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合同争议还在拉锯 预计2020上半年商誉减值20亿-34亿元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7-24 15:52:49

4月底换帅至今,阅文的日子一直不好过。7月20日晚间,阅文发布盈利预警公告,受新丽传媒业绩影响,阅文预计2020上半年商誉减值20亿-34亿元。与此同时,因合同引发的阅文与作者的拉锯战还在继续。

这两起事件看似毫无关联,实则都与阅文重视IP孵化脱不开关系。2019下半年阅文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反超在线业务,成为阅文最大的营收来源,将资源倾向头部作者,有助于阅文IP孵化、拉动版权运营业绩,不过版权运营下游的影视业务遭遇黑天鹅事件,短期内阅文转型难言乐观。

微信图片_20200721154333

由盈转亏

“由盈转亏”是阅文公告最重要的关键词。

根据公告,阅文预计2020上半年亏损的原因主要是,阅文收购的影视制作公司新丽传媒商誉减值,预期减值37亿-47亿元;由于新丽传媒业绩不及预期,新丽传媒管理团队计酬代价预计调减,部分抵消了商誉对阅文业绩的影响,导致净亏损预计减少13亿-17亿元。综合商誉减值和计酬调减,2020上半年,阅文商誉部分预计亏损20亿-34亿元。

新丽传媒主要从事电视剧、网络剧及电影的制作和发行,是行业头部公司。2018年,阅文全资收购新丽传媒,被收购后,新丽传媒继续负责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业务,还将接触阅文的内容库、作家平台及编辑队伍等资源。

对于影视业务会否影响阅文上半年营收,截至发稿,阅文相关人士未予回应,仅表示:“以公告为准。”

在公告中阅文试图从侧面弱化商誉减值带来的影响,称“阅文商誉减值支出不会影响阅文的营运、流动资金等,此外阅文目前日常运营的现金储备也较为充裕,因此计提该减值准备不会影响阅文的可持续经营”。

通俗来说,商誉减值是指对企业在合并中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后,确认相应的减值损失。商誉作为企业的一项资产,是指企业获取正常盈利水平以上收益(即超额收益)的一种能力,是企业未来实现的超额收益的现值。

凡德投资公司总经理陈尊德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子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可能会导致母公司营收不达预期,母公司可以进行商誉减值处理。一般情况下,处理完会影响母公司利润”。

合同风波未平

其实,新丽传媒只是阅文的板块之一,阅文的根基还是在线文学,而这块业务从4月底高管大规模换血后,因合同风波始终处在风口浪尖。

5月初,阅文作者因合同问题与平台的矛盾爆发,争议集中在著作权条款不合理、平台与作者的合作关系、平台会否推行免费阅读模式等方面。

经历了“55断更节”、恳谈会后,阅文在6月初推出新版合同,调整重点包括:取消原先的单一格式合同,新合同根据不同授权分为“三类四种”,并针对此前旧合同中备受争议的免费/付费模式、著作权等问题,进行了修改或删除。

 

不过,作者们态度不一,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却认为换汤不换药。

在7月21日阅文预计上半年亏损的新闻下,部分网友仍紧抓合同风波不放,多位前起点(阅文旗下平台)作者向媒体透露,新合同推出一个月里,阅文旗下大量中小作者出走。导致中小作者离开的原因是阅文更重视头部作者。

对于多篇报道中提到的“中小作者出走”,以及作者反映的“阅文更重视IP孵化、将资源倾向于头部作者”情况,阅文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不回复。

在比达分析师李锦清看来,阅文“偏爱”头部作者和大IP在情理之中,但未来可能出现后继乏力的现象,“虽然阅文已经独立上市,但是它和大股东腾讯关系密切,可以说承担了腾讯互娱IP供给的任务,头部作者贡献大IP的几率大。但网文内容一般不会一炮而红,作者和IP的成长都需要时间”。

新老业务交替

原阅文联席CEO吴文辉等核心团队离开后,腾讯互娱团队开始“接管”阅文,新任CEO是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

一手握着阅文IP资源,一边掌握着IP运营经验,在这个逻辑下,阅文的版权运营相比在线业务更有想象力。

这种转变已经直接体现在财报上。根据财报,阅文营收来自在线业务、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其中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主要来自于制作及发行电视剧、网络剧、动画、电影、授权版权改编权、运营自营网络游戏等营收。

2018上半年,阅文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4亿元,营收占比15.1%。此后该板块收入一路涨至2019下半年的33.3亿元,营收占比增至61.9%,在线业务则首次降至50%以下。

智察大数据分析师刘大伟认为,“阅文在线业务势弱,跟免费阅读的冲击有很大关系。但是作为一家成熟的老牌网络文学平台,它不敢轻易的跟进免费模式。且不说会影响业绩,免费模式很难保证内容质量,平台有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阅文版权运营十分不利。至于影视业务,受黑天鹅事件影响,短期内业绩达标有难度,这可能会影响阅文的营收结构,但现在不好判断具体影响会多大”。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图片来源:官网截图、公告)

标签:阅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