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股票有真爱吗?可能真有。

为了表明长期投资的决心,大连圣亚二股东磐京基金抛出一份堪称A股史上最“长情”的减持承诺——10年不减持!另一边,磐京基金总经理毛崴,顺利当选了大连圣亚总经理。

事实上,这只是这个控股权争夺故事中的剧情之一。过去几个月,来自浙江的资本方击败了大连圣亚国资大股东及原管理层团队,揽获了上市公司控制权。

在分析人士看来,这份“长情告白”更像是一份胜利者宣言,希望给股东和员工吃下一颗定心丸。但惨遭出局的一方真的会就此收手吗?还需打上一个问号。

十年之约

9月17日晚,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9月17日收到股东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磐京基金”)的《承诺函》,该基金表示,自2020年9月17日起未来的120个月内,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将不以任何方式主动减持其所持有的2410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71%,包括承诺期间因送股、公积金转增股本等权益分派产生的新增股份。

在上述承诺期间,如磐京基金或其一致行动人违反上述承诺减持公司股份,则磐京基金或其一致行动人减持公司股份所得收益全部归公司所有。

磐京基金表示,这是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支持公司未来发展战略,促进公司的长期、持续、健康发展,进一步稳定投资者市场预期,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

之前的9月16日,大连圣亚董事、总经理肖峰宣布辞职。随后,磐京基金的实控人毛崴接任公司总经理。

资料显示,毛崴生于1979年,中国国籍,浙江大学学士学历。历任浙江省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科员、浙江君鉴律师事务所顾问、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

“小股东”逆袭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番甜腻表白的背后,是持续几个月的控股权争夺战。

今年6月29日,彼时持股不到4%的杨子平突然“发难”,在大连圣亚年度股东大会上当选为大连圣亚的董事长,杨子平阵营获得了彼时大连圣亚董事会9个席位中的5个。磐京基金作为大连圣亚的二股东,也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其实控人毛崴当选为副董事长。大连圣亚国资大股东仅存2个席位。最后一个职工董事席位为原总经理肖峰。

与其他“野蛮人”一样,登堂易入室难。杨子平一方掌控大连圣亚的道路并不顺畅。首先,其一直无法获得公司公章,杨子平方面甚至两次报警,意图获得对公司公章的控制权,但未能如愿。大连圣亚则通过微信公众号直指杨子平“报假警”。硬夺不行,杨子平一方在8月18日召开董事会欲直接废除原公章,赋予其签字取代公章的权力。

原管理层控制下的监事会则屡屡向杨子平一方发难,尤其是在召开紧急董事会解聘公司原董秘丁霞的过程中,监事会表示,杨子平以“公司董事会秘书违反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屡次违反董秘职责,擅自信披,拟解聘”作为本次紧急召集召开董事会的理由,既缺乏最基本的事实依据,也不具有合理性。

面对原管理层的反抗,新董事长杨子平一方步步紧逼。9月7日,大连圣亚再次召开股东大会。会上,大连圣亚的董事会由9名成员减少到8名,其中6名由杨子平提名担任,杨子平阵营进一步控制了董事会。大连圣亚大股东星海湾投资一方提名的两名原董事均被罢免,胜负不言而喻。

此战,杨子平阵营还拿下了监事会席位,将监事会的控制权收入囊中。

正是该次会后,大连圣亚上演了颇受关注的“暴力风波”。当晚6时30分左右,大连圣亚董事、副董事长毛崴被120担架抬出,并向围观者声称自己被安保人员打伤。(详情查看:上市公司股东大会惊现“暴力受伤”!有现场视频!)

原管理层集体辞职

失去话语权的原管理层,以辞职表达抗议。

9月14日,大连圣亚发布公告,公司于9月12日收到5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丁霞的联名书面辞职报告,上述5人辞去在大连圣亚担任的副总经理和其他一切职务。5名副总中,刘明和孙彤分别于1994年、1995年加入公司;丁霞从2011年起便任职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薛景然和张宝华分别于2018年、2019年加入公司,后者加入前为国资股东星海湾集团综合部部长。

对于高管集体辞职,董事长杨子平曾对外表示,该公告系相关人员未经授权擅自发出,公司董事会及董事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法律责任;同时,公司谴责相关人员试图以集体辞职的方式威胁董事会,妄图破坏公司正常经营的行为。

从目前的态势看,董事长杨子平一方已完全控制了董事会、监事会,毛崴也当选了公司总经理,占尽上风,大连圣亚原管理层核心人员则已全数离职。

“来自浙江的资本方虽然表面上获得了胜利,但真正要掌舵大连圣亚,并获得员工的认同,恐怕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国资背景的大股东星海湾在董事会、监事会选举中落败,但仍拥有表决权、提案权等各种权利,要想上市公司获得长远发展,还需股东层面的妥协与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