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市场上有着“医药一哥”称号的恒瑞医药进入了转型期阵痛,其兄弟公司翰森制药(3692.HK)日子也不好过。

今年上半年,翰森制药实现营业收入44.02亿元,同比增长约1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12.91亿元,同比增长5.6%。净利润同比增速降至个位数,翰森制药业绩已经明显失速。

2018年和2019年的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均超过20%。

不仅如此,剔除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基数较低因素外,今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实际上尚未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

二级市场上,截至9月10日,股价为21.60港元/股,较年初44.94港元/股(前复权)下跌了约51.94%,对应的市值蒸发约1387亿港元

2019年6月,翰森制药登陆H股市场,上市两年多来,已经累计募资169.42亿港元,而派息仅4.56亿港元。而在上市之前的三年,累计派发股息40亿元,2019年,又向上市前股东派息17亿元。

向上市前股东派息57亿元,向上市后股东派息4.56亿港元,翰森制药如此操作备受质疑。

转型期阵痛业绩承压

号称中国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企业的翰森制药,上市之后并无突出表现,业绩股价均承压。

根据中期报告,今年上半年,翰森制药实现的营业收入为44.02亿元,去年同期为39.80亿元,同比增加4.22亿元,增幅约为10.60%。净利润12.91亿元,去年同期为12.22亿元,同比增加0.69亿元,增幅约为5.65%。

营业收入同比增速接个位数,净利润增速直接为个位数,这一增速水,为翰森制药期同期新低。

2018年、2019年的上半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7.91亿元、46.09亿元,同比增长26.55%、21.60%。2020年的上半年,营业收入为39.80亿元,同比下降约13.61%。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公司产品销售、推广等受到限制,导致业绩出现下滑。剔除2020上半年,今年上半年,翰森制药的营业收入创了几年新低。

营业收入增长失速,净利润也不例外。2018年、2019年的上半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0.42亿元、12.96亿元,同比增长34.30%、24.34%。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0.27亿元、12.65亿元,同比增长33.95%、23.14%。

同样,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公司的净利润有所下降,其为12.22亿元,同比下降5.73%,扣非净利润11.64亿元,同比下降幅度为7.93%。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剔除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对比2019年上半年,今年上半,翰森制药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尚未恢复到2019年同期水

今年上半年,翰森制药也有些令人意外的表现。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5月,翰森制药拥有8大核心产品,分别是抗肿瘤领域的普来乐、泽菲、昕维、昕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领域的欧兰宁,抗感染领域的泽坦,糖尿病药物孚来迪和消化道药物瑞波特。8种产品合计贡献了2018年收入的77.70%。8大核心产品中,有7种是首仿药,1种是仿制药。

药品分为创新药、首仿药、仿制药三类,其中,首仿药也有一定的门槛,并享有一年的保护期,一般为一年。2019年,翰森制药有7项新药获批上市,包括2个创新药、4个首仿药、1个仿制药。

由此可见,翰森制药是一家以首仿药为主的医药制造企业。

翰森制药经营业绩明显失速,可能也与药品集采有关。2019年以来,公司产品欧兰宁、昕维、恒丹、孚来乐、泽昕等中选。

翰森制药也有亮点,今年上半年,公司创新药销售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28.50%,去年同期为18.90%,上升幅度较大。

创新药集中上市,翰森制药的表现也有点令人意外。当然,为了研发,公司投入不菲。今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支出6.87亿元,同比增长44.02%,占当期收入的比重为15.6%。

对于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失速,市场一致的看法是,翰森制药转型期阵痛。只是,发力创新药,公司能否获得预期,个中风险不小。

半年销售费15.29亿两倍于研发费

翰森制药的风险在于,尽管研发支出逐年增加,但远远不及销售费用。

今年上半年,翰森制药的销售费用为15.29亿元,是6.87亿元研发费用的2.23倍,销售费用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34.73%。

几年,翰森制药的销售费用呈现逐年增长势头。2015年至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2.40亿元、23.78亿元、27.04亿元、32.09亿元、32.66亿元、31.03亿元,6年合计达169亿元。这6年,销售费用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超过35%。其中,2020年,受疫情影响,产品推广等受限,销售费用有所减少,这一年的销售费率也达到35.71%。

上述同期,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4.09亿元、4.03亿元、5.76亿元、8.81亿元、11.21亿元、12.52亿元,合计为46.42亿元。2020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最高,达到14.41%。

对比发现,6年间,公司的累计销售费用比累计研发费用多出122.58亿元,累计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3.64倍。

毫无疑问,费用大幅增长,是翰森制药净利润失速的重要原因之一,尤其是巨额销售费用,更是吞噬了不少利润。

从这方面看,从仿制药、首仿药到创新药,翰森制药任重道远。

二级市场上,翰森制药遭遇了用脚投票。今年1月21日,公司股价为45.05港元/股,最高为46.70港元/股,创下了2019年6月上市以来的新高。但是,从次日开始,股价就跌跌不休。到9月10日,股价收报21.60港元/股,累计跌幅超过50%。

与之对应的市值,也从1月21日的2666亿港元缩水至9月10日的1279亿港元,蒸发了1387亿港元。

翰森制药还有两处操作备受诟病。

2019年6月上市至今仅两年多,公司募资不断。2019年,其IPO募资87.98亿港元(净额),2020年通过配股募资34.77亿港元(净额),今年4月,又发了规模为6亿美元的是可转换债券。可谓是年年募资,上市2年累计募资169.42亿港元。

大举募资的背景是,翰森制药并不缺钱。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账面上的货资金143.42亿元。

公司的现金流状况较好,2015年以来,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正,2020年为23.90亿元。

翰森制药的分红也让人诧异。2019年上市以来,公司派发了4.56亿港元红利。

2019年9月,上市三个月后,公司还向上市前的股东紧急派发了17亿元红利。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合计派发40亿元红利。这意味着,2016年至2019年,公司累计向上市前的股东派发股息57亿元。

翰森制药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钟慧娟及孙远,二人为有着“药王”之称的孙飘扬妻女。上市之前,孙飘扬家族合计持有翰森制药75.66%股权,此外,重要股东岑均达持股18.43%,合计持股94.09%。由此可见,57亿分红,孙飘扬家族及岑均达合计分走了53.63亿元。

不差钱仍然年年募资,募资之前豪气分红57亿元,翰森制药的如此操作无怪乎市场质疑其在圈钱。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