1.97亿元,是2019年电商业务总销售的2.7倍。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一心堂O2O业务门店数达到4816家,覆盖率达到门店总数的66.84%。

然而,《投资者网》整理一心堂历年电商业务交易额后发现,一心堂电商业务的成长恐怕更多得益于疫情,然而这一赛道的竞争对手远不止同业。

电商天使投资人、前京东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向《投资者网》分析称,“连锁药店开展O2O业务的实质还是本地零售业务。疫情期间,一心堂药店开展O2O项目获得的盈利加成,这种外部加成会随着疫情的结束而消失。另外,就一心堂2020年电商业务总销售的体量而言,相对于京东、美团等专业台体量而言过小,很难有竞争优势。即便是会员制的,意义也相对有限,很难形成根本的差异化,很难构筑成为企业的护城河。”

李成东称,虽然O2O能为其带来新的业绩增长,但在有着京东等这样头部公司的O2O赛道已经比较拥挤,后来者难有作为,甚至规模较小的O2O公司也会面临较大的生存压力。

显然,当前来看,一心堂要想在医药线上发力,压力与挑战并不算小,一方面有专业的叮当快药、美团买药、饿了么,这些台以快制胜,纷纷打出半小时送药上门,以此来改变传统线下买药惯,也就是说,非处方药,或常备用药品,线上能迅速满足消费者;另一方面以综合医疗服务更为强大的020台,安好医生经过数年发展,已成行业巨头,想挑战也难度颇大。

以叮当快药为例,根据2020宅经济洞察报告,2020年叮当快药APP月活用户量同比增长190.9%,在医疗服务APP中月活用户增速排名第一。

而且,美团买药、叮当等020台,正在迅速扩张态势席卷而来。以深圳为例,众多小区可以看到叮当快药的广告视频。“拿常用药品价格相比,很多时候美团和叮当上面的确实会比线下便宜,因为他们可以打得起补贴,先培养用户惯。”一位行业观察者告诉《投资者网》。

香颂资本沈萌则认为,“一心堂目前只能不断累加门店来推高收入,而大规模低收益或将导致对终端的控制力减弱,容易滋生质量问题。”线上与线下,对医药行业连锁企业而言,目前的竞赛可能刚刚开始。一心堂扩张线下门店的同时,能否持续发力线上,值得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投资者网》陆永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