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线上就可以购买手办、卡牌、画作等藏品,其中不乏热门IP推出的限量虚拟手办,这一形式的出现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认为虚拟手办的出现是数字化的一种方式,提供了新玩法;也有网友吐槽,“花钱买了个寂寞”。

如果说收藏一件艺术品、把玩心爱的手办,能让人获得满足感,那当这些藏品变成“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虚拟形式,消费者还愿意购买它吗?

虚拟手办出现

手办作为动漫、游戏、影视剧的衍生产品,受到粉丝们的喜爱,其兼具设计及观赏。如果是限量发售,还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

中国手办市场正随着IP生态文化圈的扩大不断成长。日前,哔哩哔哩网站会员购联合艾瑞咨询发布的《中国Z世代手办消费趋势研究报告》显示,国潮手办的兴起让手办的潜在用户不断扩大,潮玩市场的火热也带动了上游手办设计和生产,预计未来几年,中国手办市场将保持稳定增长态势,从2020年的36.6亿元到2023年的91.2亿元,中国手办市场在3年内将增长2倍。

日,支付宝APP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上线了不少手办、卡牌、画作等藏品。与传统意义上的实物藏品不同,数字藏品类似3D模型,不可触不可感,只能在手机上360度旋转以及放大和缩小地观看。

记者在蚂蚁链粉丝粒看到,官方将卡牌、手办等统一定义为数字藏品,指将具有独创的艺术作品复制于蚂蚁链指定的存储空间,并在蚂蚁链台发行的唯一对应的虚拟凭证,“每个数字藏品都映射着特定区块链的唯一序列号”。

目前已发售的商品中,最吸引青少年群体的便是国内头部原创漫画IP《镇魂街》和游戏《旅行青蛙》手办。据了解,《镇魂街》在某台累计人气超过51.71亿,收藏超过459万。今年9月,《镇魂街》联合蚂蚁链限量发行了“曹焱兵”“曹玄亮”“许褚”三个动画角色的虚拟手办模型,备受关注。

据记者了解,《旅行青蛙》中蛙儿子“举着叶子的旅行青蛙”限量发行10000份,《镇魂街》中“曹焱兵”限量发行49990个,“曹玄亮”“许褚”分别限量发行50000个。目前这两个IP延伸的虚拟手办都已售罄。

虚拟手办价值如何认定

手办作为二次元文化的产物,很多人购买是为了把喜爱的IP由虚拟变成现实,实现可以触手可及喜欢的角色。那么,脱离了实体形式的虚拟手办,能否让更多人所接受呢?

购买了“旅行青蛙”蛙儿子的胡婷婷对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的虚拟手办可以等同于QQ秀皮肤,交互太弱了,建模也比较粗糙,但“旅行青蛙”的虚拟手办价格便宜,只要十几元,即可实现对于喜爱角色的情感寄托。不过,在胡婷婷看来,如果未来虚拟手办没有被赋予更多不同的属,那么她很难会有持续的购买动力。

记者看到,在知乎台“虚拟手办是不是交智商税”的提问下,有将300个回答。不少网友认为,目前的虚拟手办太过粗糙,与可触可感的实体手办相比,连基础属都没有,与他们对于手办的认知存在一定差距。

数字文化行业从业者陈尨在接受《中国消费者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像网游中不少人会花钱交易一个虚拟的兵器或账号一样,那些更愿意相信一切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才有意义的人会认为是交了“智商税”,而喜欢、相信虚拟手办的人就会认为它值得。

参与讨论的手办爱好者“吴开拓”在知乎台上表示,虚拟手办的价值本身就是人的主观认知造成的。对于手办来说,很多人都更在意其IP,认可的是手办IP本身的价值。“对比传统手办,虚拟手办更加环保,不同于需要保养的实体手办。”他认为,虚拟手办的“数字化”只是一种方式,其背后可以承载更多的内容信息,比如手办的创作故事、介绍和经手收藏过的人。“但虚拟手办还未成熟,它的出现代表了一种新手办玩法的出现。虚拟手办目前还处于初期发展阶段,还需要一定时间的发展,这极有可能引导一种新的潮流文化的出现。”“吴开拓”如是说。

中国人民大学货所研究员陈佳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实际上,消费者的这种焦虑反映出来的是大众对收藏级艺术品定价困难的问题。行业内的解决方案一般是将定价权交给权威,同时将艺术教育普及,这样,大众、市场最终对藏品价格、价值达成一致。

虚拟手办的知识产权保护

在授权IP手办市场大热的背景下,虚拟手办能否成为未来趋势?“虚拟手办的出现是大势所趋,并不是空穴来风。”陈尨表示,当年在腾讯QQ秀购买的虚拟服装、用开心网的停车游戏购买的虚拟汽车,包括一些网游中赠送的纪念物品或宝物,都是虚拟手办的雏形。只不过,这些虚拟的物品只能在各自台上才能看到或使用,台一旦关闭,这些都会随之消失。随着区块链、VR、5G技术的成熟以及元宇宙的到来,虚拟手办或者说是虚拟收藏,将会成为未来手办市场的常态。

当前,市场上未经授权的仿制实物手办比比皆是,侵犯知识产权的案例不胜枚举,它们通过仿制正版授权IP手办,省略掉版权和设计等环节,再以低廉的价格进行销售。那么,相较于实体手办更易于复制的虚拟手办,是否会成为仿制侵权的重灾区?

对此,陈佳表示,艺术品的价值主要基于产权保护,对于它的复制品,即人们俗称的赝品,有严格的鉴定和制造标准,所以,赝品很难从知识产权上对原品造成直接伤害。但数字藏品则相反,它具有极强的可复制

陈尨认为,虚拟手办或虚拟藏品要比现实世界的藏品更容易复制,并且无法辨别其真伪。但有了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与加密,就能更好地体现出数字艺术家创作的价值,有利于保护知识产权,保障消费者权益。

(本报记者王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