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9月21日,奥锐特(605116.SH)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价为8.37元/股,公开发行4100万股,上市当日报收12.05元,涨幅43.97%,此后5个交易日连续涨停。一年后,截至9月27日收盘,奥锐特报收于13.44元/股,较最高点24.53元,跌去45.21%。

8月末,奥锐特发布了2021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营业收入4.02亿元,同比增加4.99%;净利8297.7万元,同比净利减少19.49%。值得关注的是,奥锐特净利润自上市以来已连续四个季度同比负增长(-22.36%、-74.31%、-34.86%、-5%)。

如今距其上市已过去了一周年,净利润负增长的背后又暴露了什么问题?身处后疫情时代,与过去不一样的发展环境,奥锐特又将凭什么能力与思路支撑其继续走远。

营收困于海外市场

奥锐特是一家主要从事特色复杂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集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制药企业,在呼吸系统类、心血管类、抗感染类和神经系统类等药物细分市场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和优势。

凭借自身技术实力以及较早进入国外下游市场的优势,其产品销往欧洲、南美、北美和亚洲各地,其中依普利酮在全球市场销量排名第一,丙酸氟替卡松在全球市场销量排名第二。今年上半年,奥锐特营业收入为4.02亿元,其中境外销售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高达94.83%。

半年报显示,目前奥锐特已经通过了包括NMPA、FDA、WHO、BGV等监管机构的认证,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共有3个原料药产品通过国内GMP检查,3个原料药产品通过国外GMP(BGV)检查;9个产品获得欧盟出口原料药证明。

突出的产品质量也让奥锐特与众多世界知名医药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客户主要包括葛兰素史克(GSK)、奥贝泰克(Apotex)、赛诺菲(Sanofi)等。奥锐特深谙原料药出口规则,凭借出色的海外销售网络,牢牢把控核心产品的市场地位。在中短期内,其仍需要通过境外销售为其来丰厚收益。

但境外销售为奥锐特带来丰厚收益的同时,也暴露了经营业务严重依赖出口的问题,国际市场环境的风吹草动都将对其产生较大影响。比如疫情以来,由于旅行禁令,客户开拓和维护工作受到限制;国内国外官方和客户审计也因此受限,项目推进放缓;出口空运航班及海运船次减少,造成交付风险增加、运费持续上升。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经济环境复杂多变,贸易保护主义兴起。一些国家利用反倾销、反补贴、技术壁垒、知识产权保护等手段对我国产品出口设置障碍,这或将对奥锐特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另外需要关注的,奥锐特外销业务主要以美元标价及结算,人民汇率的波动,将给公司带来汇兑收益或汇兑损失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经营业绩。2021年上半年,由于人民升值,奥锐特发生汇兑损失394.38万元,也对净利润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随着公司出口业务规模的增长及汇率波动的加剧,如果人民对美元大幅升值,外销产品市场竞争力将有所下降,同时产生汇兑损失,进而对经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综上因素,过度依赖海外市场,短期来看是企业利润增长的主要来源,但从长期来看,奥锐特需要寻找到抗击国际市场风险的解决之道。未来,奥锐特需要降低对海外市场的依赖,构建国际国内双循环,拓展国内业务。

总资产收益能力下降

《每日财报》发现,奥锐特自上市以来连续四个季度营业收入保持增长,但营业总成本也在水涨船高。上半年,其营业总成本达3.09亿元,同比增长16.68%。其中,由于员工人数增长,环保投入加大,管理费用增至4640.5万元,增加43.12%;受疫情影响下供应链方面,部分原材料供应受限,上涨较快,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营业成本,营业成本同比增加13.06%。

此外,奥锐特在研发上加大投入。上半年报告期内累计投入研发费用 2796.34 万元,同比增长 30.02%,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6.96%。在国内283家制药、生物科技及生命科学上市公司中排名103位(数据来源Wind)。

目前,其有阿帕鲁胺等 26 个产品正处于研发阶段,其中赛马鲁肽已经完成中试研究。研发的制剂脱氢孕酮片已完成了工艺验证和 BE 备案,7 月份开展 BE 试验。天津合成生物学实验室已完成建设并投入使用,为公司一系列多肽药物的研发生产打下坚实的基础。

奥锐特在研药物,来源:公司官网

7月8日,奥锐特发布公告,出资6000万元人民在上海市静安区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奥锐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全球客户提供核酸药物从实验室研发、工艺开发、临床阶段生产直至商业化的一站式服务。据了解,核酸药物是区别于小分子药物及生物药物的新一代药物,核酸药物能够以化学药物或抗体药物无法靶向(例如mRNA和miRNA)的分子作为作用靶点,有望对传统药物疗效不佳的疾病产生突破的进展,特别是难以治疗的遗传疾病、癌症以及某些病毒感染。

奥锐特提前布局并进入核酸药物产业,将加速产业升级、提高企业竞争力、更快实现可持续发展。

不过据奥锐特董事长彭志恩称,未来将继续大力发展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药物。因此,未来奥锐特的研发费用将继续增加,总资产收益能力短期内或将不会有大的起色,至于能否将研发投入转化为持续盈利的能力,还待后续观察。

环保安全引关注

今年4月19日,天台县人民政府网公示了《奥锐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显示,2020年11月8日,台州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会同台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对奥锐特进行现场检查,对奥锐特废水标排口和RTO废气处理设施出口进行了现场采样,发现奥锐特RTO废气处理设施出口臭气浓度为1303,超出了《化学合成类制药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DB33/2015-2016)大气污染物排放限值的要求,最终台州市生态环境局对奥锐特做出15.8995万元的行政处罚。

奥锐特作为一家原料药生产企业,生产工艺涉及化学合成工艺,必然存在废水、废气、固体废物等污染排放物。随着我国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全面实施,若各项环境指标不符合国家有关环境保护的标准,则可能发生整改、限产、停产等影响正常生产经营的风险。

此外,奥锐特招股书显示,2019年8月15日奥锐特年度停产检修期间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2名员工在入口报警器报警的情况下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直接进入低氧状态下的洁净区发生窒息昏迷,其中1名员工经抢救无效死亡。因此,天台县应急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奥锐特处以20万元、对奥锐特总经理褚定军处以19.7128万元的行政处罚。

奥锐特在生产过程中,需要使用到易燃、易爆、有毒物质,部分部门工作涉及接触危险化学品,若操作不当或设备老化,可能导致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一旦发生重大安全生产事故,不仅客户可能中止与合作,还面临被国家有关部门处罚、责令关闭或停产的可能。

所以如何应对环保要求的不断提高,以及保障生产安全,避免出现重大安全事故,是摆在奥锐特管理层面前不可忽视的问题。

综上所述,在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和市场需求拉动下,中国已成为全球医药新兴市场的主力。从需求来看,药品集采、大量专利药物到期、人口老龄化等因素将进一步推动原料药需求增加,集采带动原料药需求增加,同时也对企业的成本控制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奥锐特作为一家原料药生产企业需要通过纵向拓展产业链,横向拓展国内市场以及商业模式创新等多种方式形成新发展动力。与此同时,也应该正视环保和安全生产要求不断提高,质量监管进一步趋严等带来的挑战,进一步提高科技实力、生产效率和环保水。资本市场会如何思考奥锐特的投资价值,值得期待。

(文/每日财报 陈正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