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首家餐饮供应链公司来了!

9月6日,郑州千味央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千味央厨”,SZ:001215)在深交所上市,发行价为15.71元/股。上市首日,千味央厨收报22.62元/股,单日上涨43.98%。

根据其招股书显示,郑州千味央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发行股票数量2128万股,发行价格为15.71元/股,共募集3.34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扩充产能。

实际上,作为中国最早面向B端餐饮企业的速冻米面食品企业之一,千味央厨正是肯德基。必胜客、华莱士、海底捞等知名餐饮连锁品牌的供应商。其创始人李伟曾于2007年创办思念食品,后于2017年末退出,期间另辟新领域,从C端市场杀入B端市场,在2012年创办了千味央厨。

作为餐饮连锁背后的供应商,千味央厨也没能在爆发的疫情中幸免,从受到冲击的全国餐饮业来看,餐饮行业复苏仍是一条漫长之路。在此情况下,千味央厨登陆资本市场募资扩张,依然是不确定的未来在等待它。

大客户依赖严重,盈利能力落后同行

油条等食品虽然为大众所熟知,但是它们的生产者千味央厨却并不直接与消费者相接触,千味央厨主要为B端餐饮商家提供服务。据了解,千味央厨的主要客户有包括必胜客、肯德基、海底捞、华莱士等在内的多个大型连锁餐饮品牌。

过据招股书显示,千味央厨十分依赖大客户,最三年,其对第一大客户百胜中国及其关联方占公司的营收占比分别为30.20%、30.72%和 23.37%,同时对百胜中国和华莱士的合计销售额占直营销售总额的比重在80%左右。

因为不同于同行业的其他公司惯常会采取的“经销为主、直营为辅”的市场策略,千味央厨的直营模式收入在总营收中占比达到四成,这意味着主要做B端用户生意的千味央厨要为用户提供大量的定制化服务。

因此定制化服务所带来的一个弊端是,为了从源头把控产品质量,部分直营模式下的大客户会存在要求千味央厨向其指定供应商采购大宗物料的情形,这会使千味央厨在产业链议价过程中身陷被动的局面。

同时从千味央厨业绩来看,2018年-2020年,千味央厨分别实现营收7.01亿元、8.89亿元、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67.89万元、7412.13万元、7658.83万元。

和竞争对手作为对比,安井食品在2018年—2020年分别实现营收42.59亿元、52.67亿元、69.65亿元,三全食品在2018年—2020年分别实现营收55.38亿元、59.86亿元、69.26亿元,仅在营收方面千味央厨以落后于行业竞争对手。

从毛利率上看,三年千味央厨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2.63%、23.79%和24.45%,同期,行业均值为29.96%、30.25%、28.03%,千味央厨落后7.33%、6.49%、3.58%;如果和排名第一的三全食品相比,差距则扩大到11.29%、11.73%、10.72%。

要知道毛利率向来代表着公司获利能力的强弱,也代表着企业护城河的宽度,但目前来看千味央厨想在餐饮业后厨站稳脚跟,有些不可能。

另外从市场占有率来看,千味央厨未来的增长想象空间也很有限。

按照《2018年中国冷冻冷藏食品工业发展报告》给出的数据,2018年速冻面米制品制造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736亿元,同比增长5.2%。以此测算,2017年、2018年千味央厨在国内速冻面米制品行业的市场占有率约为0.85%、0.95%。

按照广发证券研究所的数据,2018年我国速冻面米制品餐饮渠道收入为122亿元(餐饮渠道收入占比为16%),千味央厨2018年速冻面米制品在国内餐饮市场的占有率约为5.75%。

并且仅从在河南从事这一领域的企业来说,就有三全、思念、科迪、云鹤、四季胖哥、名珍、蒲北等代表企业,千味央厨要想短期内突围并不容易。

千味央厨败在了中央厨房上?

那么问题来了,中央厨房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生意?

要知道速冻面米制品产业链的上游为原材料供应商、初加工企业,中游为速冻食品制造企业、冷链设备供应商,下游为冷链物流产业、销售渠道。

其中,上游原材料涉及农、牧、渔业等;下游的销售渠道主要包括线上、线下销售渠道,线上销售渠道包括以淘宝、京东、拼多多C端电商台以及美莱、快驴、有菜等B端电商台,线下销售渠道可分为卖场、便利店、农贸市场等消费场景,对接C端消费者,以及餐饮、企业团餐、酒店等B端机构客户。

千味央厨处于行业链中游,其主要生产所需原材料为大宗农产品,包括面粉、糯米粉、食用油、白砂糖等。原材料成本约占据千味央厨总成本的四分之三。

另一方面人工成本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千味央厨员工总数为2074人。最三年,公司职工薪酬支出分别为1.05亿元、1.3亿万元和1.4亿万元,最三年呈逐年上升趋势。

千味央厨承认,劳动力成本是影响公司业绩的重要因素之一。年来,我国劳动力供求的结构矛盾及老龄化加速导致劳动力成本进入上升通道,受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等因素影响,我国制造业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正逐渐消失。

虽然年来公司在改良设备、提高自动化水和优化生产流程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部分抵消了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但公司仍可能面临劳动力成本上升对公司盈利带来的不利影响。

另外中央厨房也有一个盈亏衡点的说法,意思就是覆盖的门店数量越多,规模效应越显著。

也就是说一个3000-5000方米的中央厨房,投资额在1000-5000万元。一家500米的餐饮门店,按照1.5万元坪效、20%餐厅层面利润率计算,年利润150万元。

一家中央厨房,至少需要15-20家餐饮门店,才能达到盈亏衡。覆盖门店超过20家之后,中央厨房的经济将凸显。可当餐饮品牌门店数量尚少时,自建中央厨房带来的规模效应,无法支撑其运营成本,此时还不如租用第三方的中央厨房。

而千味央厨一直采取“以销定产”的加工模式,因而产销率处于90%以上较高水。但三年来,公司产能利用率却逐年下降,2018年-2020年分别为100.4%、81.29%、60.41%,与此同时,公司销量分别为63550吨、76598吨,76728吨,两年似乎并未有大的增长。

餐饮行业分析师沈萌指出,在保持销量稳定增长的背景下,产能利用率降低,说明其产能扩大的必要在下降,也就是其目前产能已经出现闲置,继续扩产的需求低,但是作为传统产业上市仍必须以扩产能为融资用途,所以不排除后期进行募资用途调整的空间。

总之,比起些年来玩弄轻资产的企业来说,中央厨房属于重资产,千味央厨选择在发展初期登陆资本市场,无疑是一个冒险的资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