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编者按:央行昨日公告称,为维护季末流动性平稳,9月29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2.35%,与上次持平。9月18日以来,央行已连续9个工作日开展14天期逆回购。

天风证券孙彬彬团队表示,在央行呵护下,9月资金面流动性有所改善,但仍处于“紧平衡”状态。9月后半旬,为了稳定季末流动性,央行持续开展14天期逆回购,整体数量却不大,可以看出央行虽不希望资金面过紧,但也没有大额投放的意愿。

央行连续开展14天期逆回购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央行昨日公告称,为维护季末流动性平稳,9月29日央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00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2.35%,与上次持平。9月18日以来,央行已连续9个工作日开展14天期逆回购。

9月份以来,央行密集开展公开市场操作,但临近跨季时点,银行间资金拆借的紧张局面并未得到缓解。昨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多数走高。其中,隔夜Shibor上行31.1个基点,报0.913%;7天Shibor下行13.5个基点,但仍高于2.2%的政策利率水平,报2.283%;14天Shibor上行12.4个基点,报2.894%。

天风证券孙彬彬团队表示,在央行呵护下,9月资金面流动性有所改善,但仍处于“紧平衡”状态。9月后半旬,为了稳定季末流动性,央行持续开展14天期逆回购,整体数量却不大,可以看出央行虽不希望资金面过紧,但也没有大额投放的意愿。

一些机构测算,8月底金融机构超储率已降至近1%的低位,流动性“水位”下降,抗冲击能力有所减弱。与此同时,9月政府债券继续较快发行,到期流动性工具不少,并受季末监管考核、长假取现及财政收支等影响,扰动因素不仅多且存在叠加情况。

复杂形势下,货币当局及时提供流动性支持,弥补了供求缺口。截至9月29日,9月央行累计开展逆回购操作2.42万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6000亿元、中央国库现金定存操作800亿元,维护了流动性平稳。

据北京商报报道,“在经历了上半年货币宽松和三季度的货币边际收紧后,央行近期重新加强了逆回购和MLF等公开市场操作力度。从操作规模和频率看,央行力求通过及时的逆回购操作使得DR007(银行间质押式回购7天期利率)在7天逆回购利率上下波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称,近期DR014(银行间质押式回购14天期利率)持续上行,央行连续开展14天逆回购操作,主要是考虑到跨季度和长假因素导致的资金需求增加,一方面是满足银行体系近阶段的新增资金需求,另一方面也展示了维护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意愿。

“近期央行经过‘7+14’的逆回购操作搭配,明显加大了公开市场操作力度,旨在引导资金面平稳跨季。”东方金诚首席微观分析师王青同样认为,当前,季末及长假时点临近,资金面动摇显著加大,这主要是受银行季末查核、节前取现需求添加、利率债发行节奏改变以及季末财政支出添加等多重因素影响,央行9月逆回购操作特点,契合季节性规律。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称,9月下旬以来,14天期与隔夜市场利差大幅走阔,显示出市场跨季资金偏紧,机构惜拆。从央行操作节奏、净投放量与市场利率波动看,央行通过多种工具、灵活操作,主要是为确保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10月面临多重压力紧平衡料成常态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有机构认为,展望10月,资金面面临多重压力,央行投放仍将是影响资金面的关键。

其一,超储率仍较低。根据季节性规律,9月末金融机构超储率会有所回升,但预计徘徊在较低水平。除非央行主动增加流动性供给,超储率自我修复向上的动力暂时不足。

其二,财政收支因素的影响仍需关注。一方面,虽然地方债发行高峰已过,但会维持一定规模,加上国债继续较快发行,政府债券发行缴款会持续吸收流动性。另一方面,10月是传统税收大月,财政收入增多或与政府债券发行缴款一道,可能加剧财政库款沉淀。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研究员明明提示,结构性存款继续压降对银行负债及流动性的影响仍存在。天风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孙彬彬称,从传统季节性角度看,10月银行体系可供资金水平下降明显,会存在一定资金缺口。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很难看到货币政策操作出现更积极主动的调整:经济持续复苏向好,宏观政策更注重平衡稳增长、防风险等多种目标,没有理由主动加码货币投放。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三季度例会不再强调“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并要求“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当然,央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态度没有变化,该对冲时仍会有所动作。10月,预计央行将保持公开市场操作的持续性。

“疫情发生以来,在各种机制的协调下,财政、货币和就业等政策的协同和传导能力已经显著增强,比如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的实施、特别国债的发行等,既是跨部门、多目标之间进行协同的结果,也增强了政策的传导能力,继续健全协同和传导机制的紧迫性已经降低。” 联储资管投研部总经理袁东阳对证券日报表示,考虑到宏观调控涉及多部门、多目标的属性,以及防空转、防套利和提高政策效率的一贯要求,未来继续加强财政、货币、就业和监管等政策的协同仍然非常必要。

对于四季度货币政策走向,王青认为将继续延续保持总量适度,强化定向滴灌的政策基调。昆仑健康资管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认为,未来更多看到的是精准投放和资金脱虚向实严监管的相互配合,重在强调信贷资金投放到位,不至于分流到资本市场和地产市场。因此,大范围的降准未必可取,但定向降准仍就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