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震荡走势。前四个交易日,人民币中间价屡攀高点,22日达到6.6556比1,创两年多来新高,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交易价则剧烈震荡。全天最高价与最低价分别为6.64和6.6888,最大振幅为0.73%。这也使得当月人民币交易价日均最大振幅达到0.46%,仅次于3月日均0.57%水平。

人民币汇率10月走势偏强。相较海外疫情持续蔓延、经济复苏前景不明,中国疫情防控成效持续巩固,经济连续两个季度正增长,外贸进出口表现超预期,这些因素极大提振了市场信心。在中国加快金融开放、中外利差较大背景下,也进一步刺激了境内外做多人民币的热情。此外,人民币走强也与美元指数重新走低有关。美元指数在9月反弹1.8%后,10月初至23日又跌了1.2%,较5月底累计跌了5.6%。

值得注意的是,外汇市场有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迹象,这可能也助推了人民币汇率升值。10月14日至21日,境外一年期无本金交割外汇远期交易隐含的人民币汇率预期持续偏向升值方向。10月9日至23日,收盘价相对当日偏强的交易日占到72.7%,占比为2018年2月以来最高。截至23日,10月当月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交易日均成交量达339亿美元,较9月增长14%,或许反映了此种动向。

一方面,汇率升的越快、升值压力释放的越多,有助于避免升值预期的积累,促成市场预期分化、汇率双向波动。比如,人民币升值预期在10月9日突破1%后,升贬值预期交替出现。

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市场出现了升值情况下的顺周期行为,短期内可能加剧外汇供求矛盾、加速汇率升值。如万得人民币汇率预估指数在9月上涨1.6%后,10月初至23日又涨了1.1%,年内累计涨幅达4.2%,对出口的压力逐步显现。同时,月内人民币汇率已升值2%以上,若企业未对出口收入做汇率风险对冲,将影响其出口利润。从国家层面来讲,如果企业续做远期结汇,却因中美利差较大放弃了远期购汇,这又会增加银行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数量,进一步加速人民币汇率的调整。

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市场能够以平常心看待汇率双向波动,坚持低买高卖,坚持风险中性,避免追涨杀跌的羊群效应,将有助于促进外汇收支平衡,防止汇率过度调整。

从理论上讲,当趋向均衡合理水平之后,由于人民币汇率形成更加市场化,容易出现大开大合的宽幅震荡走势。在每个时点,影响汇率升贬值的因素同时存在,并且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即跌多了会涨、涨多了会跌,跌的快涨的也快,反之亦反。当然,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大,为汇率稳定提供了基本面支持。

自6月初以来,人民币汇率已累积了一定涨幅。近期,需要密切关注国内经济复苏以及海外疫情发展、国际经济重启、地缘政治冲突等因素的变化。既要避免利好兑现后人民币汇率摸高回落,又要警惕超预期事件触发反向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