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基金公司净申购自家基金的金额已超3亿元,工银瑞信、天弘、汇添富等公司出手大方,丘栋荣、袁航等多位明星基金经理也自掏腰包申购自己管的基金。

年初新基金发行火爆,基于对市场的信心和自家基金经理能力的认可,基金公司自购热情也比较高。据记者粗略统计,今年以来基金公司净申购自家基金的金额已超3亿元,工银瑞信、天弘、汇添富等公司出手大方,丘栋荣、袁航等多位明星基金经理也自掏腰包申购自己管的基金。

今年以来基金公司自购已超3亿

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29日,今年以来已有15家基金公司自购旗下基金产品26次,合计净申购金额达到2.70亿元,和去年1月自购金额1.71亿元相比,增长了58%左右。其中,基金公司自购最多的是混合型基金有1.20亿元,股票型基金有1亿元。

从基金公司角度看,今年初自购最大方的是工银瑞信基金,拿出约7000万申购工银瑞信聚利18个月定开基金,天弘基金拿出约4000万申购天弘国证生物医药、天弘中证农业主题、天弘中证智能汽车3只基金,国泰基金拿出约2001万申购国泰上证综合ETF联接、国泰金福三个月定开2只基金;此外,易方达、博时、财通、创金合信等公司也自购了旗下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1月12日,中庚基金公告称,公司自有资金已出资1000万元、拟任基金经理丘栋荣已出资615万元认购中庚价值品质一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根据基金合同约定,公司自有资金及拟任基金经理持有该基金份额期限不低于一年。

近期也有多家基金公司公告要自购旗下明星基金经理的产品,尚未被统计在内。1月25日,汇添富基金发布使用固有资金认购汇添富数字未来混合型基金的公告,其称,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健康稳定发展和公司主动投资管理能力的信心,本着与广大投资者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原则,拟出资3000万元认购。据悉,该基金由基金经理杨瑨挂帅,发行期从2021年1月28日到2月22日。

也有基金经理出手自购自己管的产品,1月28日,鹏华品质优选混合型基金公告称,募集期为1月27日至2月5日,基金经理袁航拟出资100万元认购该基金。1月18日,华夏睿阳基金经理蔡向阳就以200万元认购了旗下老基金——华夏睿阳一年持有混合。

上海证券基金评价研究中心基金分析师谢忆表示,2021年开年以来,基金发行市场延续了此前的火热,部分基金公司提档发行产品,基金发行市场的扩容或一定程度提高了基金公司对产品资金吸引力抬升的诉求。基金公司或基金经理自购行为既可增强投资者信心,表明其风险共担的决心;也可助力基金产品对外营销,甚至是帮助产品顺利成立。

某大型基金公司市场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公司的固有资金比较谨慎,上次自购还是在去年2月,因为疫情市场大跌的时候,结果年末自购资金赚了不少。今年年初我们已发了多只基金,但都没有自购,就这次出手了,也是比较看好基金经理。”

也有某中型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称,年初公司自购新基金,主要是为了渠道的销售体验会好些,也向基民传达公司对产品有信心,愿意将利益和投资者们捆绑在一起。也有公募人士说,此次公司自购的几只都是发起式基金。

基金公司自购原因多元化

去年41亿自购获益丰厚

关于基金公司或基金经理的自购行为的原因,谢忆分析,首先最普遍的是对于发起式基金,基金公司为了产品的顺利成立而进行自购,回顾去年以来基金公司自购行为,多与新产品发行相关联;其次,从基金公司的角度来说,自购行为向投资者传达了基金具有好业绩的预期以及风险共担的决心,同时通过自购行为使得产品与基金经理相关联,进一步体现出“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理念;最后,自购中较为重要的一点是基金公司对自有资金的管理,本质上这是基金公司自身的一种投资行为。

当然,谢忆也指出,基金公司或基金经理自购会成为机构宣传的一大亮点,存在营销目的,从历史数据来看存续产品的自购行为总体带来了基金未来份额的增长,但具体情况也要结合市场环境、产品本身等多重因素考量。“从近十年历史数据来看,基金公司对新基金的自购较为常态化,择时信号功能并不显著;而对存续产品的自购则通常出现在投资者对资本市场信心不足之时,传递出积极信号以‘稳定军心’,获得自购的基金与同期基金并未体现出显著性的业绩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初受疫情影响A股震荡明显,多家基金公司出手自购旗下基金,给投资者信心。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一整年有98家基金公司进行了310次自购,合计净申购金额达到41.42亿元,创出公募基金历史上自购基金的新纪录。同时,部分基金公司买自家基金获益也比较丰厚,比如汇添富基金拿出2.30亿元申购了旗下汇添富消费行业等多只基金,收益达到1.35亿元。

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