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大扩张 动力电池第二轮竞争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4-21 11:26:20

新冠疫情并未阻止宁德时代(300750.SZ)的扩张步伐。

4月13日晚间,这家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发布公告称,拟将境外发行债券的额度增加至不超过30亿美元(含)或其他等值币种。而仅仅在半年之前,这个数额还是8亿美元。也就是说,宁德时代海外扩张的粮草储备在短期内几乎连翻两番。

提升海外债券发行额度的背后,宁德时代已经规划了不少海外项目。除了与多个外资品牌达成合作,宁德时代首个海外生产研发基地已在建设之中,此外,为降低上游资源制约,宁德时代也在积极投资上游企业,未来将在这方面进一步布局。

近年来,宁德时代将目光瞄至海外。一方面,海外车企电动化浪潮刚刚兴起,另一方面,随着国内电池行业逐渐放开,宁德时代也将面临更多同行的竞争。作为全球装机量排名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的扩张亦是“守擂”。

随着全球汽车工业逐渐转向电气化,宁德时代、LG化学、松下等动力电池巨头的优势地域正在瓦解,宁德时代由深耕国内车企到逐步打入海外供应链,LG化学则随着特斯拉国产,由欧美市场进入国内。

在国内市场,这种趋势已经初见成效。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中,LG化学由于供货特斯拉上海工厂,而一举进入前三,并成为市场下行下为数不多的逆势增长电池厂商,而原来的“双强”——宁德时代和比亚迪——都受到重挫,装机量分别同比下滑48.6%和72%。

业内有总结称,目前来看,尽管头部企业的地位在短期内难以撼动,但整个国内动力电池产业已经从原来的“二八格局”变成现在的“三七格局”,头部企业中“闯入者”的搅局下,新的头部格局也在酝酿。

宁德时代大扩张

半年之内,宁德时代将境外发债规模从8亿美元提升至30亿美元,这一突然的提升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4月1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向宁德时代发去问询函,要求其解释提升海外发债额度的原因及合理性。

从公开信息来看,宁德时代提升海外债券发行额度与正在进行的海外布局有关。为深化在海外市场的业务拓展,宁德时代在德国图林根规划建设了海外第一座研发生产基地。在4月17日晚间发布的回复函中,宁德时代表示,公司已经全面展开并推进上述项目建设,项目建设及运营资金需提前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月,宁德时代也曾公告说明过,将扩大上述项目的投资规模。根据2018年7月董事会通过的初步方案,上述基地计划投资2.4亿欧元,而去年6月,董事会重新评估,决定增加投资,增加后总投资规模不超过18亿欧元。

不过,虽然上述项目被增加了投资额,在去年11月的公告中,宁德时代给予境外子公司发债的担保额度仅有8亿美元,直到今年4月,才宣布增加海外发债的额度。为何会形成这样的错位?4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询问公司证券部门相关人士,但对方表示并不知悉具体情况。

宁德时代提升境外发债额度与整体海外市场拓展相关。公司在问询函回复中也表示,目前已成立多家海外子公司,为储备一定的运营周转资金,需要增加境外募资的额度。

此外,宁德时代还进行了多项海外资产的收购,这也为海外资金的募集提出了要求。去年宁德时代耗资5500万欧元收购了澳大利亚头部锂矿企业Pibara 8.5%的股权,从回复内容看,公司未来还将继续对海外上游公司进一步布局。

需要指出的是,在海外市场的布局只是宁德时代大扩张的一部分。事实上,宁德时代境外发债额度为30亿美元,境内发债额度也有100亿元人民币(目前已使用45亿元),并且今年2月还计划再融资200亿元人民币。

公开信息显示,宁德时代分别于去年10月和今年1月发出了15亿元、30亿元公司债,用途均是补充流动资金。而在二级市场定向增发融资的200亿元,除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还用于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的研发,以及三个电池项目的新建或扩建,这三个项目分别是: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三期),以及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去年宁德时代宣布投建的国内项目投资规模约为320亿元人民币(非一期投资),而若算上收购事项,总投资规划接近450亿元。宁德时代则在回复中表示,公司已公告的相关产能建设项目投资预算合计超过500亿元。

动力电池第二轮竞争

宁德时代进行大规模投资,是为未来几年进行产能储备。以上述定增募资支持的三个项目为例,这些会为宁德时代增加52GWh的产能。

宁德时代已经在国内市场稳居冠军宝座,2019年在国内动力电池的市占率更是突破50%,甚至成为主机厂竞相追逐的对象。在国内新能源市场继续发展的预期之下,宁德时代仍有不小的发展空间。

海外市场开拓方面,宁德时代最先进入宝马汽车的供应体系。随着外资车企加大电动化产品布局,宁德时代已与戴姆勒、本田、大众、沃尔沃等多家跨国车企达成合作,成为多个重要项目的定点供应商。

其中较为突出的是来自于“老伙伴”宝马的订单。2019年11月,宝马在宁德时代的长期订单金额从40亿欧元增至73亿欧元(其中,45亿欧元采购合同来自宝马集团,28亿欧元来自华晨宝马中国生产基地),采购合同期限到2031年。

此外,宁德时代还获得了电动车“明星”企业特斯拉的订单。今年2月,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将向特斯拉供应动力电池产品,供货有效期限为2020年7月至2022年6月。这项合作的具体规模颇受外界关注,不过宁德时代表示双方未在协议上进行详细约定,而此前有媒体则称,双方初步约定的供货量“不少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期)规划产能的40%”。

业务层面上,宁德时代尚未显著受益于特斯拉国产,不过其竞争对手LG化学却已经因为特斯拉而在中国市场大出风头。有机构根据工信部合格证信息进行估算,此前在中国市场鲜有业务的LG化学今年一季度在华装机量达612.13MWh,一下子跻身前三,直逼排名第二的比亚迪。

LG化学是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但此前由于政策的隐形限制,其并未参与到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而随着去年6月电池“白名单”废除,新能源汽车补贴不再受电池厂商限制,中国的动力电池企业才重新对外开放。

这也意味着动力电池产业将迎来第二轮竞争。显而易见的是,国内多家技术不达标、市场竞争力不强的三四线电池企业将受到激烈冲击,而一二线电池企业也或被挤压一部分市场空间,对于处于头部位置的宁德时代而言,挑战同样存在。

国内市场已经迎来“搅局者”。LG化学与宁德时代同为特斯拉供应商,且由于技术路线等方面的原因率先放量,而从国际市场上看,LG化学也是宁德时代最大的竞争对手。

恒大研究院的报告称,宁德时代和LG化学是产能规划最为积极的两家厂商,其中,宁德时代预计到2022年产能总规模将达到148.9GWh,LG化学在2022年达产之后则可达127GWh。

短期内,LG化学甚至更胜一筹。根据国盛证券3月下旬发布的研究报告,预计宁德时代今年动力电池产能将达90GWh,略低于LG化学的100GWh。该报告还称,主流动力电池厂商产能扩张节奏与订单规模关联度高,预计LG化学在手订单规模最大,宁德时代紧随其后。

标签:宁德时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