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支付宝、京东金融等多家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已经下架了所有银行存款产品。

“去年12月,支付宝、京东金融、滴滴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先后下架对新用户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就在这几天,应监管要求,老客户也无法购买互联网平台的存款产品了,产品做了下架处理。”多位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储的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不过,业内人士称,对于已经通过第三方平台购买银行存款产品的客户则不用担心,权益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仍可通过银行自有平台进行查询或通过原第三方平台进行查询和取现操作。

互联网存款全部下架

近年来,商业银行为适应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趋势,陆续通过互联网销售个人存款产品,在拓宽银行获客渠道等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然而,在发展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风险隐患,比如产品管理不规范、消费者保护不到位等,监管开始规范商业银行开展互联网渠道存款业务。

2020年12月15日,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表示,互联网平台存款业务属于“无照驾驶”,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此后,包括支付宝、京东金融等多家互联网平台先后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当时出现对新用户不可见状态,存款产品只对已购买产品的老用户可见。

一个多月后的当下,支付宝、京东金融等多家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已经进一步下架了此前对老用户可见的存款产品。

支付宝相关客服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存款产品购买入口依然存在,但是进入存款频道之后,里面的存款产品已经下架。

一位银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称,近期银行管理人员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进行了几轮接触。在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存款业务的通知下发后,在政策允许的框架下,银行打算与互联网平台在其他方面再展开合作。

对于已经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有过个人存款业务的用户则无需担心,多家银行均表示,在非自营平台开展的存量定期存款业务到期后将自然结清,可通过合作平台入口对到期存款进行支取。

1月15日,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已经明确,商业银行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已经办理的存款业务,到期后自然结清。在此期间,相关存款依法受到保护,消费者可以依据法律规定和存款协议到期取款或者提前支取。商业银行应当继续提供查询、资金划转等相关服务。

因网点和客户基础的缺乏,民营银行吸收存款等稳定低成本资金难度较大。目前,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存款业务被叫停后,民营银行揽储压力越来越大,纷纷开始大力建设自营平台。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不少银行告知用户在第三方平台业务已平移到其自营APP查询和办理。

中小银行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有分析人士称,微观机构层面,商业银行通过第三方平台开展存款业务,涉嫌违反相关监管规定和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要求,突破地方法人银行经营区域限制,并且非自营网络平台存款产品稳定性较差,对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管理也带来挑战。但从宏观来看,这与整个金融业防范风险、支持实体经济的顶层设计有关。

近期监管发布的一则数据显示,对1792家商业银行和保险机构进行了公司治理评估,评级的结果主要集中在B级(较好)和C级(合格)水平,这两个级别合计起来是1400家,机构数量占比是78.12%;被评为D级(较弱)的机构是209家,占比11.66%;被评为E级(差)的机构是182家,占比10.16%。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在近期举行的2021年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称,2020年我国进一步优化了整个银行体系的结构,促成建立有不同规模、不同特色的主体,各主体之间能够相互支撑、相互互补的银行体系。在这个体系里面有非常大型的银行,像工、农、中、建都是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也有中等规模的银行,更有一些非常小的区域性的,甚至是社区的、村镇的银行。通过优化银行体系结构,我国将打造一个多样化、特色化、广覆盖的银行体系。

“在中小银行的发展方向上,中小银行、地区性的银行必须要做到:在本地发展,不能够全国各地到处跑,原则上它只能够在本地发展。应该聚焦小微企业和三农以及个人金融服务,满足当地企业和居民的金融需求。做普惠金融,特别是要把一些薄弱的环节和领域填补起来。这是中小银行的优势所在,也是它们应该承担的使命。中小银行必须要有抗拒盲目做大诱惑的能力,扎根在当地,做小、做细、做实。”肖远企表示。

“在部分地区,中小银行面临着优质、次优客户服务不足的问题,若所在区域经济基础较差且单一,易受风险冲击。另外,不少中小银行面临着贷款不出县的经营范围限制,存在服务对象被国有大行掐尖等现象,这是下一步需要关注的问题。”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