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由于经济的持续复苏和基数效应,中国各类宏观经济参数将全面反弹。预计第一季度GDP实际增速将达11.4%,到第四季度将下滑到5.4%左右,呈现严重的前高后低态势。”11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中国宏观经济年度论坛上预测。他还提到,明年个体对经济运行的感受可能将与宏观数据全面走高的表现发生严重背离。

A

明年宏观经济最显著特征:

“总体偏高、逐季回落”

11月28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聚焦于“迈向双循环新格局的中国宏观经济”,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论坛上报告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结果时称,在明年宏观经济能够常态化的前提下,由于疫情使经济增速下滑,基数较低,按照疫情前的增长趋势,明年实际GDP增速将显著高于疫前水平,第一季度增速预计达到11.4%,到第四季度下滑到5.4%左右,呈现“总体偏高、逐季回落”的基本走势。

同时他也认为一定要警惕这种数字幻觉,“这并不意味着真实经济情况必然摆脱了下行压力,环比增速的低迷仍然意味着微观主体的感受没有得到明显改善。”

今年是中国“十三五”规划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剧烈冲击下,第一季度GDP增速大幅下跌6.8%,随着疫情常态化,二、三季度GDP增速分别反弹至3.2%、4.9%。

刘元春称,这样下跌后迅速反弹的“V形反转”,是2020年中国宏观经济的重要特点,“这得益于我国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疫情管控方案+适度刺激的经济纾困方案。此外,中国疫情与世界疫情的不同步、中国产业链与世界产业链重启的不同步,使中国供应链产业链的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

中国较早取得疫情的有效防控,工业生产及供应链从而恢复运转,在国际市场上占据了先机,而且在海外因疫情催生的“宅经济”需求下,出口防疫物资、线上办公用品等,有效弥补了外需的总体疲弱。前3季度,我国集成电路、计算机、医疗器械等产品出口增速分别达14.9%、10.7%和48.2%。在海外疫情暴发的高峰期,我国出口占全球份额大幅上升至16%,比去年逆势提高3个百分点。以人民币计价,前10个月,中国出口累计同比增长2.4%,进口下降0.5%,进出口总额增长1.1%,实现贸易顺差2.71万亿元,同比增长16.9%,对经济增长产生较强的正向拉动作用。

但刘元春补充道,相比于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距离疫情前的趋势水平缺口较大。究其原因,第三产业既具有生产的劳动密集型特征,还具有消费的接触密集型特征。居民压缩非必要消费需求,恢复速度较慢。特别是住宿和餐饮业,批发和零售业等行业,在第一季度消费旺季承担了较大的损失,尽管后来反弹加快,但离常态化增长轨道还有很大距离。“在艰难时期,我们依靠大规模的出口,支撑内循环的全面启动。眼下是中国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战略启动的最佳时机。”

B

明年宏观经济外部环境复杂

双循环发展格局是核心主题

刘元春认为,疫苗研制的成功及其广泛运用决定明年全球疫情大概率上将得到逐步控制,从而保证全球经济将得到稳步复苏。但这种复苏使中国宏观经济的外部环境复杂化。由于世界防疫物资需求和宅经济需求逐步下降,各国供应能力逐步恢复、供求缺口快速收窄,逆全球化问题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中国出口将因此受到影响。此外,即使拜登政府上台,中美贸易冲突的未来成为政治关注的核心,仍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世界经济秩序趋于更加复杂。

而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则补充道,疫情能否在明年控制住,本身也是一个问题。全球疫情还在蔓延,欧洲疫情周期可能将持续数年,因此美国决宽松货币政策至少持续到2023年。如果全球仍维持抗疫状态,财政局继续扩大开支,利率处于较低水平,资本流动就会出现问题,对中国宏观经济的把控也带来了挑战。

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今年全球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政策性利率纷纷降至历史极低水平。目前,美国为0.125%、日本为-0.1%、欧元区为0.0%,英国为0.1%。相比之下,中国央行的政策性利率水平为3.85%,是目前全球重要经济体中唯一保持货币政策常态化的央行。

刘元春认为,明年外部环境的复杂化对于国际循环体系的冲击及其对我国出口的影响都可能使明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压力上扬,所以“提前稳住内部经济循环基本盘是应对外部冲击和大国竞争的核心基础。”

但研究者注意到,“受疫情影响,社会心理发生变化,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带来的失业风险上扬和收入预期下降,使消费复苏持续面临严峻挑战。”近期消费的主要支撑点来自汽车消费和高端消费上扬而不是大众消费。

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4.3%,剔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同比仅增长3.6%,还远没有回归常态化增长水平。从消费结构来看,由于高收入群体收入水平受疫情冲击较小,高端消费能力依然存在,但中低收入群体疫情期间受损严重导致消费动力不足,在居民消费支出中,中产阶层消费项目明显下降,恩格尔系数上升。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提到,当前消费需求不够强劲,既有当前环境的制约,也有前期收入下降或者增长缓慢造成的滞后效应的影响。

“要抢抓疫情期间我国经济率先复苏窗口期,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刘元春认为,“在扩大内需、挖掘内需潜力方面,需要有一揽子综合方案。”

采写:实习生 刘芳 南都记者 林方舟 发自北京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