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公司股价周一创下新高后,相关财务文件显示,辉瑞CEO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当天以每股41.94美元的平均价格售出了132508股辉瑞股票,合计套现近560万美元。

辉瑞公司表示,此次出售是8月19日通过的预定10b5-1交易计划的一部分,布尔拉拥有该公司更大份额的股份。此次出售的股份占布尔拉直接和间接拥有辉瑞股份的61.8%。

 

疫苗数据推动股价创新高

本周一,辉瑞公司宣布了其实验性新冠疫苗的早期积极数据,导致股价飙升。当日辉瑞股价涨幅接近15%,创下历史高位。

布尔拉于2019年1月1日正式成为辉瑞公司CEO。辉瑞公司称,布尔拉拥有的股票价值约为其年薪的9倍。根据一份2019年的代理报告,自去年4月1日起,布尔拉的基本年薪为165万美元,9倍的年薪意味着其拥有价值1500万美元的辉瑞股票。

10b5-1交易计划是美国多数企业高管中都采取的一种方式,它允许公司内部人员在得到某些尚未公开披露的信息时进行股票买卖。但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制药企业高管释放疫苗和药物研发的积极数据后套现的做法受到关注。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已经对制药企业高管们发出警告,告诫他们避免在新冠大流行的动荡市场中抛售股票,以免引起不好的影响。

克莱顿早在今年5月份就曾表示:“如果您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担任上市公司的高管,可能会涉及敏感的交易,请您尽量维护公司的健康形象,不要去做容易引发争议的不合适的事情。”

美国SEC一位前任官员霍华德·费舍(Howard Fisch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公司在发布相关公告前,如果交易额异常活跃,监管机构应该要有所警觉。”

辉瑞并不是“个案”

今年5月,美国疫苗公司Moderna两名高管的股权交易引发了更大的争议。5月18日,Moderna对外公布被指夸大的新冠疫苗一期临床试验数据,两名高管也借机套现,通过向公开市场出售1760万股股票,直接帮助公司融得13亿美元资金。

根据媒体报道,自今年1月1日以来, Moderna的前五名高管今年已经出售了价值超过8000万美元的股票,Moderna今年股价也已累计上涨超过300%。

美国前SEC官员们认为监管机构应以涉嫌非法操纵市场为由对其介入调查。但截至目前,都未有与调查相关的内容公布。

德汇律师事务所(Dorsey & Whitney)合伙人托马斯·戈尔曼(Thomas Gorman)认为,监管机构必须要对Moderna的股权交易进行调查。戈尔曼表示,这种操作更多是一种市场操纵,而不是真正的内幕交易。

但也有市场人士对于企业高管买卖股票的操作有更大的包容度。贝尔德(Baird)生物技术分析师布莱恩·斯科尼(Brian Skorney)认为,辉瑞CEO布尔拉出售的股票,与有效的新冠疫苗给全世界带来的收益相比微不足道。

贝尔德表示:“我认为这完全是布尔拉应得的,我甚至觉得我们都应该谢谢他所付出的努力。”

生物医药投资公司Loncar Investments创始人CEO布拉德·隆卡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布尔拉出售的股票并不是很多。当然在这样的时期,他的操作一定会引起外界格外的关注。人们总是讨厌那些套利的人。”

隆卡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根据10b5-1自动交易计划,股票在满足了先前设定的某些条件后,就会自动抛售。这些条件要么是股价达到了某个交易价格;要么是设定的具体抛售的时间。“从辉瑞CEO的情况来看,布尔拉应该是设定了股票抛售的价格,周一股价大涨后触及了他所设定的价格,股票就自动抛售了。”他对第一财经能够记者表示。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辉瑞公司与Moderna公司不同,辉瑞公司疫苗的开发并没有获得美国政府的资金资助。而Moderna公司获得了美国政府10亿美元左右的“疫苗快速行动计划”的资助。

“在大流行病期间,毫无疑问会有一批企业从市场投机中受益,但最终还是要用数据说话。”美国罗格斯大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Ebright)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